刘先明:纪念抗日胜利70周年,笑驳不明记者一“歪”访文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298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纪念抗日胜利70周年,笑驳不明记者一“歪”访文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

    2015年9月2日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气氛中,2015年8月31日晚,本人撰写、发布了《纪念抗日胜利70周年,再轰中化六建六谎言和襄阳中院二错审》。

    9月1日上午,化名“zhuge123”的匿名者在凯迪社区发布了来路不明记者的《襄阳“刘先明与化六建劳动争议案”真相调查》一文,现在,“红色咨询师”、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对该文多处内容予以笑驳。

     

    第一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近两年来,刘先明先生长期性、高频率在多家网站论坛反复发帖,指责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办理的“刘先明与化六建劳动争议案”系错案。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关于刘先明与中化六建之间的劳动纠纷案,2003年3月31日,刘先明就发布了《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为何两度成为被告?》。详见:

    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为何两度成为被告?

    http://www.mie168.com/CEO/2003-03/65188.htm

     

    2013年7月开始,在新时代的“中国梦”的激励下,刘先明又依据法律、依据事实,强力、持续揭批和举报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曾在襄阳市中级法院枉法伪证、“六说谎”,以及襄阳市中级法院的“二错审”。详见:

    马年开头炮,炸翻中化六建六谎言和襄阳中院二错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3177a230101fpjd.html

     

    2014年2月26日,襄阳中院组织刘先明与中化六建在一起,进行调解,并达成和解意向。在调解中,主持这次调解的襄阳中院专委袁富强说:

    希望这次的调解,是一次彻底的调解,以后不再翻这个事情。如果这次还调解不成,这个社会要讲法制秩序,我们将维护法律尊严,我们再分别找化六建和刘先明谈话。还是按照原告和被告的程序,先由刘先明说。

    刘先明说了四点:

    一、感谢襄阳中院组织的这次调解。

    二、高兴看到六化建过去的战友和同事,并有机会交流。

    三、希望能够和解。

    四、和解不成,就继续走法制渠道。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说:刘先明和中化六建之间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可以和解,同意和解。

    中化六建的代表丁玉华说:以前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请刘先明把过去的事情,说一下。

    袁富强专委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今天就说如何和解。请刘先明说一说和解的要求。

    刘先明说:

    一、撤销2002年10月30日做出的解除刘先明劳动合同的错误决定。

    二、希望和建议中化六建依据党纪国法和企业规章制度,对于过去个别领导的恶意动机和错误做法,进行严肃处理。

    袁富强专委说:

    刘先明在网络上发文,虽有过激之处,但是,刘先明的这两个要求,不过分。中化六建个别人过去的个人动机和做法,让刘先明受委屈了,带来了不良影响,希望中化六建对个别人进行批评教育、甚至是纪律处分。

     

    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十余年前办理的“刘先明与化六建劳动争议案”,是个什么案?还不清楚吗?


    第二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同时将该院网络公布的裁判结果等说明性文件私自定性为网络谣言,并在网上散布传播。”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该院网络公布”,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在该院网络公布,另一种是在该院以外的社会性网络公布,也就是“在网上散布传播”。记者在这里没说清楚“该院网络公布”属于哪一种情形。

    网络谣言是指通过网络介质(例如邮箱、聊天软件、社交网站、网络论坛等)而传播的没有事实依据的话语。

    2014年6月12日,襄阳中院曾在东湖社区、凯迪社区等网媒散布传播非裁判文书性质的《襄阳中院信访办对刘先明要求“按院长发现”启动再审程序等网帖的回复》,其中,就含有与事实不符、没有事实依据的言论。襄阳中院这样在社交网站、网络论坛上传播了没有事实依据的话语,不是网络谣言,是什么?

