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岩:《大学》(十九)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623 发布日期:2016-03-15 网页收藏

  •  “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这就是知道了根本。这个本是什么?“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修身就如种子,而齐家、治国、平天下就如果实,这里所蕴含的就是因果关系。

       比如,你种西瓜,那么长出来的就是西瓜;你种芝麻,长出来的就是芝麻,绝不会种了芝麻,长出西瓜的,反过来也是如此。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论语》——里仁第四)


       汉朝的汉文帝主张以德治国,生活十分节俭,他所宠幸的慎夫人的衣服没有身后长的拖曳(衣不曳地),帷帐无文绣,文帝为自己修建的“霸陵”,都用瓦器,不用金银铜锡装饰,更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物。曾有人建议作露台,让工匠计算需要百两黄金。汉文帝说:“百两黄金,中产人士十家的资产。我住在先帝的宫室,常常恐惧、害怕太奢侈了,还做露台干什么呢?”

       在文帝登基后第二年十一月,出现了日食,文帝下诏说:“我听说,上天为了天下黎民,安置国君以养育他们。我作为天子德行不够,施政不够公平,上天显示灾祸以警示治理不当。……朕不能养育群生,让日月星三光昏暗,我的德行缺失太大了。我下诏以后,你们都要好好思考朕的过失,把你们看到的而我自己又无法察觉的过失,都原原本本告诉我。把贤良、正直、敢于直言劝谏的人都推举上来,匡正我的过失。……”

        正是由于汉文帝这样简朴、且时时自我反省,才出现了历史上有名的“文景之治”,到景帝后期时,国家的粮仓丰满起来了,府库里的大量铜钱多年不用,以至于穿钱的绳子烂了,散钱多得无法计算了。也正是由于他所奠定的坚实物的质基础,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汉武帝才能有丰厚的财力去征伐匈奴。

       班固赞叹汉文帝,“仁哉!”(详见《汉书》卷四文帝纪第四)


       知道了这个道理,智慧就太深远了(知之至也),知通智。

       如果把“知之至”理解为致知,知识到达了顶点,这样理解也没有错,也就是说,大学的内容是分层的,浅显的去理解也对,深深的去理解也对,就看你能理解到哪一层,这是先贤对我们后人的关怀。

       如果文句浅显,大家容易理解,就更容易流通;而文句深奥,不易理解,也就不易流通。先贤的目的既要我们理解复杂、深奥的道理,又要便于广泛流传,就把深奥的义理蕴含在浅显的文句中,把两者兼顾起来。



       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论语》——雍也第六)

       老子曰:“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道德经》——四十一章)

       每一个人的理解能力都是不同的,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因为我们都是人,这个自古及今从没有改变。

        参考版本:中华书局,《唐宋注疏十三经》,上海中华书局据阮刻本校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