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贺敢网站_耿贺敢博客

耿贺敢 认证讲师
中小学管理、课堂改革与创新特级讲师
http://gghhg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耿贺敢:美国为什么“恐惧”中国2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316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郑永年:美国为什么“恐惧”中国


    • 不过,尽管有上述物质方面的原因,美国对中国的恐惧和其知识界和政策界对中国的错误认知,有更直接的关系。物质方面的因素往往很难直接影响到中美关系,因为中美两国之间毕竟没有像往日的美苏之间那样进行赤裸裸的竞争;相反,中美之间的合作是主流的。而美国知识界和政策界的“中国认知”,则能够直接影响到美国的对华政策,进而是中美关系。为什么说美国的“中国认知”是错误的呢?

    长期以来,在美国的知识界和政策界,就中国问题,主要流行着如下几种主流的观点。

    其一,中国共产党难以生存和发展,不久就会解体,而一旦作为政治主体的共产党解体,中国也就自然解体。尽管美国的中国研究在当今世界是最密集的,但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学者寥寥无几。无论在学术界还是政策界,或者是因为没有意识到中共的重要性,或者是因为对中共的偏见,很少有大学或者基金会愿意资助对中共的研究。今天美国对中共的研究远不如在冷战期间,不仅对中共的研究少而又少,更重要的是美国人对中共难以超越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偏见。

    自1989年天安门事件和1990年代初苏联东欧共产主义解体之后,美国各方面盛行“共产党解体论”,一波接着一波,从未间断。直到现在,大多数研究者仍然寻找着可以导致中共“解体”的蛛丝马迹,中国所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不管大小,如股灾、社会抗议、环保事件、精英政治等等,都可以导向中共的“解体”。尽管各种各样的观点并无多少科学道理,但很多人深信不疑。这种对中共的轻视甚至蔑视,可以说是美国恐惧中国的最主要原因。原因很简单。事实上并非如此,中国共产党不仅没有像美国所预测的那样“解体”,而且得到了生存和发展,变得更为强大。

    其二,中国是一个“空长城”。这里主要指的是中国作为一个国家而言。在很多研究者看来,无论从文化经济、政治、军事等等方面,中国不足为奇。中国人常说“内忧外患”,就是说“内忧”在先,“外患”在后。从另一个侧面也就是说,中国有太多的“内忧”,使得中国很难在国际事务上有所作为。简而言之,中国简直就是一个“空长城”,只能观看,而内部无实质性的东西。尽管也有一些客观的美国研究者,指出了中国在各方面的进步和所具有的实力,但这些人的声音往往会被另外一些研究者,通过诸如比较美国的实力而消除。如果中国是“空长城”,美国就没有必要花很大的精力来关切中国。今天,当美国人发现中国不是他们以往所相信的“空长城”的时候,恐惧心理自然而生。

    其三,“中国会变成我们美国那样的国家”。这是“乐观派”,相信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行,中国最终会实现经济的自由化和政治的民主化,也就是说,中国会变成“像我们美国那样的国家。”如果是这样,美国没有必要对中国在意。在这方面,美国自信有两个基点。第一,一个民主的中国必然是一个开放的社会,而一个开放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可以加以影响的社会。第二,在国际事务上,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美国投入了巨量的人、财、物来研究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这种局面也与美国对中共的研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党内精英政治到村民选举、从大规模的社会抗议到几个人的网络抗议、从人权到环保,都是美国大学和基金会乐意资助、研究者们乐意研究的课题。很多预测中共会“解体”的学者,他们的结论与其说是来自对中共的研究,倒不如说来自对社会抗议的研究。他们简单的思维就是:中共“解体”之后,就是中国的民主化,或者说,中国的民主化就是中共的“解体”。不过事实上也并非如此。30多年来,中国在经济自由化(中国称之为“市场化”)有了长足的进步,而无论是党内民主还是基层民主,中国也已经消化吸收了很多民主要素,但是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中国,而非西方美国。最近,一些从前的“乐观派”转变立场,走向了反面,这和他们错误的中国认知有关。这个过程中,所产生的恐惧心理也不难理解。

    现实主义成不了主流

    应当指出的是,这三大所谓的主流中国观点不仅仅是美国人本身的认知,也是海外大部分中国研究者的看法,包括那些从中国出去美国西方留学,并在学成之后继续在那里做研究工作的研究者,他们中的一些是政治上的反对派。从观点上看,他们中的大多数属于上述共产党“解体派”和中国“空长城”派。当然,也不乏对中国友好的研究者,这些人大多持中国会“美国化”的观点。简单地说,美国西方本土学者和在海外的中国学者,他们的观点互相强化,导致了上面所讨论的局面。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