     

    2014年6月14日,刘先明在向公安机关报警的信中,写的也是“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二日,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信访办在东湖社区、凯迪社区等网媒发布了《襄阳中院信访办对刘先明要求“按院长发现”启动再审程序等网帖的回复》。

     

    “信访答复”或“信访回复”,并不是“裁判文书”。刘先明从没指襄阳中院“裁判文书”为网络谣言。刘先明曾指责襄阳中院发布在网络论坛上的“信访答复”或“信访回复”,含有谣言的成分。记者在这里把“信访答复”或“信访回复”,与“裁判文书”混同为“裁判结果等说明性文件”了。


    第三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近日,记者在湖北襄阳通过多重渠道对该事件进行深度采访挖掘,了解、还原事实真相,刘先明先生所指称的“错案”情形并不存在。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你要搞清楚“记者”的角色。你看了2014年2月26日襄阳中院法官刘鑫作的《调解笔录》了吗?后据刘鑫讲,这一《调解笔录》,曾交给襄阳中院评审委评审。

    你把事实真相还原出来,给大家看看。让大家来见识和比较一下,看看你还原的,和刘先明在《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为何两度成为被告?》、《马年开头炮,炸翻中化六建六谎言和襄阳中院二错审》两文里还原的,哪一个是真正地还原真实真相了。


    第四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记者从化六建、法院等提供的材料了解到,出生于1962年的刘先明,原属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有限公司(即“化六建”)员工。刘先明在化六建工作期间,因连续无故旷工超过15天,被化六建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刘先明在化六建工作期间”,这个“工作期间”是什么时间?

    在这个“工作期间”里,刘先明的工作岗位、工作内容是什么?工资多少?你了解到了吗?

    你了解到中化六建2002年6—7月对刘先明搞出的“假报到”的把戏了吗?

    2002年6月30日,中化六建劳人部雷大忠电话通知刘先明回公司报到,说公司有工作要安排刘先明做,要求刘先明回公司报到,而且是越早越好,刘先明说那需要一段时间处理手头上的事情,在电话中就达成了“刘先明于2002年7月15日到达公司报到”的约定。

    2002年7月15日,刘先明按约定的时间准时到达公司劳人部、报到,但报到的结果却是大出意料,时任劳人部主任沈泓(注:现任中化六建纪委书记)、时任劳人部副主任雷大忠称公司还未准备好,让刘先明再等一等,而且还建议刘先明写辞职报告,办理辞职手续,但是,刘先明当场未同意辞职,而是表明等自费学习完后愿意继续回公司、在适应的岗位上工作。

    中化六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2002年8月5日,中化六建开始把刘先明当成“待岗大学毕业生”来对待,让刘先明“享受”无工作条件、无工作内容、无具体工资的“三无报到”。对于中化六建搞出的这种有损“高级工程师”、“湖北省石化行业企业管理先进工作者”、“中国建筑业协会调研员”等荣誉和尊严的“三无报到”,刘先明自然不接受、不屈从。

    另外,你了解到了吗?襄阳中院2014年2月19日发布在天涯社区等社交网站、网络论坛上的《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对刘先明解除劳动合同争议案的信访答复》,竟然还写着与事实不符的语言:

    “2002年4月、6月,化六建公司两次电话通知你回公司报到。你因在外处理你个人的对外咨询业务未回公司报到。2002年7月17日,……”

    你自称是记者,你能看明白“2002年4月、6月,化六建公司两次电话通知你回公司报到。你因在外处理你个人的对外咨询业务未回公司报到。2002年7月17日,……”这一写法的意思吧。如果你看不明白,我提醒你:襄阳中院2014年2月19日还认为刘先明没有于2002年7月15日回公司报到。


    第五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此后刘先明十年未申请再审,直至2013年7月向襄阳市中级法院提出再审申请,并就旷工天数是否计算错误问题反复在天涯社区、中华网、东湖社区等网站发帖炒作。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时代的不同,冤假错案的多少,会不同;受冤之人维权的思路和方法,也会有不同。进入到新时代,不少十年前的冤假错案,先后被纠正了。

    十余年前,在襄阳中院,中化六建搞出了堪称“奇迹”的“旷工天数”,襄阳中院竟偏信了中化六建的这一伪证,也把旷工天数搞错,这更是“奇迹”了。这样的“奇迹”怎么能被岁月淹没呢?宣传和炒作,有时是同一个意思。以前不属于襄阳的枣阳,曾出了个刘秀,刘秀死了多少年了?现在还被人抬出来宣传呢!刘先明为什么不能把中化六建和襄阳中院共同创造的“奇迹”拿出来宣传?


