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岩:《大学》(三十一)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579 发布日期:2016-03-15 网页收藏

  •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

       辟通“僻”,偏的意思;之是于字(据张居正讲解)。所谓齐家在修身者,如果自己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有自己所特别亲爱的人,就会在做事情时有所偏颇,倾向于袒护自己所亲爱的人而不顾事实。

       “触龙说赵太后”的故事我们在中学都学过,讲的是赵国君年幼,赵太后主事,秦国看有机可乘便攻打赵国,赵求救于齐国,让赵国必须派遣赵太后最宠爱的小儿子长安君来做人质,赵太后不肯,大臣都劝赵太后把孩子送过去,赵太后恼怒的说:“如果再有人向我说,要派长安君到齐国去做人质,我老妇必唾其面。”


       赵国的一位老臣触詟求见赵太后,先是和太后唠家常,待太后态度温和了,才逐渐的把利害关系阐明。他说,父母爱孩子,应为他长远考虑,长安君位高而无功,俸禄丰厚而养尊处优,您要是真对他好,不如让他有功于国更好,一旦太后撒手人间,长安君也能因为有功于赵国而得到赵国人的拥护啊!赵太后听到这里,立即让大臣们送长安君去齐国了。(《战国策·赵四·赵太后新用事》)

       现在都是独子,父母对孩子的宠爱更甚于过去,这种偏爱往往不利于孩子成长,父母更容易偏爱孩子而迷失自己的判断。我也发现因孩子问题而来咨询的人越来越多。


     “之其所贱恶而辟焉”

       人就会对他所厌恶的人产生偏见。

       晋文公是春秋五霸之一,但他走上这条道路却异常曲折,他在国外流亡了十九年才最终回国,实现了他的父亲晋献公做梦都想实现的伟业,而在他称霸之初,他的父亲竟然要杀死他。


       僖公四年,晋献公立骊姬为夫人,生儿奚齐。骊姬想立奚齐为太子,就将太子申生献给晋献公的祭肉下毒,申生不能自明,也不愿父亲因失去骊姬而不快乐,于是自缢。骊姬又诬陷申生的两个兄弟重耳(晋文公)、夷吾同谋,于是重耳逃到蒲城,夷吾逃到屈城。

       晋献公因厌恶重耳与申生同谋害自己,派“寺人披”讨伐蒲城,重耳说:“对我父亲的命令不能反抗,反抗我父亲命令的人就是我的仇人。”跳过城垣逃走,寺人披斩断了重耳的衣袖子。(详见《春秋左传·僖公四年·僖公五年》,参见《东周列国志·第二十七回·骊姬巧计杀申生献公临终嘱荀息》)

       申生被诬陷了,重耳也被诬陷了,晋献公因喜欢骊姬而开始讨厌申生、重耳,最终不辨是非杀死了自己的世子,并且差一点杀死了另外两个儿子。


       舜是我们著名的五帝之一,但他的父亲瞽叟、继母、异母的弟弟“象”却多次想害死他,一次是他在修补谷仓时放火想烧死他,一次是他掘井的时候下土填井想埋了他,都被他机智逃脱了,而且还一如既往的孝顺父母,友爱兄弟。(见二十四孝《史记·五帝本纪》)



       我们因自己的好恶行事,十有八九会出错。子曰:众恶之,必查焉;众好之,必查焉。(《论语·卫灵公十五》)如果我们能在大家都说某人不好、或都说某人好的时候保持冷静,谨慎、独立的暗中去观察他,不被自己的情绪干扰,又怎能出现重大失误呢?这说的虽是齐家,也是治国啊!



       参考版本:中华书局,《唐宋注疏十三经》,上海中华书局据阮刻本校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