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鹏程网站_冯鹏程博客

冯鹏程 认证讲师
资本运营、财务管理、战略与商业模式专家
http://fengpengche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冯鹏程:PE/VC的新三板冬天故事:都想“吃肉” 无视“挨揍” --资本运营专家讲师冯鹏程教授

关键词:[投融资] 浏览:203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导语挂牌新三板改变了很多PE机构的商业模式。如九鼎,多次定增融资后,不仅收了券商、公募、银行等牌照,还并购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保险公司,让其综合性资产管理帝国的版图。而中科招商大举举牌A股上市公司,被其举牌的公司已多达十余家,其未来五年投资的上市公司或远远不只50

    10月,刚完成新三板挂牌的PE机构,北京联创永宣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便发布了第一次股票发行方案,拟以350/股的价格定向增发不超过400万股。募集资金14亿元。

     

      尽管相比较新三板挂牌的九鼎投资、中科招商动辄上百亿的定增而言,联创永宣的募集算小巫见大巫。但其挂牌到9.28日披露定增方案,不足一周的时间。亦算刷新一项纪录(挂牌到披露定增间隔5天,中科招商为6)

     

      挂牌就高价定增,这一九鼎投资首创的模式,如今已演绎成如今PE机构共同的模式。按中国经济网的排序,使用这一模式的先是九鼎投资、中科招商,近期则有硅谷天堂、同创伟业等机构。

     

      其定增方案,大致都是将部分基金LP所持有的基金份额转换成公司的股份。

     

      比如说九鼎投资,在挂牌之初的一个定增方案,是以每股价格610元,增发579.799万股。发行对象为公司管理的基金的出资人(即原有LP,有限合伙人)。有评论称这种创新做法,给LP多提供了一条退出的渠道

     

      这种模式,相当于是将PE机构的收益证券化,基金的份额流动性能够大大提升,新增了LP退出的渠道,对PE机构本身来说,也化解了基金存续周期和投资退出周期的不匹配问题,获得的资金变成了自有资本,更能够做更多战略性的布局。硅谷天堂一位人士此前对媒体说。

     

      而中科招商则连续抛出定增方面,让新三板这个平台,成为其最重要的资金补给渠道。

     

      需要那么多钱干嘛?扩张!

     

    挂牌新三板改变了很多PE机构的商业模式。如九鼎,多次定增融资后,不仅收了券商、公募、银行等牌照,还并购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和一家保险公司,让其综合性资产管理帝国的版图。而中科招商大举举牌A股上市公司,被其举牌的公司已多达十余家,其未来五年投资的上市公司或远远不只50

     

      看起来,PE/VC机构遇到新三板,不光有故事,而且美。只是,我们通常心态,都想着吃肉,无视挨揍。

     

    创新另一面叫救命稻草



      这两年,PE机构最火的模式,是上市公司+PE”

     

    挂新三板+高价快速定增的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是此模式的延续和翻版,也是部分PE机构的一种救命稻草。

     

      因为很简单,有上市公司的隐性背书,融资更容易

     

    上市公司+PE”模式的首次运用,是20119月硅谷天堂在与大康牧业的合作中。之后,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开始与PE合作成立产业基金。

     

      投中研究院在1012日出炉的报告里称,自2013年起,开始进入上市公司+PE”式产业基金的密集成立期,2014年这一趋势更是达到井喷,2015年已经成为了爆发之势。

     

      在此模式中,上市公司主要以有限合伙人(LP)的身份进行出资,其余资金一般由PE机构对外募集。换言之,这一模式可以使得上市公司获得一定的资金杠杆用于产业并购。

     

    上市公司+PE”式产业基金的杠杆倍数在5.5倍上下

     

      同时,报告分析认为,在这一模式中上市公司和PE/VC机构的利益点分别在:

     

      上市公司中的传统行业希望通过并购实现转型升级、新兴行业通过并购实现产业链的完整布局;另外,20132014年二级市场行情使上市公司的估值处在高位,推动上市公司套利。

     

      而对于PEVC机构而言,大量项目面临退出的压力IPO发行率又低,故希望将项目出售给上市公司实现退出;同时VC/PE投资被迫转型期,募资困难。上市公司+PE”这一模式由于有上市公司作为隐性背书,对外募资相对容易。

     

      虽然这一模式在2014-2015年十分火热,但很多炒作相关概念。其中市场的质疑声音不乏市场操纵、内幕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

     

    这是过渡的过程。投中研究院认为。

     

    会有一部分基金仅仅只是宣布成立或签订合作协议而没有后续动作;会有一部分基金在投资后没有后续的并购动作;还会有一部分基金在并购投资项目后出现消化不良的现象

     

      值得期待的是上市公司与PE将真正围绕上市公司产业链整合、产业升级的前景。此为这一模式的健康状态。

     

      而今,在融资端,为了快速拿钱,仿佛大家都要玩挂新三板,还加了个快速定增

     

      故而PEVC机构的玩法也要有些变化。理由很简单:有钱了,别单玩股权投资,换成玩资管平台(或者叫金控平台)。只不过,资本市场融资、机构投资者将成为主力资金来源。”“VC/PE的募资将呈现多元化的趋势

     