    第六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刘先明为达到撤销原判,回到化六建上班的目的,长期在网上无中生有地攻击襄阳中院等多个单位,试图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给司法机关、国有企业施加压力。”襄阳中院信访办负责人告诉记者。“襄阳中院多次约谈刘先明,向他详细释明法律,他均表示作为一个公民理应尊重法律,尊重国家审判机关的裁判,也表示愿意就此案遵循法定程序进行申诉。但一转身就违背承诺,全盘否认。”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襄阳中院信访办负责人,向记者提供了不全面的信息。

    2014年2月26日,在襄阳市中级法院组织的调解中,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表态:

    刘先明的第一条要求,可以接受。撤销解除劳动关系的决定后,怎么办?

    刘先明说:有两种形式,一是继续停薪留职,保险还是由我自己交;二是回公司上班。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说:回公司上班,没有意义。

    刘先明说:也是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大家在一起工作、见面,比较尴尬。


    襄阳中院信访办负责人说刘先明“长期在网上无中生有地攻击襄阳中院等多个单位”,那么,请问:

    1、2014年1月13日,因刘先明的偶然发现和正义举报,襄阳中院斜对面的“中国前进!”、“前行300米右拐”的不良连体广告,被依法拆除,刘先明的这一义举,维护了“中国梦”的形象和尊严,维护了襄阳的形象和尊严。而依据襄阳市襄城区信访局、恒大地产的人在电话中对刘先明提供的信息得知,此处的“中国前进!”公益广告,是襄阳中院搞的,恒大地产出资的。对于刘先明的这一义举,襄阳市襄城区信访局的负责人2014年1月10日也赞誉刘先明:“我们社会多一些你这样正能量的人,我们的社会应该多一份温暖的。”

    这是不是刘先明无中生有?

    2、2014年9月5日下午,本人在襄阳图书馆中撰写、发布了《襄阳中院曾给我出示的三份红章证明》,意在网上“钓”出襄阳中院2014年6月17日曾向刘先明出示过的三份红章证明;2014年9月5日下午襄阳中院就迅速跟进,晒出了那三份红章证明。让襄阳中院没想到的是,三份红章证明却露出了破绽和漏洞,有破绽和漏洞的红章证明至今还在网上。

    2015年7月4日本人在《襄阳城管部门两出荒诞、可笑文,是“三严三实”的负面案例》一文里写道:

    http://liuxianming.blogchina.com/2553116.html

    按照襄阳市襄城区城市管理执法局2014年6月16日出具的证明说的,襄阳恒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依据襄阳市“五城同创”和市创卫办的要求,做出“中国前进!”、“前行300米右拐”的不良连体广告,是在“2014年1月”。

    可是,按照襄阳市襄城区信访局2014年6月16日出具的证明说的,襄城区信访局2013年12月25日已收到国家信访局从网上转来刘先明对“中国前进!”、“前行300米右拐”的不良连体广告的投诉件了。

    这是不是刘先明无中生有?

    3、2014年12月17日,在刘先明历经近一年时间的持续揭批和举报下,在国家信访局和新闻媒体的助力中,襄阳中院在法警训练基地里违法养猪的养猪场,名扬天下了,也寿终正寝了。襄阳中院在法警训练基地里违法养猪的养猪场,与2015年8月12日爆炸的天津港瑞海公司危险化学品仓库,同样都违反了国家有关“1000米”的规定。刘先明的这一义举,维护了国家法律的尊严,维护了人民法院的尊严,同时帮襄阳市消除了一个特别隐蔽的安全隐患。对于此事,2014年12月17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说:对于总拿不清自己是干啥的人,应该好好培训培训强化强化。但是,在湖北襄阳,一块原本用于法警训练的基地,却建起养猪场养猪,此外,还养牛羊和鸡。

    这是不是刘先明无中生有?


