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穹:农村金融变局恐全面颠覆银行业态

关键词:[客户服务] 浏览:342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

    韩穹老师:金融学、心理学专家

    银行网点服务管理培训高级讲师 副教授

    微信号:hanlaoshi555

    ??????T.E.L.:    1 5 O.  26  65.  921  5

    ================================================

     

    农村金融已经成为金融业掘金的“蓝海”,不仅传统的农业银行强化了三农业务,深耕县域,邮政储蓄银行在农村市场全面发力,村镇银行遍地开花,互联网金融闻风而动,农村电商热火朝天,供销合作社也在试水合作金融,早年退出县域的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又卷土重来,城市商业银行开始下乡拓土,早年完全依赖于农村的信用社已全面市场化,证券保险也是虎视眈眈,农民边种庄稼边炒股早也不是新闻,真应了《围城》那句话,“里面的想出来,外面的想进去”,农村金融市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生机盎然。

    尚未改制的农村信用社,正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按照监管部门要求,目前的农村信用社都将在今年底前变身为农村商业银行,但改制任务面临较大挑战。如同国有企业改制的“靓女先嫁”,基础较好的农村信用社都已经先行改制,现在的农村信用社改制的内外部条件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如果农村信用社财务状况不是很好,对潜在的投资者将没有多大的吸引力。早年改制的信用社当时至少占有三方面的优势:一是过去银行投资门槛较高,限制较多,民间资本难以进入,通过参与信用社改制可以曲线进入银行,解决市场准入的问题;二是农村信用社有稳定的客户资源,比新建的银行基础好,起点高;三是当时的改革有较大的政策扶持,投资者可以分享改革红利。

    目前的形势已经今非昔比,民营银行、村镇银行、贷款公司,还有各种新型金融组织,都已经对民营资本放开,信用社与之相比,并不更有吸引力,所持有的金融牌照不再是稀缺资源,价值缩水,更重要的是,整个农村金融机构都面临全新的挑战。

    经济永远是金融的风向标。农村金融热的背后是经济形态的变化。

    城市过去一直是经济建设的中心,金融业在城市的竞争越来越胶着,市场化程度越高,“红海”就越残酷,经济增速放缓,结构调整力度加大,“裸泳”的危险就越大,无论是规模还是效益,银行维持前些年那样的快速增长都已无可能,房地产市场、制造业市场的变化都会给银行带来波动,而且,经济上的风吹草动,都会反应在银行的经营状况上,资产质量的困扰也会越来越明显。

    城市的竞争已经饱和,经济进入新常态。但银行的逐利本性并没有改变。考察农村金融热,要看看近年农村发生了什么?

    关键词一:城镇化。新城镇化是农村经济的全面升级,是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同步,新城镇化是政治战略,也是经济战略,是经济资源配置的重大变革,政府资源和大量资本将由城市向农村流动。农村是新的经济增长点,资金去了农村,银行自然趋之若鹜。

    关键词二:农村土地流转。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赋予财产权是政府给农民的最大礼包,农民的“死资产”变成了“活资本”,“穷人”变成了“土老财”。

    关键词三:扩大内需。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外贸低迷,投资也不可能无限扩张,消费的最大潜力则在农村,无论人口基数,还是市场潜力,内需的着力点都在农村,经济的增长点也在农村。

    关键词四: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城乡市场通开,金融实体店在城市里已遭遇挑战,金融供给相对不足但潜力巨大的农村是银行业竞争的新区。

    关键词五:新常态。过去城市金融的发展,依靠房地产拉动,制造了一批“房奴”、“卡奴”,先是以住房贷款和消费贷款为主,以后是理财市场的争夺,银行赚得盆满钵满,但目前市场已经基本饱和。过去农民穷,无资产,银行不屑于与之做生意。今天不是银行变了,是农民的经济地位发生了变化,是市场变了。

    这些变化大势,业界争议不大,问题是一切都变得太快了,太突然,太剧烈,整个农村金融业态几乎一夜间都变了。

    笔者过去曾一直呼吁给予农民平等的金融服务权,讨伐金融排斥,甚至上升到人权的高度,从生存权、发展权的角度探讨农村金融供给问题,今天我甚至隐隐的有些农村金融热是不是供给过剩了的担心。

