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冲网站_陈冲博客

陈冲 认证讲师
德鲁克教练式讲师,讨厌包装的讲师
http://chencho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陈冲:国企改革问题(20)如何更加深入的反思之改革理论?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805 发布日期:2016-04-06 网页收藏

  •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一定要对先生的政绩进行一个简单初步的梳理为了聚焦问题的分析:我们只是将邓老先生的最后一次出山为起点,进行有意的梳理(用斜体字表现出官方的历史纪实资料,用隶书体表现出事件所带来的后果与事实)

    1977年4月10日,致信中共中央,提出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思想来指导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中共中央批转此信,肯定了的意见。5月24日,同中央两位有关负责人谈话时指出,“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一定要在党内造成一种空气,尊重知识,尊重人才。

        当我们看到邓老先生最后一次出山时,所高喊的口号“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与其在56年的表现简直是判若两人:“1956年5月,中央宣布开展“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运动。邓却不大赞成这个运动,他认为这将可能引发一场反对党的群众运动。几个月后,主席也放弃了这场运动的初衷。随后在1957年到1958年间,中共开展了反右运动,任中共中央反右领导小组组长,亲自主持并积极推进反右运动,疾风暴雨式的运动将55万人划为“右派分子”,是最初估计的右派人数的一百多倍。在1957年9月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作了《关于整风运动的报告》,把反右作为整风运动的第二个阶段。邓虽然在23年后承认自己对反右扩大化负有责任,但是他仍然主张发起这场运动并没有错,只是运动被错误地扩大化了。”

    1977年7月中共十届三中全会恢复原任的党政军领导职务。在会上讲话指出,要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思想;群众路线和实事求是,是倡导的作风中的最根本的东西。

    1977年8月召开的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8月至9月,多次召开座谈会,强调不抓科学、教育,四个现代化就没有希望。领导和推动科技和教育战线的拨乱反正。

    1978年3月,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主席。他首先推动思想路线的拨乱反正,反对“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领导和支持开展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提出必须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思想。他还提出要尽快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

        从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出先生,从支持“两个凡是”到后来的否定“两个凡是”,这对于一个几上几下的国家领导人来讲确实很不容易。这也给他后来的正确评价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改革开放时期

    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辟了中国改革开放和集中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他在这个会议上对中国政策的历史转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在为这次全会作准备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发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经过这次全会,形成了以他为核心的中国第二代领导集体。

    1979年1月28日至2月6日,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后访问美国,是新 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美。

    1980年9月,辞去国务院副总理职务。[8] 

    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主持起草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全面评价了的历史地位,提出必须坚持和发展思想。会议选举为中央军委主席。

        说道这次历史上党内的唯一的一次大反思——对文化大革命的否定。很多人认为这是伟人的光辉业绩。笔者却不这么认为:

        首先所否定的“文化大革命”直接批判的是本人,这就有私人恩怨的嫌疑,否定之,是为自己正名的举措,至少不是什么伟人的智慧或名人的胸怀,顶多所做本能反应罢了。

        其次,从现在看起来,从五六年的反右让55万知识分子失去了自由,而文化大革命也让邓先生尝到了“不让人说真话的痛苦”之滋味,以及失去自由的味道。

        再其次,这次反思,并不彻底。因为在1975年张志新同志,已经用他的鲜血批判了、党中央在建国初期的一系列的错误。仅仅是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是完全不够的。

        还其次,将整个党在建国初期的错误,完全算在一个人的头上是非常不对的,也违背了我党实事求是的基本原则。

        还有就是,给伟人进行“几几开”式的评价,其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荒唐之事。也是非常形而上学的举措。很多错误是无法量化的,量化以后我们会发现这些评价毫无科学根据,很多东西的影响是百年以后渐渐显露出来的。

    1982年9月中共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他在开幕词中提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后来人们很多人都认为这句话是的独创理论。我对此很是反感,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很多格言警句,都是老百姓常说的大实话,怎么一到嘴里,就变的和马克思恩克斯一样,成了旷世巨著了呢。再者说,让一个百年以前老头(马克思),不管他有多么的智慧,用其文章来指导我们社会的发展,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幼稚的行为。只是换一种让更多的人很好的接受罢了。这和“伟大、光荣、正确”这些大词都挨不上啊!非要联系上,不就是别有用心吗?

    1982年9月12日至13日,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召开,选举为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决定他任中央军委主席。9月13日,在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9月24日,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阐述中国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为以后中英两国政府的谈判定了基调。

    1983年6月,在第六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1984年10月1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庆祝典礼上检阅部队并讲话。12月19日,出席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联合声明的签字仪式。

    1985年6月4日,在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国政府决定裁减军队员额100万,并阐述了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对国际形势判断和对外政策的两个重要转变。

    1986年3月5日,对四位科学家提出的关于跟踪世界高技术发展的建议批示:“这个建议很重要,不可拖延”。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简称863计划

    1987年1月至3月,针对1986年底一些高等院校少数学生闹事,多次谈话指出,要加强四项基本原则教育,旗帜鲜明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要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社会主义建设。4月13日,出席中葡两国政府关于澳门问题联合声明的签字仪式。11月,根据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决定,任中央军委主席。