    任何单位、任何公民都应尊重国家法律、法规,包括不应违反国家有关“1000米”的法规去违法养猪,襄阳中院更不应该违反国家有关“1000米”的法规,在法警训练基地里违法养猪。

    任何人都应尊重国家审判机关,在国家审判机关里工作的人,更应该尊重国家审判机关。国家审判机关的人员,如果在工作时间,在岗位上不统一着装,那属于不尊重国家审判机关的行为,你了解到刘先明曾揭批过襄阳中院一法官不统一着装接待访民的事情了吗?

    国家审判机关是由人组成的,任何人都会出错,国家审判机关有时也会出错。我们应该尊重国家审判机关,但是,我们不应该去尊重国家审判机关的错误行为。比如,我们应该尊重人民法院,但是,我们不应该去尊重襄阳中院在法警训练基地里违法养猪的行为。

    国家审判机关如果存在错误的行为,就应该受到社会的批评,有错的国家审判机关就应向社会道歉,并纠错。

    关于申诉,2015年5月18日刘先明已就此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诉。但是,至今无结果。


    第七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记者在襄阳中院观看了2014年6月17日约谈刘先明的录像资料,经过接待法官的释法说理,刘先明当场作出书面保证,承诺今后不再以任何形式表示异议和提出要求。根据襄阳中院有关人员提供的线索,记者在网上检索到疑似刘先明本人发布的《冒死举报襄阳中院欺骗组织、报复诬陷刘先明》等帖子,称“是在中院被胁迫情形下书写保证的。”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既然“记者在襄阳中院观看了2014年6月17日约谈刘先明的录像资料”,那么,你在录像资料中看到刘先明怎么带出违心认错书的草稿了吗?刘先明之所以要带出这份违心认错书的草稿,就是为了日后要向党报告本人2014年6月中旬所遭受的异常背景和压力

    2014年6月30日,这份违心认错书的草稿的影印件,就伴随着《冒死举报襄阳中院欺骗组织、报复诬陷刘先明》,发到国家信访局。2014年6月30日18:51,本人就接到一个充满温暖、温馨的感人电话。

    在《冒死举报襄阳中院欺骗组织、报复诬陷刘先明》等帖子中,你见过刘先明称“是在中院被胁迫情形下书写保证的。”这一语句了吗?刘先明从没这样称过,你也绝对没见过,你这是在公然造谣。 


    第八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2014年10月11日,襄阳中院在网络公布刘先明书写悔过书的视频资料,进一步澄清事实真相,公开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刘先明随后在多家网站发帖称《襄阳中院选割性传视频,传出了襄阳中院一造谣和心虚》,继续无中生有对襄阳中院等单位各个人进行谩骂、指责。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既然说“进一步澄清事实真相,公开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那么,襄阳中院为何至今不敢在网络公布2014年6月17日的全程视频资料?襄阳中院为何至今不敢公开2014年2月26日的《调解笔录》?

    如同刘先明曾指责襄阳中院在法警训练基地里违法养猪,是有事实依据的一样,刘先明发布的《襄阳中院选割性传视频,传出了襄阳中院一造谣和心虚》,也是有事实依据的,没有半点不实之处,也不敢有半点不实之处。

    谩骂,是化名为“胜利街77号”、“啄木鸟-1”等一群卑鄙、下流、无耻的造谣者的劣行。

    “无中生有对襄阳中院等单位各个人进行谩骂、指责”,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襄阳中院等单位各个人”,那得有成千上万的人,刘先明指责襄阳中院选割性传视频,什么时候对“等单位各个人”进行了谩骂、指责?你网搜、看看《襄阳中院选割性传视频,传出了襄阳中院一造谣和心虚》这一篇文章吧!


