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冲网站_陈冲博客

陈冲
德鲁克教练式讲师,讨厌包装的讲师
http://chencho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陈冲:国企改革问题(51)国有员工持股真的就那么好吗?

关键词:[团队建设] [股权激励] [投融资] [精益生产] [北京] 浏览:1070 发布日期:2016-05-09 网页收藏

  • 答:最近有媒体报道:《国企员工持股分红激励渐行渐近》文章强调;员工持股被写进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企业研究所秘书长唐大杰先生还信誓旦旦的强调了实行股权激励是一种市场化的国企改革方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先生,还特地列举了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科学院联想集团股份制改革的案例,进行大肆的渲染。周放生何许人也?如果笔者没有查错的化,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周放生刚从中国重型汽车集团,调进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担任政府官员,在这个时期,他所了解到的联想集团的各种资讯仅仅限于联想集团高级领导的汇报,或者是文件消息之类的传播。并不是联想集团的真实情况。而笔者在哪个时期,有幸到联想集团进行了一次知识管理的交流活动,从里到外客观的了解到一些联想集团不为人知的另外的一个方面的资讯;当时员工持股工作给联想的管理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和危机。很多员工对此事还是心有余悸;当时入股的员工大多数是被规劝或指定性入股。上市后很多员工一夜之间暴富,立刻当上了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暴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巨大,让很多管理者当时是措手不及。因为我们无法想像出一夜暴富之人的行为和心态;一些人开始骄傲自大、目中无人;一些人上班开始享受,无故违反纪律、旷工、迟到变成了家常便饭;一些人形成了一个新型的阶层——剥削阶级,他们对没入股的员工指手画脚、指责有加。一时间,联想集团上下管理层出现了严重的懈怠或塌陷。最后经过几年的努力才拨乱反正,步入正常轨道。到现在为止很多管理界的课程都会以这段历史为反面教材,去告诫后来者慎用股份制改革的警示。可是这位国家级的官员周放生先生又在这里大肆宣传,不知是无知呢?还是弱智或不懂呢?

        如果很多人看完了笔者的分析还没有思考的化,笔者在这里想列举一下笔者所在的国有企业(北京首钢耐材炉料有限公司)的股份制改革之失败的教训,以此来批判那些股份制改革“万能论”的传说:零八年首钢二耐厂按照首钢总公司的指示进行股份制改制的试点,从外面找来了一家国有投资企业(空壳企业)。所占股比百分之十五,总公司用国有固定资产“被计算”出股比占百分之三十五,职工集资股比占百分之五十,高层领导所占股比为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八。这种势态一形成,员工的心态立刻变成了惊弓之鸟,其注意力没有一个人,会聚焦到经营生产上,而是把精力全部聚焦到分红之上,所以从上至下没有一个人会考虑到企业的研发生产,以及后续的可持续性发展之上,更没有人会关心来年的生产流动资金和贮备金。实施的是“三光”政策。这种政策一直持续了六年(每年分红为22%左右)。到近几年公司从原来盈利几千万,下滑到现在每年亏损几千万。但是股值却从以前的1上涨到现在的1.6倍。人员从原来的近一千来人,剩到现在的五十多人。由于股票没有上市,人员走了股票无法转移,只能停滞在账面上。这个烂摊子一直无法用正常的市场化行为进行任何处理。到现在变成了死棋。笔者在这里列举这两个股份制企业改造的国有企业失败的案例是想向中央政府表达一个定律或观点;就是说国企改革不要过分的纠缠形式,特别是不要搞什么统一的“顶层设计”、“总体大纲”、“路线图”之类的花花肠子,改革是一项科学的管理工程,不是贯彻一项行政命令。更不是一本理论家们撰写的“教科书”,它是老百姓发自内心的一种神圣的获得感和需求感。

        另外笔者在这里也想向中央政府的那些官员们普及一下股份制的管理常识,并重申自己的改革观点:股份制改造,仅仅是国企改革的众多手段的其中一种,并不能保证实施了股份制后,就一定能把国企改革做好。而股份制企业在西方国家里的管理运营,也并不是“完美无瑕”各种管理者,也在运营中去其漕泊、取其精华。并在不断地完善之中。作为一名管理咨询师,在一次与某地各水泥企业集团老总联谊会上,有一位改造后的企业老总在宴会中,发出了“融资难”的感叹!笔者抓住时机进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培训课程;笔者对众位水泥大亨们说道,我有一个观点不知诸位愿不愿意聆听;在我们国家里很多人(特别是那些国有企业改革成股份制企业的管理者们)把市场化了的股份制企业之概念给搞拧巴了,甚至于出现了理解性的根本差异。首先我们会发现在我国很多人是“被股东”,而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者”,这两者表面上来看形式上一样,但心态上会有很大的差异。“被股东”们会简单的理解为股东仅仅是有收“股息”的义务。他们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当企业遇到困难或经营不景气的时候,股东们首先要站出来为企业融资或注资。我的观点一发出立刻得到了老总们的一致好评,更可笑的是很多企业老总还真是第一次听到我所说的股份制的知识。我接着跟老总们说:“大家记住,股东不是一个简单的看客,它是与你们同一条船上的战友和兄弟”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就会明白很多现实中的管理问题,为什么总是和政府官员们难以沟通,同时也就懂得了政府官员们为什么常常会理论脱离实际。他们很难去客观的评论一些现实问题。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