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先明:由中国赠送联合国的“和平尊”想到中化六建还未履行“和解意向”

关键词:[精细化管理] 浏览:241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由中国赠送联合国的“和平尊”想到中化六建还未履行“和解意向”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

    2015年9月29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25日在华盛顿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会谈。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会见记者,在回答关于中美关系的提问时,习近平强调,当今世界已经进入各国相互依存的经济全球化时代。人们应摒弃你输我赢、零和博弈旧观念,树立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新理念。

    看到习近平面向全世界的记者又用了富有正义、正能量的“摒弃”一词,刘先明感到格外欣慰和自豪!

    国家主席习近平27日在纽约出席中国向联合国赠送“和平尊”仪式。习近平在仪式上发表讲话指出,为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中国政府决定向联合国赠送一座“和平尊”。“和平尊”以中国古代青铜器中的“尊”为原型,表达中国对联合国的重视和支持,也是13亿多中国人民对联合国的美好祝福。“和平尊”不仅展示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当代文明,也体现不同文明和文化交流互鉴、兼容并蓄、共同进步。“和平尊”传递了中国和中国人民求和平、谋发展、促合作、图共赢的愿望和信念,这也是联合国宪章的精神。在联合国迈向新的10年之际,我们愿同世界各国一道,继续为实现联合国的梦想而共同努力。


    看到中国向联合国赠送“和平尊”,我想到了中化六建还未履行2014年2月26日在襄阳中院组织的调解中达成的和解意向。

    2002年6月30日,在王蜀闽担任中化六建总经理、刘佑锟担任中化六建分管行政人事工作副总经理的时候,劳人部雷大忠电话通知停薪留职的刘先明,回公司报到,说公司有工作要安排刘先明做,要求刘先明回公司报到,而且是越早越好,刘先明说那需要一段时间处理手头上的事情,在电话中就达成了“刘先明于2002年7月15日到达公司报到”的约定。2002年7月15日,刘先明按约定的时间准时到达公司劳人部、报到,但报到的结果却是大出意料,原中化六建公司劳人部主任沈泓、副主任雷大忠称公司还未准备好,让刘先明再等一等,而且还建议刘先明写辞职报告,办理辞职手续,遭到刘先明拒绝。

    中化六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2002年8月5日,中化六建开始把刘先明当成“待岗大学毕业生”来对待,让刘先明“享受”无工作条件、无工作内容、无具体工资的“三无报到”。对于中化六建搞出的这种有损“高级工程师”、“湖北省石化行业企业管理先进工作者”、“中国建筑业协会调研员”等荣誉和尊严的“三无报到”,刘先明自然不接受、不屈从。

    由此引发了刘先明与中化六建之间的劳动纠纷。2003年7月中化六建曾在襄阳中院枉法伪证、“六说谎”,襄阳中院也偏信中化六建的伪证,搞出了襄阳中院2014年2、6月先后承认的“二错审”。

    在新时代的“中国梦”的激励下,本人2013年7月开始,对中化六建曾在襄阳中院的枉法伪证、“六说谎”,以及襄阳中院2014年2、6月先后承认的“二错审”,展开了持续揭批和举报。终于,2014年2月26日,襄阳中院组织中化六建和本人在一起进行调解,并达成和解意向,主持调解的襄阳中院袁富强专委说:中化六建个别人过去的个人动机和做法,让刘先明受委屈了,带来了不良影响,希望中化六建对个别人进行批评教育、甚至是纪律处分。

    但是,后来,中化六建不仅不履行和解意向,还于2014年6月12日与襄阳中院同步造谣、构陷本人,妄图把本人推进监狱;多亏共产党的及时保护和营救,中化六建和襄阳中院对本人的构陷,破产了,一个月后,原襄阳市公安局局长夏先禄被查被抓了。2015年7月底,中化六建领导班子大调整,总经理换人了,2002年分管行政人事的副总经理刘佑锟走人了;中化六建“度寒冬”了。


    9月28日上午,本人分别给中国化学工程集团公司的有关领导和国资委发去如下短信或微信:



    附:

    2014年2月26日下午的调解全过程(记录)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

    2014年3月7日

    原告:刘先明

    被告:中国化学工程第六建设公司代表:李本来、丁玉华

    时间:2月26日下午3点

    地点: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调解室

    主持人: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袁富强专委、曹勇

    记录:刘鑫

     

    袁富强专委说:

    希望这次的调解,是一次彻底的调解,以后不再翻这个事情。如果这次还调解不成,这个社会要讲法制秩序,我们将维护法律尊严,我们再分别找化六建和刘先明谈话。还是按照原告和被告的程序,先由刘先明说。

     

    刘先明说了四点:

    一、感谢襄阳中院组织的这次调解。

    二、高兴看到六化建过去的战友和同事,并有机会交流。

    三、希望能够和解。

    四、和解不成,就继续走法制渠道。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说:刘先明和中化六建之间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可以和解,同意和解。

    中化六建的代表丁玉华说:以前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请刘先明把过去的事情,说一下。

     

    袁富强专委说: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今天就说如何和解。请刘先明说一说和解的要求。

     

    刘先明说:

    一、撤销2002年10月30日做出的解除刘先明劳动合同的错误决定。

    二、希望和建议中化六建依据党纪国法和企业规章制度,对于过去个别领导的恶意动机和错误做法,进行严肃处理。

     

    袁富强专委说:

    刘先明在网络上发文,虽有过激之处,但是,刘先明的这两个要求,不过分。中化六建个别人过去的个人动机和做法,让刘先明受委屈了,带来了不良影响,希望中化六建对个别人进行批评教育、甚至是纪律处分。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表态:

    刘先明的第一条要求,可以接受。撤销解除劳动关系的决定后,怎么办?

    刘先明说:有两种形式,一是继续停薪留职,保险还是由我自己交;二是回公司上班。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说:回公司上班,没有意义。

    刘先明说:也是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大家在一起工作、见面,比较尴尬。

    袁富强专委问:刘先明的档案,现在在哪里?

    刘先明笑了一下说:那可有意思了。(没说具体在哪里)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说:刘先明的第二条要求,我现在不能保证,要向公司汇报。实际上,因为刘先明在网络上公开发文,相关个别人已经感到难受了,相当于受到处理了。

    刘先明说:我只是建议,能不能处理,我说了不算。

    袁富强专委说: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一些人的职位也可能变化了。那就十天之内答复。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说:用不了十天,一周之内,就给刘先明具体答复,再就和解的具体细节问题,进行协商。

    中化六建的代表丁玉华说:还以为今天下午要用两个小时,想不到半个小时就够了。

     

    刘先明还说:如果调解的好,我在这里表个态,我可以把我发布的,我能控制的一些不利于襄阳、襄阳中院、中化六建的网文删除掉。

    袁富强专委当场重复:刘先明的意思是,力所能及地删除一些网文。

     

    刘先明还说:受个别人的操纵,导致这个事情,我不能去起诉这个别人,我只能起诉中化六建。

    中化六建的代表李本来,理解并认同这个说法。

     

    然后,刘先明与襄阳中院的三位法官一一握手告别,中化六建两位代表开车把刘先明送往火车站,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刘先明又与中化六建的两位代表就过去的相关事情,进行了友好的交流。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