    第九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更为恶劣的是,刘先明把人民法院依法审判案件的行为定性为网络谣言。”襄阳中院负责人表示,“我院在网上公布刘先明的再审民事裁定书等,是人民法院新时期依法行使审判权的重要形式,是实现司法公开的有效途径。刘先明认为法院裁判认定事实、适用法律有错误,可以依法定程序和途径向法律监督机关或者向上级审判机关反映,他不仅把人民法院依法审判案件的行为定性为网络谣言,而且向公安机关报警,严重地损害了法院作为国家机关的尊严,同时,也扰乱了国家管理秩序。”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前面说“将该院网络公布的裁判结果等说明性文件私自定性为网络谣言”,这里又说“把人民法院依法审判案件的行为定性为网络谣言”,这两者可不能划等号哟!

    在2014年6月12日发布在社会性网络论坛上的《襄阳中院信访办对刘先明要求“按院长发现”启动再审程序等网帖的回复》里,襄阳中院指控刘先明“伪造讲课经历,持伪造记者证招摇撞骗,公然造谣称我院让其他单位出资制作内容不当的广告牌,甚至肆无忌惮地造谣、侮辱攻击襄阳的机关和公民”。请问襄阳中院和“记者”“同志”,这四项罪名,是襄阳中院依法审判什么案件而审判出的结论?在刘先明与襄阳中院之间的是非争议中,襄阳中院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吗?

     

    刘先明可从没有指责襄阳中院在其官网上公布的“再审民事裁定书”为“网络谣言”哟!

    刘先明主要指责襄阳中院在其官网以外的社会性的网络论坛上散布的贴文中,存在与事实不符的言论为“网络谣言”,这一定性,难道有错吗?

     

    一个公民,当被他人诋毁、污蔑的时候,当被他人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而要被构陷入狱的关口,难道不该依法向公安机关报警吗?

     

    法院是国家机关,是应该有尊严的。在法律面前,法院应该比普通老百姓更懂法、更守法。老百姓不该违法养猪,法院就更不该违法养猪了,法院违法养猪,就有损法院的尊严了。

    说到“尊严”,本人曾多次运用本人研创的“精细管理工程”的精髓,及时就一些事关国家形象和尊严的事情,精准公益提出了质疑和建议,直接和间接地促使了一些事情的积极转化,维护了国家的形象和尊严。


    第十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今年以来,刘先明眼见翻案无望,回到化六建上班的愿望落空,转而在网站发帖,无理要求襄阳中院、化六建主要领导辞职。”襄阳法院干警对刘先明网络炒作行径十分反感。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过去,对于有些正义、正确的网络举报,有的贪腐官员就曾指责举报者是为了炒作,或者曾被一些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于正义、正确的网络举报,有人反感,这不奇怪。

    在多种力量的聚合作用下,刘先明历经近一年时间的持续揭批、举报,终于在2014年12月17日捅废了襄阳中院在法警训练基地里违法养猪的养猪场,襄阳中院干警中,如有人“十分反感”刘先明,这不奇怪;万分反感,也不奇怪;没人反感,那倒奇怪了!

     

    说到要求领导辞职的问题,2008年4月28日刘先明就在《我的担忧不幸准确地言中!》一文里写道:

    http://www.chinavalue.net/Article/Archive/2008/4/28/112269.html

    正如本人“动车组撞人事故,能把安全警钟撞多响?”一文所担忧的那样,安全警钟并没有在铁道部和山东撞响到位,才导致济南铁路局再次出现重大安全事故。

    本人认为,不仅济南铁路局局长陈功、党委书记柴铁民应该被免职,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也应该引咎辞职或被免职!

