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茅于轼:落后的经济学理论误导中国金融业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08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茅于轼撰文指出,由于落后的经济学理论误导了中国金融业的发展,造成巨大的财富损失。目前中国GDP的增长率下滑,想方设法创造更多的财富是当务之急。纠正在金融业方面错误的方针、政策、法律,让财富创造的道路畅通无阻,此其时矣。这篇文章具有一定参考意义。

      金融业是服务业中的一个重要部门,中国估计有上百万人在其中就业,创造的财富每年都近十亿。但是这个行业是做什么的,它为社会提供了什么服务,做出了什么贡献,连在其中就业的人自己也未必说得清。国家对这个行业的指导方针也大有问题。许多老百姓(603883,股吧)认为,金融业者是一批贪婪的人,用合法但不道德的手段在其中赚了大钱。由于对这个重要行业的认识错误,国家对它的方针政策有许多不当,甚至所制定的相关法规也有错误的地方。这一现象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极为不利。

      一个社会每年所创造的财富(大体上就是GDP)除了日常生活衣食住行消费掉的,还有很多剩余,就是家庭和企业的储蓄。这些钱分散在家庭和企业中,在中国几乎占了GDP的一小半。储蓄转换成投资,用于扩大再生产,对经济发展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改革三十多年,经济取得巨大成就,高储蓄率是一个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

      分散在一家一户的储蓄如何集中起来用于扩大再生产,并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因为各个行业、各个地方需要建设的项目很多,哪个先上,哪个后上需要鉴别。而且需要资金的地方很多,不光是新建项目需要钱,已经建成正在生产的企业也需要钱。企业有了订单就要买材料,添新人,也都需要钱。不光是生产需要钱,消费也有急需钱的时候。家人有了病,学生要上学,买“大件”一时凑不够数,家庭会有各式各样需要用钱的场合。如何分配有限的钱,满足对钱的不同需求,孰先孰后,并非容易解决的事。这正是金融业所要完成的任务。

      金融业包括银行、证券(股票、债券等)、保险信托代理等,其共同任务就是把分散的钱调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当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价格调整供需。市场经济中一切商品的供需均衡都是通过价格手段实现的。这里的价格就是使用资金的利息率。愿意出高利息率的说明对资金的需求更紧迫,他有优先获得资金的机会。用利息率调整对资金的供需,就是我们说了多年的“利息率市场化”。但是就资金而言,它和一般商品有一个重大区别,就是借入方的信用是否可靠。这使得金融业的市场变得复杂起来,在价格之外还需要其他信息。不过金融业的基本任务——依照对资金急需的程度分配资金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以银行为例,它集中了各家各户的储蓄,然后将资金贷出去。贷给谁?按照前面所分析的,应该首先贷给最急需用钱的客户。可是中国规定银行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首先贷给从事实体经济的客户。这两种放贷目标哪一个更合理?显然,首先贷给最急需用钱的客户是合理的,他未必属于实体经济。更何况同为实体经济,有的赚钱,有的亏损,绝没有理由把钱贷给亏损的实体经济企业。那样的贷款是很难回收的。但是按照中国的规定,银行借贷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不管这个实体经济是亏是赚。可见中国对金融业服务目标的规定是有问题的。

      为什么中国对银行的服务目标规定错了?这和中国落后的经济理论有关。中国大部分人都认为财富一定和实物有关,虚的东西不可能具有价值。所以要增加社会的财富必须更多地生产实物,并要求银行将资金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并在这个方针指导之下,把中国培养成了“世界工厂”。中国赚的钱是低廉的劳动工资的钱,改善资源配置的钱被别人赚去了。

      经济学经过近200年的探索,已经完全否定了财富依赖于实物的观点。同样的物在不同的场合下具有不同的价值。同样的香蕉在广东的价值低于在北方的价值。更何况生产物,如果其成本高于产品的价值,这种生产不但无益而且有害。比如大跃进时候的大炼钢铁,其成本极高,钢铁是炼出来了,但是国家更穷了。类似使国家更穷的生产,如“三线建设”、“上山下乡”、“学大寨”等,在计划经济时代举不胜举。可见支持实体经济是错的。

      是不是虚拟经济就没有价值?当今绝大部分的白领工人,他们工作的对象就是一台计算机,他们工作的产出是信息。难道信息没有价值吗?他们的劳动都白费了吗?显然不是。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他们消费的实物在总消费中的比例在降低,而消费在游戏、教育、旅游、保健等服务的比例在提高。就拿金融业本身来讲,其中没有任何实物的生产金融业赚了很多钱。他们赚的钱是不是财富的创造?按照实物财富的说法,金融业没有实物生产,因此金融业是没有财富创造的,所赚的钱是别人创造转移过来的,换句话讲,就是剥削所得。许多人认为金融业是贪婪的人用合法但不道德的方法赚钱,其根据就在此。如果这样,那就该把金融业全都关了,避免社会有不劳而获的剥削部门。

      世界各国都有金融业,而且都赚了很多钱,难道都是剥削所得吗?当然不是。于是我们需要回答,金融业没有实物,它所赚的钱是如何得来的?它为社会做出什么贡献?这就要回到上面所说的金融业要把分散的资金调动到急需用钱的地方去。换句话讲就是“钱尽其用”。而不是支持实体经济。整个社会需要“把钱用好”,金融业就是社会中唯一做这件事的行业。它所赚的钱,就是对优化资金分配的报酬。

      更一般而言,所有的财富创造都是由于优化人和物的利用,而不是因为劳动。财富创造的根本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是把人和物放到最有效的地方去用。劳动之所以能够创造财富,是因为它改善了人和物的利用。相反,如果劳动恶化了人和物的利用,是不可能有财富创造的。比如在上海外滩地价最贵的地方种水稻,虽然有粮食的生产,但是这种劳动没有财富创造,只有财富的损失,因为它破坏了土地的最佳利用价值。

      如果我们同意钱要尽其用,高利贷正好是最能“尽其用”的用法,就没有理由禁止。可是中国对高利贷持否定态度。国家金融办规定利息率高于法定值四倍的不受法律保护。换句话讲,借了这样的高利贷是可以不还的。世界上大概只有中国保护赖账的人,不保护放贷的人。是的,高利贷是一种畸形的资金交易,但这是对借贷市场的干预造成的。如果放开借贷市场,有很多人去放高利贷,利息率肯定会下降,高利贷也就被消灭了。这正是我们所追求的利息率的市场化。相反,越是禁止高利贷,利息率就越高。

      总起来看,由于落后的经济学理论误导了中国金融业的发展,造成巨大的财富损失。目前中国GDP的增长率下滑,想方设法创造更多的财富是当务之急。纠正在金融业方面错误的方针、政策、法律,让财富创造的道路畅通无阻,此其时矣。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