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冲网站_陈冲博客

陈冲 认证讲师
德鲁克教练式讲师,讨厌包装的讲师
http://chencho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陈冲:陈冲在未来三个管理领域的猜想之一:组织管理运营模式

关键词:[集团管控] 浏览:249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B:随着变革的不断深入,人们的合作共赢意识,将大大的提高,技术改造、技术创新、工艺创意、等产生实施机制与传统的运营机制,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其中有九大预言:

    一、未来的协同管理平台将是一个综合协同平台,同时也是知识积累中心。

        未来各大企业的竞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协同平台的竞争,正是应了中央电视台的广告语:“协同平台(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二、未来的协同管理系统,将会把专家系统纳入到协同平台之上。

        未来的协同管理平台,最主要的特点之一就是拥有一个高效的专家协同平台,传统的国有企业,是没有人会关注这类系统的建设和发展的。记得该国企有很长一个时期高炉生产严重的“不顺利”,该国企领导四处寻找“专家”求助,结果请来了几十位专家,听说有一些还是什么国家级的院士,现场的高级宾馆全都住满了所谓的专家们,消耗了巨大了人力和物力,结果是问题的解决毫无进展。最后还是靠自己企业一线员工,边摸索,边解决。这个案例就很能说明问题;传统的管理思维模式,对“专家系统”的理解,与德鲁克式的“专家系统”之理解,是非常不同的理念;“专家”不仅仅是“头衔”、“标签”和“来头”,而是在事物不断发展中实践思考之智者。我们未来的专家系统,正是搭建起一个实践思考的平台,这个平台即省人力又省物力,还低成本运营,并能保证是真正的专家在运营,而协同平台就是最好的运营工具。

    三、未来的企业各种技术研究院将通过协同管理平台,进行下移。

       未来的协同管理平台不会像初期那样单一;技术改造、创新立项、安全管控、质量管控、生产协调、施工现场、事故处理等专项平台,按需展现在一线现场,各种专家参与问题的处理,更加高效、实际、精准、低成本。

    四、未来的知识型员工,在研究院当中都有角色担当。

       未来的知识型员工,是企业当中最重要的成员和“财富”,他们即在生产运营中担任角色,也还在各种研究项目中担任角色,更还会在商学院中担任授课任务,真正地实现了产学研一体化。

    五、未来的知识型员工,在本行业上下游企业中,或在其它行业中,都会有角色担当。

        未来的知识型员工体系将不仅仅局限于本单位发展,因为知识是无界的,那么知识型员工首先应该是在本企业上下游领域发展知识和积累知识,然后才会向其他行业渗透。在它领域中吸取知识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他领域中有角色担当。

    六、未来知识型员工,在一线生产实践中,协同系统都会留下实践痕迹。

        未来知识型员工,无论在哪里进行一线生产实践,必定会留下工作痕迹,这是现代管理技术未来发展的主要目的,有了这些,也就有了知识传承的可行性。

    七、科学家和专家学者,都会在实践活动中留下活动痕迹。

        这一点是未来管理创新进步关键,传统意义上的科学家和专家学者,都是靠头衔、学历、知名度、媒体露脸等泡沫现象堆积而成,而未来的科学家是靠在实践中的痕迹来证明的,它来自于生产实践一线。未来的科学家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而生存,并体现其巨大价值,而并不是因名气而存在。

    八、未来的各种技术研究院之主要任务是对各种创新型项目的监控、指导、咨询、评估和审计,而并非是像传统模式那样——创意、实施、运营的“发祥地”,或“主战场”。

        传统的科研项目,都是由一线人员提出,研究院立项,公司各级领导批准,然后技术研究院进行试验和可行性研究,最后到生产一线实施,这样做的弊端是效率低下,协同性很差,知识传承断档,与实践创新脱节等,而未来生产一线才是创新、实施、运营的“发祥地”,或“主战场”。

    九、未来的各种技术研究院之重要任务之一,就是挖掘本企业的“隐性知识”。

        未来的各种技术研究院之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从失败的案例中,寻找“隐性知识”。笔者在此想起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案例;笔者在该国企中遇到了一个年轻的知识分子,在一次烘烤窑炉的工作看守中,不幸炉窑壁出现了很大的裂缝,最后导致该炉窑砌筑工作全部作废,推倒重来,给企业带来了几百万元的经济损失。而所有的当事领导和干部都把责任推向了这个年轻的知识分子,该年轻人压力极大。这时笔者找到了该年轻人,与其进行了深刻的谈话和反省;笔者这样启发到:“没有几个年轻的工程师,能亲身经历到窑壁裂缝事故,你是万里挑一中了头彩,经历就是财富,担当就是使命,请珍惜上天赐予你的机会”。该年轻人后来和笔者成为了至交朋友,放弃了那些追究责任的痛苦和煎熬,勇敢的去面对现实和事故本身,从此该年轻人对窑本体材料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拍摄了大量的裂缝资料,更可贵的是笔者用自身的电子技术优势,与该年轻人一道发明了“砌筑综合监控预警系统”,设计了监控验收标准,和验收节点,使得古老的砌筑技术,插上科学创新的“翅膀”。后来该年轻人离开了该国有企业,在他离开国企时表明;他在国有企业工作这六七年当中,最大的收获和财富就是认识了我这个“指导老师”,并表明了永远共同学习不止的愿望,到现在该年轻人还经常与笔者探讨炉窑材料问题,这就是管理之“魅力”。同时,它也是国企最缺失的东西。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