    2009年5月30日,刘先明又撰写、发布了《给铁道部长刘志军的记过处分过轻》一文,详见:

    给铁道部长刘志军的记过处分过轻

    http://liuxianming.blogchina.com/725111.html

     

    与刘先明2008年4月28日“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也应该引咎辞职或被免职!”这一认为很一致的是,2011年2月12日,原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3年7月8日:刘志军一审被判死缓,并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刘先明2008年4月28日在网上要求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辞职,并没听到全国铁路广大干部职工“十分反感”的声音。

     

    2013年11月2日,本人撰写、发布了《建议追查大吹三一的每经记者卓志强》,文中写道:

    http://liuxianming.blogchina.com/1620121.html

    有关部门还是要深入调查一番,查一查原每经记者卓志强极力宣传三一重工的背后,有没有有偿新闻的问题。

    当天,本人把《建议追查大吹三一的每经记者卓志强》发给国家信访局,11月5日,国家信访局显示“正在办理”。

     

    2014年10月17日上午,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卓志强损害商业信誉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人卓志强犯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刘先明2013年11月2日通过网络,建议追查大吹三一的每经记者卓志强,必然有人“十分反感”刘先明。

     

    2015年3月22日,刘先明撰写、发布了《向全国人大、湖北省人大举报省人大代表王蜀闽的“五宗错”》,详见:

    向全国人大、湖北省人大举报省人大代表王蜀闽的“五宗错”

    http://liuxianming.blogchina.com/2486204.html

    同时,刘先明将《向全国人大、湖北省人大举报省人大代表王蜀闽的“五宗错”》发给国家信访局。

    2015年3月26日,国家信访局把《向全国人大、湖北省人大举报省人大代表王蜀闽的“五宗错”》转交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2015年8月20日中化六建官网发布了《公司2015年年中工作会议发出“强经营 控成本 度寒冬”强音》的报道,通过这一则报道,我们能知道,中化六建的总经理换人了!王蜀闽已不再是总经理了,现在的总经理是胡二甫,中化六建“度寒冬”了。

    2012年4月6日,郭伯雄、徐才厚都还是军委副主席,某报发表了一篇评论员的文章,其中含有“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的写法,我认为,在十八大快要召开的时候,说的“任何时候”,自然包括十八大之后,而“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的写法,是不严谨的、不严肃的,是带有某种导向性的意思的。怀着对党、对军队的极大热爱,2012年4月16日,本人冒着极大的风险,撰写、发布了《刘先明建议十八大提前至七一前夕召开》一文,文中写道:

    2012年2月13日至17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这次访问取得了圆满成功,在世界人民面前,充分地展现了中国的良好形象;尤其是访美期间,习近平通过书面和口头的形式,讲到的“宽广的太平洋两岸有足够空间容纳中美两个大国。”、“在人权问题上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中国有句流行的歌的歌词是这样唱的:‘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等三句话,很有水平,赢得了中美两国人民的赞誉和好评,体现了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已完全具备担任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的能力、水平和威望,体现了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足以全面接过前任的“接力棒”了。

    我还写道:

    XXX这三次不严谨的讲法,对党中央的形象和尊严,是有负面影响的,到让贤的时候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依据法律、依据事实,刘先明建议罢免襄阳中院院长王秋隆的职务,建议罢免王蜀闽的湖北省人大代表的资格,刘先明的建议违法吗?难道襄阳比中国还大?难道襄阳中院院长王秋隆,比有三次不严谨讲法的XXX的官阶还高?

    难道刘先明建议刘志军辞职,建议比刘志军还大的官让贤,也是因为“刘先明眼见翻案无望,回到化六建上班的愿望落空”?笑话哟!


