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我的音乐秘密2可知道

关键词:[心灵成长] 浏览:704 发布日期:2016-03-31 网页收藏

  • 到了富锦城后转入的新的学校,到了新班级,很快就和大家混熟了,他们对我这个新转来的同学也很好,好像很多时候都是故意想和我在一起玩,老师也问过我是双城市里的吧,我只是应和着,其实不知道双城市里和东岭北山的差别,可心里和这个班级有种距离感,这里的学习有点吃不消,每到星期天就有好多作业做,没有一点玩的时间,平常作业也多,多的根本写不完,天天交不了作业,老师也经常体罚我,不是罚站就是打几下。

    有一天在家里做作业,爸回来叫着我说,小嘉,来信了,你同学给你写信了,我看到他手里有很多,厚厚的一叠,我接过来拿在手里感觉挺新鲜的,就一封一封的拆开看,记不清每封信的内容,但还是刻意去找那些玩的好的同学写的信,王雪,马燕,张洪明他们都寄了,都说什么好好学习,考好成绩这样类似的话。往后的时间我爸就经常拿着同学的信给我,有时多有时少,爸告诉我要写回信,我说怎么写啊,他说写给老师一封,再回写给同学一封,我就写了两封,给老师写的内容大概就是报报平安,写给同学的就写和王雪,马燕她们上山玩和在我家喝酒的情景,还想和你们一起玩类似的话,就回了过去。收件人是小雪,

    到富锦城的时候是在我奶家落脚的,平时爸不在家,和我弟上学都是我奶在照顾,对奶那会的印象不多只记得她拜佛算卦,有一次到贡奉神佛的屋里给奶拿东西,看到香案上摆着的各种黄铜色佛像,不敢仔细看,瞄了一眼,还真有点害怕。拿完东西就赶紧走不敢呆太久,后来家里经常来人一算命,来的人都大包小包的拿好吃的和水果,说是上贡用来孝敬神佛的,见得多了就不那么怕了,还越来越喜欢烧香的味道。我到是挺喜欢有人到家里算卦的,一来人,上过贡,就能吃到好吃的了,虽然每次都是贡奉过才能吃,还要等来的人走,但是我和弟弟都能坚持的等着,奶看到我们吃的时候常说吃贡品好,神佛保佑,她说的那是什么意思我们不知道,可是吃的东西好吃,我们倒是很清楚,奶家里经常来很多亲戚,这家,那家的,几乎都不认识,可是很多人都能叫得上我的名字,最好玩的是一有空就上房顶上玩,在房顶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奶看见就在下面大声的喊,快下来,还要淘气淘上天呢,别摔着,加小心。看到她无奈的表情我们就更不下去了。

    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有一天爸让我收拾东西说是带我回岭东北山,去姥姥家,隔天就回去了弟没和我一起走,就和我爸两个人,那天下午到了我姥姥家后,看到这里的一切我都太熟悉不过了,离开的时候是春天大树都是光秃秃的,回来的时候却都变绿了,远处那熟悉的大山也都绿了,没有做作业的压力,也不用上学很是轻松自在。

    爸妈一见面就吵个不停,我也懒得听他们吵的内容,就在姥姥家外面玩,好像听到他们说是什么,卖房子的是事,有一句没一句的听不懂,快到旁晚的时候爸从屋里出来了,我还在院子里玩弹珠,他走到我身边说,你留在这吧,我回去了,看着他的脸有些一些微红,说不出来那种微红的脸代表的是什么,我答应着他,就看他走了,回到屋里看我妈好像也是脸色有些红,姥姥姥爷也坐在那里唉声叹气的。妈对着我说,明天带你去学校上学,要不就跟不上学习了,我一想,明天又能见到同学了。

