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岩:《大学》(二十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607 发布日期:2016-03-15 网页收藏

  •  《诗》云:“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汤:即成汤,商朝的开国君主。盘铭:刻在器皿上用来警戒自己的箴言。这里的器皿是指商汤的洗澡盆。(参考《百度百科》)

        “我如果能够做到一天改正自己缺点,更新自己;那我就能做到连续的几天改正自己缺点,天天更新自己;这样我就能一直改正自己缺点,不断更新自己。”

       身体污秽,需要不断的清洗,才能令身体干净,不能说我洗了一次澡,就一生不用洗澡了,因为灰尘会随时染污我们的身体。同样,我们的心灵也需要洗涤,不是洗一次就可以享用一生,就如身体不能洗一次一样。


       神秀大师著名偈颂“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六祖坛经》)也是说的心灵上的灰尘要不断的擦洗。

       柴陵郁禅师偈:“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封锁, 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这是尘被洗去,本有德性光明显耀出来以后的开心一笑。


     《康诰》曰:“作新民。”

    (《尚书·康诰第十一》)

       天子之命曰诰,告上曰告,告下曰诰。今制一品至五品皆授以诰命,六品至九品皆授以敕命。(《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卷二·十二》)康诰是周公辅政期间平定叛乱后给康叔写的文书,所以为康诰。

       殷朝的旧民在改朝换代以后成为周朝的子民,这时就要遵从周朝的法令制度,作新民,这也就要求自己要改变自己的处事规则,努力的改变自己。

       放在此处,引申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能改变外部的世界,因为大的环境改变不是我们个人能左右的了的,比如殷朝变成了周朝,我们只能去适应它,如果看不到外部世界的巨大变化而还是按照以前的习惯行事,就会给自身带来伤害,如果还期望去扭转外部的环境,那无异于螳臂当车。

       改变自己不是让自己变成一个油条,没有原则的改变自己,而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诗经·大雅·文王之什·文王》)

       周虽然是旧的邦国,但其使命在革新。

       为何说周虽旧邦呢?因为周是殷朝的封地,殷朝后期,虽然周管理的领土已经超过了殷朝,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侍奉殷朝。孔子曰:“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论语·泰伯第八》)

       周朝推翻了殷朝是大势所趋,顺应天命,因为纣王无道,荒淫暴虐,已经不能再治理这个国家了。

       那么,本文通篇阐述的是“明明德”,和修身息息相关,这里突然谈到了国家和此有何关系呢?

       前面已经提到了治国和修身的关系,两个密不可分这是其一。其次,这里暗喻身体就如城邦,我们就是治理城邦的君王,不管我们身体曾经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情,只要明白了事理,就可以利用这个身体重新做人,身体都是一个,但使命不一样了!


     “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我们如今在理解这句话的时候,一般都是指的负面,就是“做坏事不达目的不罢休,手段无所不用。”在本文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句话是指的君子为了自我成长和自我完善要想尽办法使用各种手段,目标是使自己进步。

       这种句义在何时发生了演变考究起来是很难的,但这个演变却能分析出一些问题来。拿破仑的字典里没有哪个字,他就不会朝那个方向去想,因为我们的内心有,所以就会那样去想。内心纯善的君子我们是不可能相信他会存在于世间的,因为我们自己没有达到那样的境地,所以也感受不到他们的内心,理解不了他们的语言。


    参考版本:中华书局,《唐宋注疏十三经》,上海中华书局据阮刻本校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