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鹏程网站_冯鹏程博客

冯鹏程 认证讲师
资本运营、财务管理、战略与商业模式专家
http://fengpengche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冯鹏程:从估值10亿到倒塌关闭,只用了3个月!马云的这个得意门生到底做了什么? 【资本运营、投融资专家讲师冯鹏程教授】

关键词:[【资本运营、投融资专家讲师冯鹏程教授】] 浏览:1848 发布日期:2016-06-26 网页收藏

  • 近日,打车软件滴滴、Uber、Lyft相继获得高额投资,而曾经估值10亿的微微拼车花掉4000多万人民币后,彻底宣告失败,这期间只用了三个月,微微拼车发生了些什么?”


    微微拼车在从2014年初创到2015年巅峰最后草草收场,在短暂的时间里,微微拼车成功融资两次,企业估值从最初的5000万到最后的十亿。最后,因为融资不顺倒在了资本寒冬里。 微微拼车的失败让王永感悟颇多,比如:创业要避免烧钱、避开巨头,否则命运不在自己手中;融资不能贪婪,要及时拿钱,出价最高的不一定最可靠;团队里要有同舟共济的合伙人,打工心态的职业经理人往往靠不住。王永是马云任校长的湖畔大学的一期学员,可谓是马云的得意门生。 “顺风车”的发起人和践行者


    在微微拼车创立之前,王永已经颇有名气。王永是“顺风车”在中国的发起人和践行者,并取得丰硕成果。十二年来,他坚持干着一件与自己工作毫不相关的事——免费载人搭顺风车。 虽然曾经无数次被路人误解与怀疑,无数次听到冷嘲热讽的非议,但他丝毫没有动摇,依然坚持开顺风车,免费载客近万人。他从最开始遭遇白眼和不解,渐渐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信任,有人在他的影响下也向别人提供顺风车。 王永曾对自己公益拼车的行为作出解释:“对我来说,拼车一直是一个在人与人之间分享及建立信任的方式。现在,我相信通过这种方法我们能减少排放、缓解交通并建立相互信任。”  




    据美国之声网站介绍,王永估计他至少搭过1万人次,他还通过这种方式结识了他的妻子。


    2014年,移动互联网技术爆发,王永的公益事业和他设想中的社会型企业在面临巨大的挑战和风险的同时,也迎来更大的机遇。 2014年4月,王永创建了微微拼车,又名VV拼车,是为方便相同路线的人上下班,节假日出游等场景而研发的一款集路线查询、拼车与社交功能为一体的拼车软件。


    “顺风车”商业化----微微拼车


    相关数据显示,北京登记驾驶小汽车数量为500万辆,堵车、污染严重,而交通污染是雾霾的重要原因。大多数行驶在路上的车辆依然只载着司机一人,于是王永试图通过“顺风车”运动改变这种现象。


    一开始,王永并不想过将“顺风车”与商业化联系在一起。“大概在三年前,就有人跟我提出来过,让我把这个事情做成商业化,一位读博士的同学,说王永你要这个时候做商业化我马上投你,我说我才不作商业化了,公益就是公益,我绝对不允许公益跟商业能够粘到一起。”


    后来,王永意识到完全“免费”的公益原则并不适用于中国。“以前免费载客,别人会觉得不靠谱,甚至会觉得说你凭什么要免费捎我,你有什么目的,你想干吗?你有病吧!” 王永甚至做了一个试验,“有次在一个陌生的公交车站,我一说免费,没人上,绕了一圈回来说五块钱一个马上坐满了,为什么?因为他们坐公交要花两块钱,坐地铁现在更贵了,才五块钱一个人,四个人二十块钱,认为司机反是赚外快的,觉得很正常。这样就有人愿意拼车了” 从2014年的4月份,经过短短的半年多时间,微微有150个员工了,项目最早投入仅200万,这种发展速度让王永吃了一惊。而在初次创业过程中见识到移动互联网商业力量的王永不禁感叹:做顺风车的时间都是不可想象的。商业的效率、推动力,是任何的形式都无法比拟的。 从16年公益人到商业化的角色转型,王永花了近一年时间。王永总结心路历程:只有让拼车这件事情商业化运作,才能使这个行业走向健康有序的发展,微微拼车用市场化的手段来推动拼车出行,从而帮助改善北京的天气、北京的交通。  鼎盛时期,估值达到10亿元