    第十一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刘先明有两个重要的行头“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记者证”,经记者向有关单位求证,这两个身份均是假的。

    刘先明在海量网帖中均称自己为“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许多网友在网上质疑他的身份,多次要求他拿出证据。刘先明在网上闪烁其词,出示了部分不相干的证明材料。记者曾从一份翻译过的日本文献资料中见到过精细管理的相关论述,但还没有听说过哪位中国人自创精细管理理论。在记者看来,刘先明充其量懂得一些有关精细管理的知识,但要说到创始人,记者难以苟同。

    刘先明称“有一个记者证”,记者登陆中国记者网,并没有查到刘先明名字的任何信息。襄阳中院将《中国企业报》的回函出示给记者,回函中指出“经查我单位以往和现有记者登记表中,没有发现刘先明记者的登记,刘先明也不是我单位职工。”可见,刘先明并不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记者。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关于刘先明的重要行头,你说对了一半,刘先明还有一个重要的行头,你在网上搜索“红色咨询师”就知道了。

    刘先明十余年前自称、自封的“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属于自力更生、创新和创业、并经受过多次社会实践检验的产物,千真万确。

    2002年9月20日,被中化六建当作是“待岗大学毕业生”的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就应襄樊市委组织部之邀,在襄樊党校为全市200多位管理干部讲授《企业扭亏为盈的利器——精细管理工程》,时任襄樊市委副书记夏志斌主持。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能走到今天、能活到今天,一要感谢共产党、二要感谢很多信任刘先明的客户与合作伙伴、学员,包括襄樊市委组织部,襄樊学院等。

     

    说到求证和证明,对于一些荒唐的求证和证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指出:一些类似的荒唐事群众反映强烈,要求下力气减掉不必要的公章,打破不合理的规矩,使公权力真正发挥方便群众办事创业的作用。

    你向“有关单位”求证,证明刘先明的“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是假的,你太有才了!你找的“有关单位”也太有才了,你得让“有关单位”“露峥嵘”啊!

    说到记者证,你如果真是记者,你应该知道2000年的时候,我国有手工填写的记者证,你应该知道伪造的记者证和过时的记者证之间的差异,你应该知道过去有很多人不在新闻单位工作,却有记者证。

    刘先明曾有的《中国企业报》的记者证发证日期是2000年4月29日. 本人以曾拥有《中国企业报》记者证,而感到光荣与自豪!

    1990年1月1日《中国企业报》头版发表了本人撰写的《企业的艰苦奋斗及其与现代化管理关系的探讨》一文,并配发“短评”,“短评”中写到“刘先明同志的这篇文章提出和论述的是一个很有现实意义和深远意义的、十分重要的问题,很需要企业界给予共同重视的探讨。”,2004年1月6日,此文又在《中国企业报》重发。

    2000年6月26日——2004年1月6日,《中国企业报》共发表了刘先明的十篇文章。感谢《中国企业报》曾发表本人这么多文章,感谢《中国企业报》给襄阳中院的高水平回函!如果《中国企业报》直接在回函里说这一个记者证是假的,那么,2014年6月中旬,陷入危境的刘先明,就到另一个世界“体验”生活去了哟!


    第十二处:

    来路不明的记者:

    网民呼吁“还网络一个干净的环境”

    刘先明在网上发帖无中生有,攻击襄阳市中级法院等多家单位及公民的事件,荆楚网东湖社区等论坛部分网民反映强烈,纷纷要求“对专家骗子扒皮抽筋,还网络一个干净的环境”。

    有网友称,刘先明利用网络的便捷,披上伸张正义的伪善外衣,肆意践踏良善。刘先明为泄愤,颠倒黑白,不仅严重影响了国家机关履行职责,还扰乱了正常的网络秩序,对受攻击对象的名誉权造成了侵害。

    有的网友指出,刘先明打着法治的旗号,不断破坏、践踏法治,长期在网上发帖攻击国家机关的行为属于“编造虚造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犯罪。

    有的网友指出,刘先明假冒记者、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的行为涉嫌违法,呼吁“公安部门对刘先明进行立案调查,依法打击。”

    记者将继续关注刘先明的查处结果。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笑驳:

    2014年10月9、10日,化名为“汉江流域”、“胜利街77号”、“啄木鸟-1”、“柳县敏爹”等匿名者,在荆楚网东湖社区“襄阳论坛”上,散布刘先明在河南南阳嫖娼被抓的谣言,“汉江流域”、“胜利街77号”、“啄木鸟-1”、“柳县敏爹”等卑鄙、下流的造谣者的行为,就是“肆意践踏良善”、“颠倒黑白”、“践踏法治”,“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犯罪”。

    你所说的“荆楚网东湖社区等论坛部分网民”和“有的网友”,对此有“反映”吗?“反映强烈”吗?

