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炳国:成炳国:敢问安全生产监管体系路在何方?

关键词:[安全生产] 浏览:622 发布日期:2016-03-07 网页收藏


  • 成炳国:敢问安全生产监管体系路在何方?

    2016年3月7日


    2014年12月1日新《安全生产法》正式实施,2015年我国的安全生产竟然出现了“千疮百孔、满目疮痍”,5.25河南鲁山县养老院火灾、6.1重庆“东方之星”沉船、8.12天津港大爆炸、8.12陕西商洛山阳县山体滑坡、12.20广东深圳渣土场滑坡、12.25山东临沂平邑石膏矿坍塌事故此起彼伏。我们国家的安全生产监管体系到底路在何方?


    一、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安监人员人心涣散。领导研究工作分工,都不敢上厕所,唯恐安全生产工作压到自己的头上。安监局局长都想托关系,找门路离开安监局,宁可到一个无权无势的单位干一个闲差,也不愿在局长这个位置上冒险。基层安监部门即是安全生产繁重工作的具体落实者,又是事故的被问责对象。“流汗又流泪、尽心又伤心”不仅挫伤基层安监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也寒了他们的心。基层安监部门集体辞职现象时有发生。

    (二)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找不到。安监部门已成立15年,“开会、发文、大检查”老三样工作持之以恒。会议和文件精神只在安监系统内部空转。政府着急,自己折腾自己,企业却不知道安监是干什么的。企业自查、县和市政府的检查都已完事,省政府督查组前脚刚走,后脚企业就爆炸了,不知道我们安全生产大检查到底起多大作用。

    根据木桶理论,安监部门工作中存在诸多短板,有些安监部门不去研究怎么补齐短板,而是异想天开的去研究怎么改变水的性质,让木桶有短板水也流不出来。安监部门干了一些不该干也不可能干好的事,该干的事却没干好。

    (三)危险化学品监管靠运气。以往煤矿事故高发,国家成立了煤矿监察局,目前全国煤矿由5万处锐减到1万处,多达8万处非煤矿山无专门部门监管。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我国危险化学品近3万种,企业30余万家,世界第一大化工大国,也没有专门的部门监管。危险化学品不发生事故完全靠运气。

    (四)应急救援能力不足。我国某矿山发生坍塌事故,用于救援的设备竟然全是德国和美国的,堂堂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需用从德国空运配件和操作人员来帮助我们救援。有些事故,不但企业救不了,连我们的政府也因为救援物资缺乏和救援装备落后而无能为力。

    二、安全生产监管体系顶层设计构想

    (一)重构体制。撤销国务院安委会,国家安监总局改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健康监察部,简称安健部,不再负有综合监管职责,内设副部级国家矿山安全健康监察局和国家危险化学品安全健康监察局,主要负责对行业主管部门安全生产“一岗双责”落实情况和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情况失职追责。只负责安全生产和职业健康的监察职责,不再负有管理职责。将职业健康管理职能按照“管行业必须管职业健康“的原则分解到各个行业主管部门。将危险化学品和工矿商贸行业管理职能纳入工信部。将非煤矿山的管理职能纳入煤炭管理部门。非煤矿山和煤矿的安全和职业健康监察职责归口国家矿山安全健康监察局。

    (二)改变机制。1、将职业卫生评价与检测和安全评价与检测职能合并,更名为安全健康评价与检测。中介机构做相应调整。2、法定的安全培训、安全评价、安全检测、职业卫生评价、职业卫生检测应该由政府买单,中介机构是为政府服务和对政府负责,而不能像现在中介机构为企业服务,中介机构和企业串通一气对付政府。

    (三)职责定位。安监部门的职责定位应为四大块内容:制定法规标准、实施安全培训、严格监察执法、做好应急救援。制定法律法规和安全生产标准,为企业的安全生产划一条“底线”,通过开展公益性的宣传教育和法定的安全培训,让生产经营单位人人皆知。对明知故犯触犯“底线”的企业严格监察执法和处罚,做好企业层面无法应对的事故应急救援工作,发挥好政府的兜底功能。利用“中国制造2025”的机遇,进行供给侧改革,打造和中国在国际上地位相匹配的救援装备,使各级安监部门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中心名副其实。

    个人拙见,看后扔掉。






    作者:山东省安监局成炳国  手机:13969158619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