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建莉网站_尹建莉博客

尹建莉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作者
http://yinjianli.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尹建莉:一个“严”字,让伤害代代相传

关键词:[亲子教育] 浏览:8216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尹老师:您好!
    看了您昨日上传的《严厉教育是危险教育》之后,结合自己的成长过程,还真的是如出一辙。“严师出高徒”这句话真的还不知毁了多少“高徒”呢。
    无独有偶,我假期回老家探亲时曾有两次不同时间被人问到几乎一样的问题。一次是一位堂兄问我:牛牛怕不怕你?我说,不会呀,之后又补充说我们主要以讲理为主。因为堂兄问得突然,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所以我没有继续盘问下去,于是他听我这样回答之后就转聊其他话题了,当时也不知道要跟我交流什么主题的话题。现在猜测,堂兄应该是看到牛牛有些表现不尽人意吧,想委婉指导我如何教小孩,听我这样的回答,他心里可能索然无味吧。另一次是我二弟即牛牛的二叔略带有点抱怨房向我说道,看来牛牛不怕你噢。从二弟的口气听得出来我做父亲不够严历,有点放任小孩。
    以上可以说明,严历教育很普遍,很深入家长的心,被家长广泛认同。家长认为,孩子就应该怕家长,平等两字好像只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宣传过,家中谈平等谈何容易,要改变真是任重道远。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谁都知道“老子”、“孙子”是什么意思,进一步说明不平等的意识已经源远流长。现在才知道孩子弱小的心灵在严历教育下的恐怖环境中长大会是受到怎样的扭曲变形。对于小孩来说,严历教育与恐怖相提并论一点也不夸张。
    下面举一例我母亲严历教育的后果。
    我小时候,母亲也曾循循善诱给我讲做人的道理,但也曾气急败坏地骂我蠢笨,总之常常兼而有之。我从小就胆小怕事(现在觉得就是大人暗示的结果),加上家里特别穷。我初中要到离家五公里的镇里读,寄宿,走路要一小时,一周才能回一次家。每次我离家回校时,母亲就会特意煮点饭给我吃(终生感激母亲,当时全家人只能喝粥),还交待我说家里的米,你随便拿,吃多少就拿多少,读书人首先我吃饱。(当时的寄宿学校是学生自带米到饭堂蒸的,经济条件稍好的同学可以花两角钱买食堂煮好的新鲜菜,其中还有少量的猪肉。我则自带咸菜,因很咸,一星期也不变质)。
    母亲总会叮嘱我去到学校专心读书,家里不用你操心,不要跟有钱人攀比穿着。特别强调正餐要吃饱,零食就不要吃。我在学校很节俭,从不敢花两角钱买新鲜菜来吃,尽管香味诱人。由于住集体宿舍,慢慢地发现有些同学在晚修下课后,用家里带来的米到校门口换小吃吃。当他们把小吃偷偷回宿舍吃时,开始我心理还很反感,认为他们是败家子,好吃懒做,不务正业之类。后来就几乎人人都这样,只不过有各人的次数不同,有人每晚都吃,有人偶尔吃一下。我也不例外,只是吃的时候心里特别矛盾,想到这粮食是是父母的汗水换来的,就轻易地被我花了,家中父母、弟妹们还在喝粥呢。一次周末准备回家了,我把节俭下来的米到校门小吃店换了几个面包,准备带回家偷偷地给母亲尝尝,给母亲一点惊喜。可是当我回到家,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勇气把面包给母亲吃,害怕她骂我,骂我是败家子,骂我没良心,全家人很节俭为了你读书,你竟敢花家里的米去换这东西回来,你难道在学校天天这样吗?那你还有心思读书吗?还不如快点回来种地吧!这些话语在村里是听得多的了。几次手伸进书包欲把包子拿出来给母亲,可是几次手又缩回来。真的害怕母亲发脾气。最后,无耐我含泪把两个包子全吃掉了。以后在学校再也不敢用米换小吃了。
    后来我和弟妹都成人参加工作了,吃已经不成问题,母亲要吃什么我就买什么给母亲吃,也尽了一份孝心。母亲的零花钱也花不完(舍不得花)。但问题又来了,几次妹妹给母亲买衣服,妹妹高兴的心情很快遭到母亲的严历批评:母亲一脸的不高兴,边嫌弃边骂,我已经很多衣服了,又买衣服,老是花钱,哼,这样的衣服我根本就不喜欢。我也尝试过给母亲买衣服,都遭到同样的下场。带她去逛街亲自挑选,她说她不会也不喜欢逛街,说看得眼花缭乱,不知如何选购。现在我们做子女的经济条件较宽裕了,很想带母亲乘一次飞机,去北京看看天安门,只是无耐母亲晕车,哪里都不敢去。无耐我们只好带老爸去了。母亲有时会自言自语叹息:命苦啊,前半生穷,吃不饱。后半生有吃有住了,能坐飞机上天了,又是命安排,特晕车。
    我现在也一时没有找到更好的孝顺办法,心里已经有“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感觉。
    反思:母亲的严历,导致我胆小怕事,母亲的严历,也导致她自己不能若中作乐,福中也享不了福。现在我学习了我进步了,我儿子也快乐了。可是我如何能让母亲进步快乐呢?
    (以前听母亲说,我外公更严历,我舅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表哥表妹常常被舅舅打,现在表哥、表妹也常常骂他们的儿女,真是一代骂一代。我懂事起我父亲母亲从未打过我,只是骂我,不幸中的万幸吧)
    一次一位亲戚来我家中作客,发现牛牛手里拿着饼干,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你偷吃饼干?哪里偷的?我要告诉你爸爸。我当时在另一个房间,这话被我听得很清楚,当时因为面子问题,没有出来灵活圆场。也许当时牛牛准备送给亲戚吃的,被亲戚一责问,反而胆怯了。当时牛牛小声回应了一句,不是偷的。现在后悔当时还没有读到《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要不,我也不会错过保护牛牛的机会,牛牛幼小孱弱的心灵又被无知的亲戚无意地摧残一次。尹老师说,不得已的情况下,宁愿得罪大小,也不愿伤害小孩。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