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先明:捅伤4法官的胡庆刚,与十堰方鼎到底有没有过劳动关系?

关键词:[精细化管理] 浏览:293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捅伤4法官的胡庆刚,与十堰方鼎到底有没有过劳动关系?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

    2015年9月11日

    关于胡庆刚持刀捅伤十堰中院4名法官,本人9月9日在人民网论坛等网媒发表了《十堰中院4名法官被捅,宜引多方深思》一文,此文引来了一些网友的跟帖。

     

    9月9日胡庆刚持刀捅伤十堰中院的4名法官,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本人也浏览了相关报道,以下三篇报道,值得一看:

    一、人民网:湖北十堰男子不满判决法院内捅伤4名法官

    2015年09月10日    来源:新京报  作者:鲁千国

    http://pic.people.com.cn/n/2015/0910/c1016-27565324.html

    十堰市中院一工作人员介绍,一楼大门处装有安检门,参与庭审的当事人及其他人员都要通过安检才可进入,不知胡庆刚是如何将刀具带入。胡庆刚的案子是二审,且已经审理完结,此次是法院通知他前来领取法律文书,“胡庆刚挺瘦小的,今天来的时候拿着一个包,头发稀疏。”

    上述工作人员又称,胡庆刚曾经在一家公司上班,但法律意识较差,在打工期间没有一些入职手续,辞职后未领到工资,遂将该公司告到了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判决后,胡庆刚上诉到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人民网:嫌犯办公室内连捅四人法官被伤案细节披露

    2015年09月10日     来源:荆楚网

    http://society.people.com.cn/n/2015/0910/c136657-27566933.html

    2014年,胡庆刚因与十堰方鼎公司存在劳动争议,向十堰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十堰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胡庆刚没有证据证明其与十堰方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为由裁决驳回其仲裁请求。胡庆刚对仲裁结果不服,起诉至茅箭区人民法院。2014年5月,茅箭区人民法院一审驳回胡庆刚的诉讼请求,胡庆刚不服判决,上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决定维持一审判决,并通知胡庆刚的律师到中级人民法院领取二审判决书,律师则通知胡庆刚前往法院领取。

     

    三、人民网:十堰中院4法官被人捅伤嫌疑人进法院未经安检

    2015年09月11日  来源:京华时报

    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5/0911/c70731-27570096.html

    据新华社电9月9日上午,湖北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4名法官被人持刀捅伤,目前,警方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胡某系不服判决持刀行凶。关于网友普遍关注的胡某究竟是如何携刀进入法院的问题,法院回应称,当事人事前风险评估平稳,无过激言行。当事人当天未经过法警安检,经法官指引进入法院。

    十堰市中院宣传处处长瞿万勇介绍,如果不是来开庭或信访的话,当事人是否必须安检才能进入法院办公楼区域,需要由主审法官对案件情况和当事人情况进行风险评估。从了解的情况来看,胡某从开始仲裁然后到一审到二审,整个过程中的表现比较平稳,没有什么过激的言行,所以当时得以跟随法官进入法院,并没有法警在场陪同。

    据了解,经过抢救,4名法官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目前,案件的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根据上述报道以及十堰中院有关人员的说法,可以确定三点:

    一、胡庆刚曾经在十堰方鼎公司上班过。

    二、胡庆刚拿不出其与十堰方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证明。

    三、胡庆刚从开始仲裁然后到一审到二审的整个过程中,还是讲法理的。

     

    胡庆刚拿不出其与十堰方鼎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证明,是不是就能证明胡庆刚没有在十堰方鼎公司上班过呢?显然不能,因为根据十堰中院有关人员的说法,胡庆刚曾经在十堰方鼎公司上班过。

     

    既然胡庆刚曾经在十堰方鼎公司上班过,那么,十堰方鼎公司就应该承认胡庆刚上班过的事实,并依照法律、公司的有关规定,以及双方关于胡庆刚岗薪的口头约定,支付胡庆刚相应的工资。

     

    在《十堰中院4名法官被捅,宜引多方深思》一文中,本人也特别提到本人与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之间旷日持久的劳动纠纷案。

    类似胡庆刚在十堰经历过的仲裁、一审、二审的三连败,本人也曾在襄阳经历过仲裁、一审、二审的三连败。但是,本人感到过两丝欣慰,这是胡庆刚还没有经历过的,这两丝欣慰是:

    一、在新时代的“中国梦”激励下,本人于2013年7月提出了再审申请,并通过多种方式,揭露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曾在襄阳市中级法院枉法伪证、“六说谎”的事实真相;终于,2014年2月26日下午,襄阳市中级法院组织本人与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在一起,进行调解,并达成和解意向。其中,襄阳市中级法院袁富强专委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今天就说如何和解。请刘先明说一说和解的要求。

    刘先明说:1、撤销2002年10月30日做出的解除刘先明劳动合同的错误决定。2、希望和建议中化六建依据党纪国法和企业规章制度,对于过去个别领导的恶意动机和错误做法,进行严肃处理。

    襄阳市中级法院袁富强专委说:刘先明在网络上发文,虽有过激之处,但是,刘先明的这两个要求,不过分。中化六建个别人过去的个人动机和做法,让刘先明受委屈了,带来了不良影响,希望中化六建对个别人进行批评教育、甚至是纪律处分。

    二、后因为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不履行和解意向,导致矛盾恶化、升级、扩大,本人也分别向中纪委、国家信访局、全国总工会、国资委、湖北省人大、中国化学工程集团等反映、举报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和总经理王蜀闽。2015年夏,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总经理换人,王蜀闽不再担任总经理,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2002年分管行政人事的副总经理刘佑锟走人。

     

    结合上述人民网转发的三篇文章,结合本人的上述经历,我认为并建议:

    十堰方鼎公司应该尽快、主动、如实地回应社会、公众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十堰方鼎公司与胡庆刚,到底存在过劳动关系没有?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