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环游世界100天之北欧

关键词:[心理学家] 浏览:393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经历了一番周折,终于重新登上了和平号。第一件事,就是把中国红十字总会接受船上捐款的收据,交付给有关部门。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这条船,已经走过了很远的海程,它经过了亚洲、非洲、南欧、今天就要抵达北欧的挪威。窗外,已经看得到北欧嶙峋的山崖,手机也已经有了信号,这说明我们距离陆地已经不算遥远了。
    我先向大家汇报一下这艘船的具体航线吧。
    和平号是从日本的横滨港出发,穿过南中国海,到达越南的岘港。然后继续向南,到达新加坡。之后,和平号穿越印度洋,抵达阿曼的萨拉拉。然后是约旦的亚卡巴。之后缓缓北上,到达埃及的塞得港。之后,通过苏伊士运河,到达土耳其。在土耳其之后,是希腊。希腊之后,开始转向西,到达意大利。然后围绕着地中海,经过西班牙,法国、荷兰进入北欧。
    好了,我已经把这艘船迄今为止的航线交代完了。之后要到哪里去,请允许我卖一个小的关子,等到下次再向大家如实报告。
    窗外的海,是铅灰色的,沉重而柔软,波浪有一种陈旧丝绸般的败落感,让人感到忧郁。以前我常常在欧洲作家的小说中,读到这种灰色海浪,以为仅仅是一种色调,其实不然,还有一种我们所陌生的黏稠质地。海其实是天的镜子,当天空碧蓝如洗的时候,海洋也是欢快和明朗的。按照这个逻辑,你一定能想到,此刻的天空也是暗晦如败絮,还下着不大不小的雨。雨丝像银灰色的线,将天和海缝缀在一起,如同硕大的灰色帐篷,无际无涯。
    刚才船长报告,大约在12点的时候,和平号抵达挪威卑尔根港。卑尔根是挪威的第二大城市和第一大港口,我们将在这里停留一天。船长抱歉说,因为昨日途径北海时的风浪,船晚点了3 个小时。但是后面他会把时间赶回来,所以下一站不会晚,请大家放心。
    昨天的风浪真是大啊,到处又都摆满了呕吐袋,
    我像壁虎一样紧紧贴在铺位上,企图通过床板把自己和船体更紧密地粘合在一起,以抵御风浪的颠簸,然而依然五内俱焚。后来觉得这样扛下去很愚蠢,就吃了几粒抗晕动的药,昏昏然睡去,今日晨起,果然柳暗花明。
    船马上就要靠岸了,人们都站在甲板上,眺望陆地。这种对于土地的期盼和向往,可能是来自人类远古以来的潜意识吧。于是又想到了国内的地震,在四川的时候,我能从灾区人民那里,感到那种深层安全感的毁灭之痛。这就像一个正在哺乳的母亲突然抽出一把尖刀,刺向自己的婴孩,那个孩子的恐惧和迷惘,是撕心裂肺的。我们历来都是把大地比作母亲的,在古老的神话中,大地是我们力量的源泉。地震的发生,颠覆了这种拟人化的比喻。大地是没有意识的,它不是有情感地供养着人类,也不是成心要毁灭人类。对大地的这种无条件的依恋,只是人类单方面的相思,是一种错觉。
    好了,已经看到卑尔根的轮廓了,我就要上岸,暂且写到这里。据说卑尔根是精灵出没的地方,不知道在这个晦暗的日子里,我是否能看到它们?

上一篇:无

下一篇:海盗的金库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

特大好消息!百度授予中华讲师网

选择中华讲师网三大理由

多:6000+讲师任意选择

好:讲师严格审核保证品质

省:直接联系讲师没有中间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