    早上起来到学校,妈带我去办公楼找到李老师,给我办了手续,李老师就带我回到了班级,走了一个月的时间再回到班级。对这的一切感到亲近和熟悉,可是同学们看到我除了有些意外,还说你怎么又回来了?对于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雪也不理我,不说话,玩的好的那几个也是疏远了,我也正常上下学,回来最初的几天里,听张洪明讲,我回的信老师在班上让小雪读了出来,现在老师和同学都知道,她们在你家喝酒的事了,我听完后就过去了也没当回事,几天后在一次晚自习里,李老师说了很多关于好好学习,别和异性同学走太近,不要把精力和时间用在和异性同学一起出去玩,耽误写作业,她说的时候一直看着我,当时她说的全部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可是我知道她在说我,在她说的过程中,多数时候我是低着头的,偶而会抬头看她,却总能和她对视,到最后完全不敢抬头看她了。还有一些同学也回头看我,也有人看王雪和马燕。李老师用了一节课的时间来说,总觉得她是在说别的什么,不是说出去玩和学习那么简单,但那一节课的时间可真长。过的很慢,下课后王雪和马燕趴在桌子上哭,为什么哭我不知道,但我的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有什么东西把我和她们隔开了,和这个班级隔开了,从这以后同学们都远离我,最要好的那几个人也不和我玩。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我考了个倒数第三名。

    回来后在姥姥家吃住。我妈却很少见,都是和姥姥姥爷在一起,这点我到是很习惯,姥姥那会给我的印象是,天天在炕上躺着,很少下地走动,说是上不来气,每天都一把一把的吃药,姥姥姥爷很疼我,有一次姥爷上山放牛,他经常赶着牛群去深山里找好草给牛吃,有一天他放牛回来一进屋就说,今天晚上吃鸡,我和姥姥很奇怪的看着姥爷,姥姥就问,那里来的鸡啊,姥爷不苟言笑的说,在山上打的,我和姥姥都露出来不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的神情,就看着姥爷,一脸的疑问,姥爷好像也知道他话没说清楚,接着听他说,放牛的时候打到一只野鸡,我和姥姥都很惊讶,姥姥又问,野鸡哪那么好打,你说打就打着了,姥爷说,哎,你还别不信,就转身往外走,不一会回来的时候手里还真拿了一只鸡,但我不认识是不是野鸡,姥姥看后说,还真是野鸡,你咋打的啊,这会姥爷那张永远是一个表情的脸上,有了些许微笑的模样说,今天放牛的时候在杂草堆里发现了一窝野鸡蛋,我没动那些鸡蛋,把鸡窝回复原样后,就在不远的草丛里等着野鸡回来抱窝,等了一个晌午才看到这只野鸡回来,它先是在鸡窝附近转悠了一会,可能是看看有没有危险,当它确定没有危险的时候,一头钻进杂草堆里,等它进去了,我才慢慢的靠近鸡窝,到了跟前的时候,突然扑倒在草堆上,把它压在身子底下,一把就抓住了野鸡的脖子,把它拽出了草堆,但是鸡蛋都压碎了,听姥爷说完,我心想,姥爷还真厉害,姥姥也说,行啊,赤手空拳还能抓住野鸡,今天晚上炖了吧放点土豆,一会我收拾,姥爷说行,在焖点大米饭,我也喝几口酒,

    我一听来了精神,有鸡吃,还也野鸡,当时就把口水往肚子里咽,因为今天家里没有其他人,要是平时有人的时候做点好吃的,得等大人们喝完酒吃完饭,小孩才上桌吃,或者是好吃的像,鸡,鱼,这样的菜都先给大人吃,小孩吃点别的菜,什么土豆,酸菜,这些。,而且大人们还经常说,小孩吃的日子在后面呢,急啥,有时候我就想,能不急吗,你们吃着,我们看着,要不咱们调过来试试,看你还这么说不。这种吃饭的方式是老家的风俗习惯,尤其在条件差一点的家庭,这是常见现象,好吃的菜先给出力干活的人先吃,像我们小孩不出力就只能吃点剩下的,但这也不绝对,每次家里来人,做好吃的,姥姥都会在菜上桌之前,给我提前盛出来一些我爱吃的,我最喜欢做鸡做鱼的时候,把菜里的汤汁浇在米饭上,再带几块肉 总是能好好的解解馋。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能看到,姥姥在一旁看着我的吃相而露出来的微笑。

