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冲网站_陈冲博客

陈冲 认证讲师
德鲁克教练式讲师,讨厌包装的讲师
http://chencho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陈冲: 国企改革问题(4)“顶层设计”有哪些误区和问题?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184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在上一个问题中,我说过:“任何创新和改革的成功都是实践出来的,而绝不是被设计出来的。”这不仅是我一个人的观点;著名管理实践家德鲁克先生,以及著名战略领域的掘墓人明茨伯格与本人有同样的理念和思想。在此笔者想剖析一下《意见》中的问题与误区。
         “一、总体要求”:这种说法本身就存在很大的认知矛盾;创新和变革本很是对现有体制和对现有秩序的一种颠覆性的背叛,如果不允许这种思想的存在,就没有必要用这个冠冕堂皇的词——国企改革。还不如叫“国企管理的补充或修正”,用更准确的话说:国企管理上的剪花修草。所以说这种“总体要求”——充满计划经济色彩的元素,为什么会在“国企深入改革”中出现呢?这简直是一个奇葩。另外在(指导思想)中充满了“口号”式的废话。而单单忽视了“大大提高国有企业绩效增长率”的基本思想。在(基本原则)中,充满了党章内容,基本上是大家几乎看不明白的限制与恐吓,或虚无飘渺的置罪名单。在(主要目标)中,充满了国企改革的过程和政府业绩的节点,而单单没有定义或描述国企广大员工以及全国人民拥有幸福感的实在目标,或者是国企职工收入翻两番的承诺。也就是说根本没有把广大国企员工放在主导地位上。
         “二、分类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这完全表明了当今政府就是一个“闲吃萝卜,谈操心”的心态。现有的国有企业如何分类,不是由发改委那些官员们讨论出来的,而是由其自身的市场地位所决定的,他们希望向什么方向发展?他们希望选择什么养的合作者?他们希望怎样改变他们自己的命运?完全应该由它们企业中的员工们自己来决定,用不着什么指导意见。明白吗?官员们!如果哪些企业因为你们的这种不靠谱分类,导致最终倒闭或消失,那么你们这些官员到底是害企业呢?还是在帮企业呢?如果再落上埋怨,最后企业下岗下岗员工再追这尼玛不放,我都替你们喊冤。你说你们到底图什么啊?
          “三、完善现代企业制度”:这个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依照本人的观点,这里应该说是:“废除传统的企业制度,创建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按照意见的说法;仅仅把股份制改造、健全董事会、建立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分类分层管理制度、深化企业内部用人制度改革等等,这些表面的东西看成是现代企业制度,那么官员们又是一个进入了一个的特大的误区。因为当今的这些官员们,从心到实际操作都没有股份制的经验和经历,所以他们根本不了解股份制中的“糟糠”与“垃圾”是什么?他们对股份制的了解和认识、认知,仅仅还还停留在“满怀期待”的热情之中。甚至于说他们把国企改革是否成功的宝,完全压在了股份制之上了。
          “四、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这个完善之词用的非常不准确;完善的意义在于以前面做的很好,今后需稍加改进即可。而我们面临的情况是,前面的国有资产管理一片混乱,而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找到一条可行之路。在这一小段《意见》的描述中,所描述的基本上都是现行的现状,根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控制方法和完善的实用系统可以借鉴。难道我们需要下面未来的国企改革者,来解决那些疑难问题吗?这不又回到了改革以前的境况,这不是在踢皮球又是什么呢?
           “五、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在这一段里尽管提出了“不搞拉郎配”的要求,在笔者看来怎么都好像是政府官员们的一厢情愿呢?笔者这种说法是有根据的;国企和民营企业的合作并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情,有多少美好的业绩呢?情况并不容乐观,依照笔者这几十年来在各类企业之间的奔波和咨询打拼之经验来看,在我国国企与民企之间的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从来都没有开展过。更准确的说在合作领域一直没有任何公平可言。这就是问题的根本。回顾历史,只要是垄断行业允许有民企进入,大多是先引蛇出洞(吸引民间资本),接下来一网打尽(回收民企之成果)。比如,前几年中石油和中石化强行收购民营加油站,还有西北地区强行收购民营油井,山西强行收购民营煤窑事件等,这些事做的公平吗?所以我说今天在《意见》又大谈什么混合经济,你吗不觉得是官员们的一厢情愿吗?
           “六、强化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一小节中表现出政府官员对国企改革的最大的顾虑——害怕国有资产流失。其实,这应该是一个系统的事情;在市场经济当中有一个市场准则:在商场上从来都没有常胜将军。所以把市场化中,具体的某一项或某一单生意的得失拿出来单独进行评判,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地错误或误区,特别要说明的是将其写进指导《意见》当中,更加显得不合适宜。在员工持股方面,好像官员们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少问题,他们简单的认为;只要员工们自己持股,所有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他们根本不知道,很多国有企业现在就是员工持股;而面临着非常尴尬的局面;一方面自己国有企业自己的财务审验机构判定本企业股值已经升值到原股值的1.8倍。而实际情况本公司已经亏损了几千万。流动资金全都不断地演变成了股息,分给了国有企业的持股者,而企业自身情况每况愈下。股值虚高,没有上市,也就没有人来接盘。到现在只有等死一条路可走——倒闭。这就是我们政府官员所希望看到的吗?
           “七、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很明显这一条是在高压之下的反腐形势下写进去的。诉我直言:三十多年的国企改革经验告诉我们“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三十年来用传统的办法——用人盯人的传统方法,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只能导致企业内部产生内讧;一方以党章党规为由,阻止企业不许干这个,或者不许干那个,而得到的回报就是另一方会以企业绩效下滑为由,阻止党政部门干这个干那个?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企业倒闭。这种案例比比皆是。可是按照意见上所说的未来改革后的国有企业需要“党的组织及工作机构同步设置”。试问官员们,这些多出来的岗位绩效从何而来呢?有谁来考核呢?他们又该向谁来汇报呢?这种强行的将党组织加入混合体制的系统中的做法本身就是对他人人格的不尊重,更无法谈到“紧密合作了”。
         “八、为国有企业改革创造良好环境条件”:在《意见》这一段当中,尽管(二十九)、(三十)两项全是官话和套话,我完全都同意。但是我以为影响国有企业三十多年不能够有很好的突破的根本原因或不良环境,根本就不是本小结的这四条中的任何一点,而是那要命的第七条“七、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本来我以为党在新的国有企业改革中够找到自己真正的位置,没成想我错了。
           分析到这,我想说的是《意见》的堆出对于未来改革者的一种尊告,或者是告诫、提醒,毫无疑问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让它作为“指导”就会相距甚远,甚至于是南辕北辙。风马牛不相及。也可能是因为在王岐山同志进行中央反贪反腐工作中遇到了一些言论或行为激怒了我党的高级领导。而采取的本能反应。但是我扔然坚持我本人的观点:真正党组织在未来的国企改革中,如何把广大国企职工的利益放在首位,党员们能够自觉得承担知识性员工的责任,将企业带人进学习创新性的企业,每个党员勇于与揭露、抑制、限制腐败现象的蔓延。就足以了。办理企业关键在于管理水平是否有提高,不在于你企业内部是否有党组织健全。更不应该在成立企业一开始,就隐藏下有可能产生内讧的元素。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