    1989年4月,针对北京发生的动乱,两次发表谈话,对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关于平息动乱、稳定局势的决定,表示完全赞同和支持。主张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5月16日,会见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宣布中苏关系实现正常化。6月9日,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并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事件爆发出来,促使冷静地考虑过去和未来,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制定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包括改革开放、“三部曲”发展战略目标,都没有错。今后要继续坚定不移地照样干下去。6月,中共召开十三届四中全会,选举为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这个时期先生从理论上开始解释镇压学生运动的合理合法性,从而掩盖了它包庇期间暴露出来红二代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在这一方面有人这样解释:说先生是伟人,顾不过来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不这么认为;我以为最完美的做法是将学生运动压下去以后,将红二代的腐败现象治理到底,那时的改革从现在的严格治党开始,就绝对不会出现今天的郭伯雄和徐才厚,更不会出现今天的国企高管中充满了官员们的亲戚,从而导致中央新一轮的国企改革至今无法推进。所以,我们要反思的是先生关键时候,私心过重,过多的考虑到自己的个人脸面,而包庇了红二代的罪行才是真相。说“顾不过来”那是对智慧的一种侮辱。

    1989年11月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他辞去了最后担任的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1990年3月,第七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接受辞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9] 

        从这个时间节点开始开始担当军委主席,并将自己的亲戚安排到各个岗位。先生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上任后不是像主席那样坚决的打击事件当中的红二代的腐败现象,而是溜须拍马,将的业绩加以神话,从而为自己的政治地位获得巩固和加强。反思这个时期,我们就更应该反思红二代开始腐败,以及红二代腐败的机理和原因。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一个真正的优秀员的张志新同志。1958年5月,中共八届二中全会通过了提出的“三面红旗”的总路线,全面发动“大跃进”运动,对此是赞成的。这次会议确定了党政合一的体制,由领导的中央书记处负责政策的具体部署。会议结束后,作为总书记积极推动“大跃进”的各项工作,陈云后来说,“有些人到书记处找干劲 ,到总理那儿讲困难”。1959年4月,针对权力下放地方过多出现的问题,明确提出:“权力集中在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我为正帅,为副帅。”在党内的领导地位更为突出。在一次打台球时意外的摔断了腿,恢复了很长时间,这使他免于陷入庐山会议的漩涡,只是发表了一篇流于形式的文字来表明自己反对彭德怀、拥护大跃进的立场。以上这段描述,来自于360度百科官网的原始描述。我们如果再仔细的看一遍来自360度百科中的生平,就会发现一个总要的事实:张志新反对在建国以来到文革时期的错误主张和错误做法,而这个时期并非一个人所为,正如所说的“权力集中在政治局常委和书记处,我为正帅,为副帅。”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张志新同志更多的是批评中央整个领导小组,可是公布出来的公开文件却是说主席一人。更可笑的是把一切事情都推给了林彪和四人帮。对于张志新的处理也仅仅是追认为烈士这么简单的处理罢了!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我们伟大的中国就没有一丁点的反思能力呢?我们把整个党的历史串起来看就非常清晰了:反右运动,揪出来55万右派,有54万是错划。到目前为止仍然坚持是一项正确的运动,只是扩大化而已。大跃进被算作一个人的身上。反腐败被镇压是为了安定团结的需要。国企改革进行了30年都是导师一个伟人的画圈和指点。一句话,在伟人的指引下不可能有任何错误。大家应该相信习主席现在所面临的任何问题都和前面的“伟人”毫无关系。这能让人民信服吗?

    南方视察

    1991年1月至2月,视察上海。同上海市负责人谈话时提出,抓紧开发浦东,不要动摇,一直到建成;希望上海人民思想更解放一点,胆子更大一点,步子更快一点。

    1992年1月至2月,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发表重要 谈话,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总结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基本实践和基本经验,明确回答了经常困扰和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10月,中国召开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确定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出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武装全党的战略任务。以这次谈话和中共十四大为标志,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这个阶段从表面上来看先生辞去了军委主席的职务,开始闲逛抓经济,实际上是给、李鹏等高级领导或当权者的亲戚们安排进各类国有企业争取时间。在这个过程中,等人也不要去管红二代的“闲事”(时期最猖獗的京城四少,也在这个时期得以脱身),而等人的“家人”也趁这个有利时机潜伏进一些即将改制的国有大型企业。这个时期表面上看起来是在大张旗鼓的进行国有企业的改革,实际上是在对国企资产的私有化,制作合理合法的外衣。

    1993年11月2日,《文选》第三卷出版发行。中共中央举行学习《文选》第三卷报告会,发表重要讲话。

    1994年11月2日,经修订增补的《文选(1938—1965年)》、《文选(1975—1982)》,改称《文选》第一卷、第二卷出版发行。

    1997年召开的中共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概括为理论,指出这一理论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并在党章中明确规定,中国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理论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

    伟人逝世

    1997年2月1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到去世时,郭伯雄 徐才厚已经进入到军事委员会中(1999年9月中共十五届四中全会增补)这个时候的军委主席先生正要辞去军委主席之职务以便安全“下庄”

        笔者在这里的分析是希望我们党和政府要进行深刻的反思和反省,否则未来的改革将无从下手,同时也是要验证习主席现在所倡导的“严格治党”是非常正确的举措,治理从源头开始。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