      报告认为,由于新三板解决了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融资和退出的核心功能,挂牌新三板的VC/PE机构更换了新的操作系统,已不再仅限于单纯的股权投资范畴,而是快速打造大资管平台。在九鼎投资的示范效应下,国内VC/PE机构将跑步挂牌新三板。

     

      同时他们认为:从博弈的角度看,越是挂牌晚的PE机构在投融资上越将处于不利的位置。

     

      因为,VC/PE机构不再是单纯的股权投资机构,而是一个像正常上市公司一样具备在资本市场融资、退出功能的金融平台。

     

      在此模式下,VC/PE机构金融综合服务能力将成为其决胜的关键。而较去年相比,今年LP对未来退出前景保持较为乐观态度。

     

      但就项目本身而言,这些项目一样面临退出问题,不过不再考虑LP的优先回报。一个投资机构合伙人对记者谈及此,翻了个白眼。换句话说,亏了不会有一堆人找你闹事。

     

    退出收益与上市公司

     

      凡事都有两面性。在2015年,PE/VC收益之美,远不如这一模式的故事。



      投中报告比较唯美的说法:与2014年相比,2015年预期内部收益率普遍有所提升。

     

      对于2015年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基金优先回报率,各LP均持有不同观点,呈多元趋势。倾向回报率为5%-10%LP占总数一半以上(57%);倾向10%-15%回报率的LP占总约27%

     

      且慢,先看看在能统计的PEVC机构今年投资退出的回报,账面收益的情况如何?

     

      根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从今年11日到1021日,350PE上市退出中,近300家机构账面收益为正,近50家投资收益为负。

     

      先看IPO退出情况。

     

      这一方式退出的最高回报率为28.8倍。分别是投资创业板上市的中文在线的三家机构,华睿海越现代服务业基金、博发投资基金和德同长通基金,投资额分别为:106.37元、57.1747.9元,持股时间长为4年多。

     

      在市场称之为妖股的暴风科技IPO退出案例中,按统计账面收益显示,天津华控成长基金和信诺南海基金回报为-41.7%。持股时长3年多。

     

      九鼎投资在旗下基金在20151月至今的IPO退出中,最高账面收益为2.33倍,最低为0.385倍。持股时长约为4-5年。按旗下基金单笔投资计,最高投资额8100万元,最低210万元。

     

      再看清算退出。

     

      在非IPO退出方式中,除了100.19倍的兼并收购退出;最高亏损倍数为-80.47%的协议转让方式。有45笔投资以清算方式退出。

     

      根据wind数据显示,其它退出方式中,今年1月至今有统计的45笔清算退出。互联网软件与服务领域占较大比例。涉及机构最多的是IDG资本,按wind资讯统计的数据,合计有10笔清算退出。排名其后的,是晨兴创投清算退出4笔。

     

    100倍回报得益于上市公司的兼并收购。

     

      排名收益倍数最高的,是世纪凯华。在持股不到2年时间的中清龙图中,178.6元的投资额,获取100.19倍回报。

     

      原因是被上市公司收购。201557日,友利控股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中清龙图100%股权,世纪凯华、泰岳梧桐基金两家机构获得退出。世纪凯华以所持2.08%股权获得1.8072亿元账面退出金额,泰岳梧桐基金以所持20%股权获得16.5303亿人民币的账面退出金额,投资回报分别为为100.19倍、7.27倍。

     

      但并非都有大餐。同样的收购兼并方式,22日,汇源通信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峰业科环100%股权。此案中,持股时间短、亏损幅度较大的是金茂资本、扬州创投和英菲尼迪基金,持股不到1年亏损50.45%

     

      最高的亏损出现在协议转让退出中。

     

      在股权转让退出方式中,湖南信息产业基金以-80.47%的回报率,成为20155月精诚铜业收购顶立科技100%股权的亏损者。其投资额为2.33亿元。也是这一退出方式中亏损倍数最高的案例。

     

      而在股权转让退出方式中,获得最高收益倍数的,是201549日,东方通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微智信业100%股权时,元庚投资投资的150万元获得16.43倍的回报。持股时长近3年。

     

      有统计的MBO退出的有两笔。

     

      一笔是九鼎投资退出领亚电子,账面回报倍数为80%,内部收益率为12.5%。另一笔为江苏高投集团退出南极电商,回报倍数为2.83%

     

      从1月到9月,所有的退出案例情况看,排除清算退出案例,563家盈利机构的平均账面投资回报为2.54倍,66家亏损机构的平均账面回报为-0.25倍。

     

      面对相对高的收益,难怪投中调研后称:“LP在做为出资人的同时,希望GP提供更多的跟投机会,直接参与到投资当中。他们说,LP在基金中跟投的积极性增加。

     

      期间,在wind数据统计中,合计229家基金当期募集资金总额为865.17亿元,491家基金合计退出632.84亿元。期间,由于股市大幅下滑引发IPO暂停,困住了一大波机构。

     

      在统计周期内,从机构2553.40亿元总额的投向看,资本蜂拥而至的是信息技术,投资总额达1345.94亿元。其中,软件与服务就为1244.30亿元。

     

      然而,在以清算方式退出行业案例中,最多的就是软件与服务。

     

    来源:华夏时报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