    你敢确定你所说的“荆楚网东湖社区等论坛部分网民”和“有的网友”,不包括“汉江流域”、“胜利街77号”、“啄木鸟-1”、“柳县敏爹”等匿名者?

    为“还网络一个干净的环境”,刘先明已于2014年12月17日在襄阳警方报警;在2014年11月11日遥请荆楚网删除这些污染网络的造谣帖无果的情况下,2015年1月才在武昌区法院起诉荆楚网的。“汉江流域”、“胜利街77号”、“啄木鸟-1”、“柳县敏爹”等卑鄙、下流的造谣者,可能来自哪个单位,我已经向襄阳警方说了;其中绝对有哪个单位的人,我已向襄阳市政法委说了,也向武昌区法院说了。

    网络世界里,有黄金,也有垃圾。现实社会里的官员、法官、记者中,是良莠不齐的,在网络里匿名的网友,更是良莠不齐的;天津港瑞海爆炸事故发生后,不是就有很多网友受罚了吗?

     

    你的这篇文章,标题是《襄阳“刘先明与化六建劳动争议案”真相调查》,可笑的是,却没有进入到刘先明与中化六建之间劳动争议案的真相中里去,没有正面显示刘先明与中化六建劳动争议案的前后过程、来龙去脉。

     

    说到“继续关注”,建议你去关注一下,近期中化六建总经理为何换人了,你不是引用了“无理要求襄阳中院、化六建主要领导辞职。”这一说吗?

     

    说到继续关注,建议你去关注一下,荆楚网襄阳频道2014年5月26日10:23:13发表的《书香中国万里行,唤起襄阳书香情——访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一文,为何在2014年6月14日左右删除了。这篇人物专访性文章,有“荆楚网襄阳频道消息(记者阿璞)”和“记者:作为襄阳人,一跃而为精细管理工程创始名人,襄阳人无不为您祝贺,请您介绍一下您的基本情况好么?”的字样。

     

    你的这篇采访文章,没有来采访分别与中化六建、襄阳中院有重大冲突的主要当事人刘先明,这是明显带有倾向性的采访,属于“歪”访,希望你在“继续关注刘先明”的过程中,尽快补“正”、来采访刘先明。我的电话号码是13910823978,2011年8月央视《焦点访谈》的王记者约我去采访,就是打的这个电话。

     

    2002年开始,本人还曾多次接受过《襄樊日报》、《北京人才市场报》、《南方都市报》、《中国青年报》、《新京报》等媒体记者的采访,这些记者发表采访文章的时候,都是署名了的。你在这篇采访文章中,怎么不敢把自己的名字亮出来呢?你太可笑了!

     

    2014年9月18日,本人在《刘先明918在北大讲述617在襄阳中院违心保证的真相》一文里写道:

    http://liuxianming.blogchina.com/2253477.html

    (2014年)9月3日下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习近平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习近平强调:事实就是事实,公理就是公理。在事实和公理面前,一切信口雌黄、指鹿为马的言行都是徒劳的。黑的就是黑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白的;白的就是白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黑的。一切颠倒黑白的做法,最后都只能是自欺欺人。

    明天就是2015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纪念日,习近平2014年9月3日讲的“事实就是事实,公理就是公理。在事实和公理面前,一切信口雌黄、指鹿为马的言行都是徒劳的。黑的就是黑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白的;白的就是白的,说一万遍也不可能变成黑的。一切颠倒黑白的做法,最后都只能是自欺欺人。”,太适合送给你,以及你代言和倾向的那一群人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