    照目前的趋势,恐怕全面颠覆就是几年间的事情。

    2009年,江苏开始试点农村地区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房抵押贷款业务;2010年,重庆在全市推行农村“三权”,即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房、集体林权抵押融资工作;农业大省的吉林将土地流转收益作抵押已经试点了3年。

    作为贵州省农村金融综合改革试点县的铜仁市德江县,2014年财政收入仅7.6亿元,全县2014年6月末金融机构总存款为54.03亿元。而根据政府粗略统计,德江县农民手中的“三权资产”(林权、宅基地和房产所有权、承包地经营权)已高达500个亿。

    被称为农村“新土改”的土地流转,尽管还没有全面铺开,其前景实在诱人。一亩田创始人兼CEO邓锦宏认为,“三农”存在大量的金融需求,如果得到一定的释放,是一个上万亿的市场蓝海,但也是非常难啃的硬骨头。

    令人担心的是农村金融服务的结构性问题。2015年4月20日,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与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联合发布的《中国农村金融发展报告2014》显示,中国农村家庭对金融需求旺盛,有借贷需求的家庭比例达到了19.6%,但是其中仅有27%的家庭能从正规渠道获得信贷,未能获得银行贷款的农村家庭中,有62.7%的农村家庭虽然需要资金却没有到银行申请,9.8%的家庭向银行提出申请贷款但是被拒绝。

    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也很需要金融支持,尤其是占绝大多数的农村草根网商,更是缺乏足够的资金投入。农村金融总供给的增加未必能解决金融错配问题,强大的资金实力也不能确保你就能在剧变的农村金融市场分得一杯羹。

    一方面,城市资金过剩,出现泡沫;另一方面,农村发展缺乏资金。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认为,解决农村金融问题,最根本的是让金融由卖方市场进入到买方市场

    在这方面,P2P(个人对个人)借贷平台相对农村金融机构具有更大的优势,把城乡小额闲散资金引向农村支持产业发展,通过网络平台相互借贷,借款人在P2P网站上发布贷款需求,投资人则通过网站将资金借给借款人,借款人可以快速得到资金,投资人又能获取较高收益,沉睡的资金可以发挥最大效益。这可能是将来最理想的业态。

    总理号召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认为这是振兴中国经济的活力所在。这里的大众创业,显然不仅仅是城市居民和大学生,也包括农民。农村人口是创业的重要群体,农村金融应该担负起支持农民创业的重任。

    农民生性淳朴,地缘、人缘联系紧密,又有乡情和道德约束,甚至还有父债子还的传统,作为授信对象,农民的这种优势是城市市场所不具备的。他们的信用评级理当在城市居民之上,城市居民失业了,可能一无所有,而农民,至少还有赖以生存的土地。

    当然,农村金融市场也需要大数据的支持,农村,本身就是一种天然的组织,农村集体经济也是其不可多得的经济后盾,农民的数据有着天然的高质量,采集方式也更为便捷,在农村经济的变革中,农村金融机构更应发挥其对产业的引导作用。把农民真正组织起来,通过各种经济组织把自己和农民联系起来,从而把农村的经济资源盘活,解决好农村融资难的贷款问题,也要解决好农民挣钱难、变现难的理财问题。

    阿里金融的小微贷款仅凭信用,无抵押,免担保,可做到7×24全天候服务。授信额度在低至3千元、高至100万元之间,面向个人客户的贷款甚至可低至1元,阿里金融的授信成本仅为0.1元/人。阿里的创造,不仅拉动了新的金融和支付需求,而且驱动金融业的整体变革。

    农村金融也必须顺应这一潮流。难得的是阿里金融已确定与金融机构分享信用信息的原则,与上海农商银行的合作已经启动。

    传统的银行业,开网点,抓存款,放贷款,依靠简单的几款产品,就想搏击农村金融市场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三农”,不仅渴望像城市市场一样便捷的金融服务,更希望有适合自己需求的产品创新。新型城镇化、利率市场化、经济信息化、互联网金融、农村电商理当是农村金融的既有元素,农村金融不是垒大户金融,而应该是普惠金融,农村金融不再是传统的媒介,而应该是农村经济发展、农民奔向幸福日子的与时俱进的“变形金刚”。

    农村金融热,缓解不了变革的压力。当前的各个行业,已经越来越不会尊重所谓“传统”,他们崇尚的只有“创新”。你不想向阿里靠近,那就把市场交给阿里吧。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