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岩:《大学》(二十四)瞻彼淇澳,菉竹猗猗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600 发布日期:2016-03-15 网页收藏

  •  《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

       瞻望那淇水弯曲的去处,绿竹婀娜,郁郁葱葱,站着一位文采奕奕的君子。


     “如切如磋”者,道学也。

        “骨曰切,象曰磋,玉曰琢,石曰磨。”(参考《唐宋注疏十三经·礼记·孔颖达疏》)古代把加工兽骨、象牙、玉、石分别称为切、磋、琢、磨。

       在制作一个器物的时候,首先要把不必要的部分去掉,我们在完善自身修养的时候,也要把不完美的品行抛弃掉。

       老子曰:为学日益,为道日损。(《道德经·四十八章》)学问是越多越好,但修道却正相反,不但不好的要丢弃,连好的也要逐渐淡漠,意谓心不贪执、没有挂碍的意思。

     “如琢如磨”者,自修也。

       对待自己,就要象打磨玉石一样,把身上的污点一点点去除掉。古语云:“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礼记·学记》)玉成器都需要打磨,我们为人不在自身上用功,能形成自己完善的人格吗?除非我们并不想让自己完美。

       道学是外在的,自修是内在的吗?或者说,修道和自修是两件事吗?离开自身的修养,还有一个道吗?修道就是修自身,修自身就是修道,两者是不可分的,虽然是分开说,但说的是一件事。

     “瑟兮僴兮”者,恂慄也。

       瑟,矜庄貌;僴,宽大;恂,严谨貌,温恭貌;慄,惧也;(参考《康熙字典》)瑟兮僴兮,严谨宽大之意;恂慄,谨慎、戒惧之意。

       这是描述一位君子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参考论语中对孔子外貌的描述就比较清晰了:“子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论语·述而第七》)

      “赫兮喧兮”者,威仪也。

       赫,光明盛大之意;喧,大语也,引申来说,就是声音洪亮。这也是描述君子外貌,仪表堂堂,说话声音洪亮而有力,待人接物不会畏畏缩缩。

       一个人的身相也是他个人修养的表现,在1991年春晚陈佩斯表演的《警察与小偷》小品中,小偷的贼眉鼠眼的形象被他表演的惟妙惟肖,而警察威严的目光也由朱时茂传神的体现出来。

       “步从容,立端正,揖深圆,拜恭敬。勿践阈,勿跛依,勿箕踞,勿摇髀。缓揭帘,勿有声,宽转弯,勿触棱。执虚器,如执盈,入虚室,如有人。”这些都是《弟子规》中对个人行为的描述,一个人的个人行为体现着个人的修养。

       如果我们对这些还感到有些繁琐、不适应,那么,当你看到佛教对出家人三千威仪,八万细行的要求就真正令人震惊和目瞪口呆了。


     “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JH

       这样一个文质彬彬的君子,真是令人难忘啊!他的道德高尚,达到了“至善”的境地,人民不能忘怀他。

       根据孔颖达疏,“此心广体胖之诗也。” (参考《唐宋注疏十三经·礼记·孔颖达疏》)

       这一段诗出自《卫风·淇澳》篇,根据张居正(明朝内阁首辅)讲解大学,是卫人所做,赞美其君王卫武公的。

       德之盛以至于被人们尊为“圣人”,民不能忘以至于在两千年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一,这也只有孔子能做到吧!虽然这是卫国的诗,如果把诗中对一位谦谦君子的描述放在孔子身上是一点也不过分的,他对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在经过前面大段的论述以后,这里展现了一个形象和具体的人,让我们看到了,如果我们这样去修身,最后是什么样子,那就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

    参考版本:中华书局,《唐宋注疏十三经》,上海中华书局据阮刻本校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