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人天:黄人天:小城镇才是环境污染的重灾区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83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最近柴静女士以大城市为灾难爆发地点的雾霾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很火,有些人因此认为中国应该多建小城镇。在新型城镇化讨论中,所谓主流观点也认为应该重点发展小城镇,纷纷抨击大城市病。有些甚至要消灭农民工,让农民工回归乡里进行所谓“就地城镇化”。

    然而这是一种根本错误的观点,事实上全国范围内的雾霾、污水、食品安全问题正是因为长期以来多建小城镇可以减少污染的主观固化错误指导思想而越来越严重,30余年鼓励工业进镇入村的工业化小城镇建设乌托邦式主观空想的理论和实践是中国污染爆发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其导致的灾难不逊于同样以行政强制力对抗客观经济规律的主观空想“老大哥”——计划经济

    道理其实很简单,包括柴静纪录片涉及的污染企业在内,大多数肆意排污的钢铁厂、化工厂、水泥厂及其他污染企业其实都位于小城镇境内,而小城镇政府乃至一些更高级政府在GDP竞争压力和工业化小城镇建设理论指导下对污染普遍没有监管积极性,睁只眼闭只眼,而想管的高级别政府部门却由于地理范围太分散、利益关系太复杂而鞭长莫及、有心无力、疏于监管,媒体舆论也难以对浩如烟海的小城镇污染问题逐一聚焦监督。这些根本问题不解决,即使给《环保法》装上牙它也不会咬。

    相反,总体来说,离大城市中心越近的污染企业受到舆论监督和有行政监管相对越多,反之亦然。例如首钢在“要首钢还是要首都”的质疑声中迁离北京,北京城区街道办事处辖区尚且看不到多少冬季燃煤取暖,而只要是近郊区某镇某村辖区内,都是小烟囱林立黑烟滚滚,还有澡堂用带漆废门板烧锅炉,更不用说远郊区和河北省了。

    2013年,在总结建国以来经济建设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必须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消费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现代市场体系,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

    然而实际上,中国自1980年代以来从大城市强制转移经济资源进行人为扩大、拔苗助长的工业化小城镇建设既是违反市场经济规律的,也是违背人性和民族文化的,是计划经济和包办代替性质的主观主义政策,其理论和实践均已失败,已经蜕变为一个教条化的大歧途。但由于小城镇建设包裹在桃花源、乌托邦般主观空想的梦幻面纱之下,“看上去很美”,因此还在被生活在大中城市里却掌握农村城市化话语权和决策权的学者和政府官员笃信,实在是可悲可叹!

    自社会学家费孝通先生1983年通过发表《小城镇大问题》等文章提出倡议并被采纳以来,工业化小城镇建设战略截至目前已经不同程度实行了长达30余年,其实质是以计划经济思维和手段进行人为资源转移配置,主观期望引导企业和消费者从城市和农村转移到小城镇,结果是事与愿违,既干扰了城市市场化发展,降低了国民经济运行效率,也没有达到把农民吸引在土地附近致富的目标,反而导致了全国特别是中西部大量房屋闲置的空心化村庄和小城镇,以及席卷全国乡镇并影响各级城市的工业废水废气废物和生活垃圾污染,进而造成严重的食品饮水安全、空气质量恶化问题,理应尽快改变。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