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岩:《大学》(三十七)此谓一言偾事,一人定国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702 发布日期:2016-03-15 网页收藏

  •   “此谓一言偾事,一人定国。”

       其联系就是这样紧密,这就叫做:一句话就会坏事(坏家事、事业、国事),一个人就能安定国家。

       宋国的南宫长万天生神力,但因作战鲁莽被鲁国俘虏,宋国人把他从鲁国赎回来以后,宋闵公戏弄、嘲笑南宫长万说:“从前我敬重你,现在你是鲁国的囚犯,我不再敬重你了。”南宫长万不认为这是戏言,怀恨在心,就在蒙泽把宋闵公杀了,大夫仇牧、太宰华督也一并被杀。

    (《春秋左传·庄公十一年·十二年》参见《东周列国志·第十七回宋国纳赂诛长万楚王杯酒虏息妫》)


       郭子仪是唐朝名将,在平定安史之乱、收复两京(长安、洛阳)、智退吐蕃回纥等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他手下将领当上大官、成为名臣的人极多,仆固怀恩、李怀光、浑瑊都是他的部下,虽然贵为王公,但郭子仪常颐指役使,他们也小心的奔走于前,家人也把他们当仆从看待。

       郭子仪的儿子郭暧曾和升平公主发生了口角,郭暧说:“你仗着你父亲是天子吗?我父亲不稀罕当天子!”公主大怒,驾车急回宫告诉父亲。代宗说:“这不是你了解的,的确如此,郭令公想当皇帝,天下岂能是你家所有的?”并命公主回家。郭子仪得知后,将郭暧囚禁,入皇宫待罪。代宗安慰说:“俗谚曰:‘不痴不聋,不作家翁’,儿女闺房的事,不用理他。”郭子仪回来后,将郭暧杖打数十。(《资治通鉴·二百二十四卷·唐纪四十·大历二年》)

       司马光评价曰:“郭子仪以一身维系国家安危近三十年,功盖天下却不引起皇帝猜忌,位极人臣而不被众人嫉妒,穷奢极欲而不被人非难。”(《资治通鉴·二百二十七卷·唐纪四十三》)


     “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

       尧、舜用仁爱来治理国家,他们选大臣、官员的标准也是首重仁爱、其次才能,这些官员也会用仁爱治理和教化百姓,百姓也就逐渐变得友善。

       桀、纣用残暴来治理国家,他们选大臣、官员的标准也变为重结果不重过程、冷酷执行、残暴、没有人情味的,这些官员对待老百姓也必然不管他们死活、只管盘剥,百姓也就跟着变得凶恶了。

     “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

       一种解释是君王发布的命令违背了人民的意愿,则人民是不能接受的;另一种解释是如果君王心口不一,说一套做一套,人民是不会接受的,后一解释更符合上下文。

       尧舜以仁治天下,桀、纣以暴治天下,一个是善到极处,一个是恶到极处,他们的相似点就是内外是一致的。心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所产生的结果就是一阳、一阴。


       原子弹的巨大威力让人胆颤心惊,但它的原理却极其简单,就是用一个中子去轰击原子核,原子核分裂为两个原子核以后同时释放两三个中子再去轰击其它原子核,这样一个中子带动了两个中子,两个中子带动四个中子,这样下去,巨大的能量就在每一次分裂中产生了。

       言行的作用原理与此是一样的,如果我们意识到我们的言行如同原子弹爆炸的第一个中子,说话能不慎重吗?

       修身为本,自然要学尧舜,而不是桀纣。

      参考版本:中华书局,《唐宋注疏十三经》,上海中华书局据阮刻本校刊。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