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礼坤网站_江礼坤博客

江礼坤 认证讲师
互联网营销/网络营销/移动互联网营销/微商/电子商务/微信营销/微营销
http://jianglikun.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江礼坤:江礼坤:今年像小米这样的独角兽们很难过 全球超过80个将摔死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1158 发布日期:2016-05-13 网页收藏

  •    古人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其实每个大时代的转换也往往是从小开始的!这似乎是人类发展的规律,谁也无法颠覆。甚至国外有专人研究出了一本叫《引爆点》的书,专门讲历史大事件如何从小,从点,从某个人开始的。

       坤鹏论前两天写了一篇关于经济下行的文章,里面揭示了经济由盛至衰的规律,而这个规律背后引发的总是出现了标志性的创新技术,比如:纺织机、蒸汽机;钢铁、铁路;电气、化学、汽车;汽车、计算机,一直到现在的信息技术。而这些新技术会附身到大量小公司身上,让它们代言来挑战巨无霸,其中大部分会成为先烈,成为新与旧之战的炮灰,但肯定及其一定会有一小部分最终将巨无霸打倒,自己成就为巨无霸,然后再由下一轮新技术的代言人打倒,周而复如......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相关的话题,也就是这些年流行的独角兽,它们被视为新技术的代言,为什么它们会有这个能力?它们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今年独角兽的日子如何?

    一、先普个"独角兽"的及!

       如果查阅独角兽的百度百科,相信你不会有什么收获,因为它其中的介绍大致可以总结为:

    古代西方神话传说中的一种虚构生物,极其罕见,而现身于世时都带有特殊寓意,比如将有圣人出世等。另外,它虽然看似温和,但战斗力极强,和大象都敢搏斗。

       坤鹏论又查阅了其他资料,比如:

       维基百科:独角兽是投资行业,尤其是风险投资业的术语。它指的是那些估值超过十亿美元的初创公司。

       知乎:这些企业最初通常是以软件为主,但现在渐渐包括了其他领域。到2015年8月止,在独角兽企业名单上排行在前的企业有Uber(交通),小米(电子消费品),Airbnb(住宿), Palantir(大数据)和Snapchat(社交媒体),美国著名投资公司Cowboy Ventures建立了一个类似独角兽企业的数据库,用来了解这些企业财务、领导力和技术特点,之后,该公司的投资人Aileen Lee提出了这个概念。

       除了估值必须超过10亿美元这个最为直观的入门级标准外,独角兽企业其实还有其他衡量标准:

       首先,产品在最初出现时,人们都觉得难以置信,但当人们习惯这种方式后,会觉得习以为常,不可或缺。例如,阿里巴巴刚刚创立时,大多数国人认为是天方夜谭,没有见面卖家的面,没有亲眼看到实物,怎么可能付钱去购买商品。

       其次,他们都改变了工作方式和人们的生活方式。因为独角兽企业都是创新企业,他们不会让消费者去做不同的事情,而是让消费者成为不同的人。

       最后,独角兽企业会产生巨大的经济影响。这些甚至最后都会超出独角兽企业的创立者可以想象的极限。

    二、其实独角兽们的核心是破坏性创新

       坤鹏论不得不佩服美国的研究能力,20年前,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滕森在他的《创新者的窘境》(这本书直到2011年才被中信出版社翻译引进)中,就将为什么在大创新时期小公司能够最终战胜巨无霸说得明明白白。他将这种能力叫做破坏性创新。

    我们来将书中总结的大公司为什么不能预防,不能打败独角兽的原因列一列,你看看是不是有道理呢?

       1、破坏性创新一开始的产品性能往往较差,毛利率较低,所以大公司经过研究之后,不向破坏性创新倾斜资源,相信换成任何人,99%也会这么办吧?

       2、破坏性创新产品的客户,往往不是大公司的原有客户,所以大公司在做客户调研后发现,他的客户往往认为新产品没用,大公司注重客户意见,更容易放弃破坏性创新的研究。

       3、大公司有完善的分析机构,但无法对不存在的市场进行分析。

       4、破坏性创新产品,一开始市场很小,这不能解决大公司的增长需求,所以大公司往往不重视。比如一项破坏性创新产品,一年营收100万美元,对于小公司很重要,但对于年营收几十亿美元以上的大公司,这个销售额却意味着失败。

       5、破坏性创新的产品的研发和业务流程,以及市场营销的方式,往往和原有产品有很大不同,大公司往往不适应。

       6、大公司往往不能容纳两种相互竞争的产品,更不能容纳两种相互竞争的文化!

    因此,创新产品不会被大公司接受,反而在新兴的、更小的邻近市场更容易被接受,因为后者不会有那么严格的要求。乐于冒险的创业公司会最先开发和应用这一技术,不断培养并壮大小的市场机会。当新技术得到精炼与发展,并在更宽阔、更成熟的市场得到应用后,已经发展壮大的新兴企业就处在了最佳破坏者的位置,这时破坏性创新产品已经形成气候,性能、可靠性大为提高后,就开始侵蚀大公司原有产品的市场,此时大公司当然可以反击,但新公司已初成气候,并且具有了新产品的深厚经验,大公司在短期内很难掌握,所以大公司往往就这样被新公司打败了!