    和嘀嗒拼车、51用车、天天用车一样,微微拼车希望搭建一个拼车平台,方便车主和乘客互助出行。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王永是个传统企业家,他精于传播,且在全国各地拥有不少合作资源。这个特点帮助微微拼车迅速壮大,同时也导致了微微拼车的最终失利。在鼎盛时期,微微拼车估值达到10亿元。这个上线于2014年10月的拼车软件仅仅用了三个月时间,就获得超百万的注册用户,业务覆盖国内180多个城市,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百万,日均订单在3万单左右。一大波投资机构都看好其发展前景。



    据了解,包括中信资本、盛大资本在内的一大波投资机构络绎不绝地来登门拜访。他们给微微拼车的估值也从1.5亿变成3亿,又从3亿变成5亿、8亿,直到10亿。王永在微微拼车大约持股70%,按照10亿估值一算,他的身价已为7亿。


    因融资不顺倒在了资本寒冬里


    在微微拼车最受资本追捧的日子里,有一位知名投资机构的负责人约了三次才见到王永。除了王永每日要跑三四个城市演讲、比较忙的因素外,他也坦诚,因为估值涨的太快,自己“有了傲气、不知天高地厚”。


    在中信资本喊出了10亿报价之后,王永开始心动了。为此,他甚至还拒绝了一家A股公司10亿人民币收购微微拼车的请求。但很快,他就为自己的贪婪和犹豫付出了代价。 骄傲和贪婪加在一起,让王永在犹犹豫豫的状态下拒绝掉了很多急于入局的资本,而把未来孤注一掷在出价最高的中信资本身上。就在中信资本做完尽职调查、准备开投决会之前,故事发生了致命转折——滴滴来了。

    王永转身去找其他投资人时,发现没有任何人有丝毫接盘的意愿,无论估值可以降到多低。微微拼车每天要烧掉100万人民币,账上的钱所剩无几。为了维持希望,王永个人先后拿出2000多万投入公司。在业务方面,微微拼车一度加大了在上海、杭州等城市的补贴力度。   而滴滴和快的的合并给了王永致命一击。不久后,滴滴顺势推出了顺风车业务,进一步蚕食了中小创业公司的市场份额,也正是在这一次洗牌过程中,中信资本撤出了对微微拼车的投资。很快,微微拼车因资金匮乏倒在了资本寒冬下。 “当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成功了,非常亢奋,每天几乎十六个小时都在工作。”王永甚至开始谋划上市,谋划全球化,谋划一个规模更大的私家车共享经济平台。王永说:“如今回头看,当初的一切都很疯狂”。 管理不当是根本原因


    融资失败结束了微微拼车的创业之旅,而微微拼车成立时间短,在战略、团队、管理等方面存在着一系列问题。真正杀死这家公司的,是其在战略、团队、管理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管理不当是失败的根本原因。




    王永说,对于失败他自己要承担起80%的责任。作为董事长,王永最初主导公司的战略和外部事务,但在融资、招人、技术和管理等宏观层面,他的判断力都明显不足。


    王永对于互联网不甚了解,前期他在融资方面太过乐观和傲慢,后期则没有做到当机立断。公司在用人上也没有形成规范,王永独断的现象时有发生。   微微拼车从开始到最后一共花出去4000多万,王永认为其中至少有一半“被浪费了”。在市场补贴方面,微微拼车做得不够精细。有一段时间,微微拼车每天要补贴掉100万元,最多的一天则为150万元。


    在推广费用上,微微的内控问题相当严重。“有三分之一的城市出现了这种状况,比如通过合同造假的方式侵吞推广费,比如上万元的应酬费。”王永说,“甚至有些地方,几十万的推广费花完了,下面员工竟然说没有见过这些钱。” “高管每个月工资3万多,媒介总监2万,总监的助理都要1万5。甚至每个月买水果、买酸奶的开销就好几万。” 当王永发现这些问题的时候,公司账上已经没有钱了,他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甚至还找朋友借了不少钱,用于裁员、收拾微微拼车剩下的摊子。 随着拼车市场的逐渐火热,在群雄逐鹿、群狼伺机的环境下,微微拼车最终因为融资失败,管理不当等原因,从估值10亿到倒塌关闭,只用3个月的时间! 一家成功的企业必定有着完善的管理模式,如果王永手下有一支称职的高管团队,微微拼车或许也不至于失败得那么突然。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