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培松:厕所串串

关键词:[企业文化] 浏览:213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厕所串串

    一提到厕所,大多人估计都会觉得肮脏、恶心等。自小在农村长大,卫生环境恶劣,厕所条件更加不堪。第一份工作在乡镇上,单位有一个公共厕所,一进去尤其是春夏,满鼻子恶臭再加上嗡嗡直飞的绿头苍蝇,不抽根香烟都无法在里面正常方便。这么肮脏让人呕吐的词汇,很难让人和美食联系起来。试想一下,太好的美食如果在厕所里面享用,估计也会掉价很多。有时我们家吃饭的时候,儿子不自觉的要大便,淡淡的臭味也会让我们大人食欲大减。但这是个多元的时代,也是个创新的时代,甚至是个恶搞的时代。竟然真的有美食在前面加了“厕所”二字,正如这段时间,很多女孩子头上喜欢插一根草,难道你是想卖身吗?很多吃货大概都知道甚至吃过颇有名气的“厕所串串”。名字虽然恶心,名气可不小呢。

    昨天和老婆在天鹅湖万达逛街,时至中午到了饭点。在一楼竟然看到了久闻大名的厕所串串。问老婆吃过没有,说没有。再问可有兴趣去吃下,答有兴趣。我当然知道她喜欢串串,早些年在安大念书的时候,她们学校的串串可没少吃。女生为什么喜欢吃串串、火锅、烧烤之类,对我们男人来说有点像哥德巴赫猜想,永远是没有答案的。她是冲着串串去的,我口味重,纯粹是为了“厕所”二字。女人喜欢算小账,迅速的网上扫了下,果然有团购,赶紧下单。里面卫生条件倒算精致,除了随处可见的醒目的“厕所”外,没有任何恶心的地方,也闻不到任何的臭味。有个油碟,作为调料,颇为丰盛,味道也不错。没多久,串串就烫好了。因为源自四川,自然少不了辣。吃麻辣烫、火锅之类,我好像永远吃不饱。喝瓶啤酒一方面消消辣,另一方面也当充充饥吧。吃完后,老婆觉得味道挺好的。对我来说,也就那样。说白了,就是高级的麻辣烫。当年老婆在校园吃麻辣烫,一个人十元左右就能吃的肚大腰圆,这里人均消费三四十元左右。去买单的时候,却有点小意外。原来老婆团购的店家竟然不是这一家,是二楼的另一家。老板娘还挺漂亮的,赶紧给我们解释,她们家是正宗的,二楼的是冒牌货。热情漂亮的老板娘给我们做足了宣传后又给了我们团购的优惠,再指导我们怎么去二楼那家冒牌的厕所串串办退款。

    上二楼没多远就赫然看到另一家“厕所串串”。二者之间装修风格差异很大,味道有没有差别就不清楚了。很顺利的办完了退款,我就很好奇到底哪一家是正宗的厕所串串呢?这家店员和我们解释,他们是合肥的第一家厕所串串,当然是最正宗的啦。把我们搞的一头雾水,也搞不清楚哪家正宗哪家盗版,正如真假孙悟空,连他的师父和师弟都弄不清楚,何况我们消费者了。很容易想到一个企业经营的话题,快餐连锁的品牌管理。

    餐饮业品牌的价值无须我多言,但品牌管理是众多快餐企业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难题。大概十年前,忽然很流行一种烧饼叫“土掉渣”,大街上迅速窜出来无数“土掉渣”烧饼店,哪家正宗哪家山寨,我们也搞不清楚。当品牌被无限的消耗透支时,结局只会惨淡收场。现在基本上看不到“土掉渣”了。再比如,曾经有人想打造“兰州拉面”的品牌,刚开始的时候的确做的风生水起,但后来各种冒牌遍地开花,最终“兰州拉面”就成了遍布全国的临街小店。每次看到兰州拉面觉得还没有沙县小吃那么正宗地道。话说回来,沙县小吃可是沙县政府重点扶持的一个项目,在品牌维护、人员培训等方面,当地政府可没少下功夫。

    要想做好餐饮品牌实属不易,首先是中国有关部门的监管错位,对于专利、商标等的保护一直被诟病,甚至地方保护主义强烈。其次,国人的山寨心态特别强烈,喜欢打擦边球的特别多,美其名曰沾光。比如刚刚兴起个“叫个鸭子”,就有人来个“叫只鸡”。你叫“海底捞”,就有叫“海边捞”。最后,快餐企业本身好高骛远,总想一下子就成为世界五百强。一旦某个牌子稍微有点名气了,恨不得能被“吃”遍全国甚至全世界,最好但也是损失最大的方法就是特许加盟。稍微留心下,一个牌子一旦被特许加盟了,往往品牌形象就会被逐步淡化。

    也许,要不了多久,“厕所串串”会成为下一个“土掉渣烧饼”。

    陈培松2015年10月13日于合肥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

打造精品图书,提供持久推广

选择中华讲师网三大理由

多:6000+讲师任意选择

好:讲师严格审核保证品质

省:直接联系讲师没有中间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