       举个例子,被国内视频网站纷纷模仿并声称要超越的Netflix(美国流媒体视频服务网站),在1999年开始进行在线影片租赁业务,顾客在线选择电影,然后Netflix通过美国邮政系统免费邮寄和回收电影资料。

    在那个时代人们还是主要通过线下商店来租赁电影,美国的百事达就是做这个业务的,是全美最大的影片租赁公司。本来百事达完全也可以提供在线租赁业务,但他们却认为这并不适合他们以人流为导向的零售模式,他们可以将售卖零食作为租赁电影的补充,还能对逾期未交回电影的人们处以罚款。

       Netflix选择了提高技术,不正面与百事达竞争的策略。通过创造一项技术竞争而改变了游戏规则,最终百事达输了,而且当数字媒体最终成熟时,百仕达也失去了他们的核心客户与业务。

    三、有了前面的照妖镜,看穿那些伪独角兽

    1、小米

       坤鹏论一直不认为小米有什么资格成为独角兽,咱们对比一下前面的独角兽定义,哪一条能相符呢?创新性的技术有吗?连专利都没有多少吧!颠覆了惯有的模式有吗?饥饿销售算吗?这种销售方式貌似存在了N多年了吧?可能小米的网上商城算是一个,开创了手机主要在线上销售的模式,但这也只是个电商模式而已。想像力太有限,就是发展成了综合商城,也只是个天猫或京东的翻版。

       接着,小米改变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了吗?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算是,但这两个都不等小米!产生了巨大的经济影响?这个算是一点,就是将智能手机的价格一下子拉低,对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做了巨大贡献。

       所以坤鹏论认为,小米应该算是一个破坏者,更多是从营销层面的,绝对不是破坏性的技术创新者,它可能会热闹一时,但如果不能更进一步,终究会沦落成为一只被大风吹起来的没有角没有翅膀的伪独角兽。另外,别和我们谈什么小米投资的公司如何如何,那只能证明小米是个不错的投资人,和独角兽没关系。

    2、当当

       当当网现在的市值是多少?当初是20多亿美金,现在只有5.73亿美金。当当在开始的时候确实起到了独角兽的作用,一下子把图书的价格拉低,那时候淘宝也没有更多关注这块,作为垂直电商,在当时算是很有前景的,但电商发展到08年以后,我们也发现电商回归商业,我们说“电”回归到“商”的时候,有没有线下物流能力的时候,会决定你接下来的竞争力,当当没有做,甚至没有延展做更多事情,比如像京东那样做金融、做物流、做仓储、做O2O。

    3、兰亭集势

       它是做外贸B2C的,2013年6月份在纽交所上市,股价在8月份时也超过了10亿美元的估值。但现在还有多少?1.38亿,兰亭集势最重要的是婚纱,其实婚纱本身在江苏或浙江有专门做婚纱,把这一块产品卖到国外去,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含量。

    四、今年全球会有80只独角兽掉下来

       比尔·柯尔利(Bill Gurley)美国最著名的投资人之一,参与过Uber、SnapChat的投资,最近他发表了一篇长达5700字的文章,警告目前硅谷的创业公司的估值过高。这篇文章在全球被传遍了!

    柯尔利表示,太多的硅谷公司融了太多的钱,现在这些企业有麻烦了,投资人自然也不能幸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柯尔利称我们处在巨大的泡沫中。他放言今年会有超过80个独角兽公司会因为飞的太高而跌落。

    “企业纸面估值直冲云霄,烧钱速度又一个比一个快,同时IPO和并购的速度又史无前例的慢,这样的环境下,我想很多独角兽企业的CEO们和投资者们都是没有做好足够准备的。”

    据统计,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VC投资为255亿美元,在去年三季度时这一数字则是39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记录。在2015年全球VC投资创下1295亿美元的天量数字,但柯尔利认为在过去六个月里,情况正在改变。

    “1999年,创纪录的高估值和高IPO率并存,股东们手上的股份流动性也很好。但2015年完全相反。独角兽公司们的估值是高了,但IPO的却越来越少了,如果说1999年的泡沫是流动性更高的湿润泡沫,那么2015年的泡沫就是干燥的泡沫。大家在纸面上看都成功了,但没有几个人把回报变成现金拿到手了!”

       柯尔利认为,在2015年后期,不少独角兽企业得到了私募基金的投资,但私募的钱又是从公募基金来的,如果二级市场可比股票估值下降,那么那些未上市的私有企业估值也会被公募调降。这是当前科技公司们面临的又一特殊难题。

       现在不少基金在将以前牛哄哄的独角兽的估值进行降低,下降比例大部分都达到两位数的级别。

       柯尔利还警告称,“机会主义投资者”的增多在当前环境下会加剧风险的爆发。因为这些投资者总想做短平快的生意,他们会对创业公司提出一些“肮脏的”投资协议,要求公司必须达到某些业绩或估值条件。这些条款保证了投资方在退出时可以得到相当好的回报,但也可能在未来某天“爆炸”,让企业融资变得异常艰难。

       柯尔利建议,独角兽们可以用低一些的估值去融一轮资。他还建议创业公司要将注意力放在如何盈利上,而不是整体想着去圈钱。他认为有条件的公司应尽快上市,以保证自己的股票具有“长期性价值”。


    版权信息:江礼坤,的一个在互联网行业游走了十几年的老兵,擅长互联网营销,目前专注互联网创新模式及传统企业与互联网融合与转型,欢迎各种交流与思想上的碰撞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