    姥姥收拾好鸡切了土豆放在锅里炖了起来,我也在厨房帮忙烧火,下锅不久就闻到了香回味,可真好闻啊,我就问姥姥,什么时候好啊,姥姥说别着急一会就好,好好烧火,别让活灭了,姥姥和姥爷没什么经济来源,主要是种地,自给自足以外的粮食就卖了换钱用,平时的生活很清苦,没有特殊的情况是不会做鸡鱼,这样的菜,都是逢年过节才有的吃,姥姥身体又不好,加上姥姥常年吃药,到了冬天还要打针,家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姨姨舅舅来的时候都会贴补一些给姥姥,有的给钱,有的买好吃的。但姨姨舅舅家的生活也都不富裕,再给都是有限的那么一点。姥爷是个很节俭的人,平常吃的都是最简单的食物,多是粗粮,就是喜欢和二两小酒 ,从不多喝。

    终于可以吃饭了,炖了一个多小时才炖熟,姥姥说野鸡不比家鸡,野鸡肉硬炖的时间要足够,要不然咬不动,姥姥开锅把鸡肉和土豆连汤汁盛了满满一盆,闻着那香味,可馋坏我了,姥姥说,去外面叫你姥爷回来吃饭了,我急忙往屋子外面跑大声地说,姥爷,吃饭了,听到姥爷答应,来了。这会天还没黑呢。转身我就往屋里跑,到屋里很积极的放桌子,拿碗筷,最后小心翼翼的端着那盆鸡放在饭桌上,姥爷也从外面回来洗着手说,小嘉,给我倒点酒,我答应了一声,熟练的把酒倒在酒壶里,又把开水倒在大碗里把酒壶放在大碗里,这叫温酒,这套程序轻车熟路,平时也都是我给姥爷温酒的。只要有菜,他都会喝二两,今天我刻意多到了一点,让他稍微多喝那么一点。我自顾自的吃着饭,在盆里专挑鸡肉吃,把土豆都剩下了,姥姥姥爷都给我夹鸡肉,我啃了很多肉,不一会在我坐着的饭桌前,留下了一大堆鸡骨头,他们总是说,使劲吃,还有呢,

    这时候听见外面有说话声,我往外张望了一下,看到三姨一家人来了,刚走到院子里,姥姥说,小嘉咱们两换个座坐,你到我这边来,我就端起碗坐到姥姥这边,姥姥也坐到我原来的座位上,当时我也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好好的要换座位,反正我也吃的很饱了,就没多想,三姨一家进屋后。看我们在饭桌上吃着饭,就问小嘉今天怎么座在你姥姥平时吃饭坐的地方了,我一时没说话,姥姥就说,他愿意坐就坐吧,别管他,你们吃饭了没有,三姨说刚吃完,出来溜达溜达,他们就在说话了,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放下碗筷说吃饱了。站起来就和三姨家小孩出去玩了,这个事过后很久,我才明白姥姥那天为什么要和我换过来坐,是怕三姨见到我面前的那堆鸡骨头,姥姥那几乎没有一块骨头,是个人看了这桌子,都知道鸡肉都让我啃了,因为在我面前的那堆鸡骨头大到几乎是一只整鸡了,姥姥和姥爷根本就没吃到鸡肉,只是吃我挑剩下的土豆吃了这顿饭,换了座位我那堆大的显眼的鸡骨头就在姥姥面前了,而三姨看到饭桌上的鸡骨头就会想到是姥姥吃的鸡肉多,小嘉吃的少。会认为小嘉懂事,吃好吃的让姥姥多吃自己少吃,可能会给她留下这种感觉,姥姥是用这种方式保护我,传递她对我的爱。想起自己那时候的无知和不懂事,再想起姥姥姥爷对我的爱,只有无尽的感慨.

    词 \ 黄家驹.   曲 \ 黄家驹.  主唱 \ 黄家驹.

    若你发觉世界 已变了,偶尔看见美丽预言涌至,若你放眼远看 这一切,你会慨叹世上总有不安,Oh !!!Oh!!!,愿你听我告诉 远远处,那里永远背着古老枷锁,没有智慧勇气

    去抵抗,遍野破碎破旧堆满家土,可知道,远处某方充满无奈的挣扎,永远看不到那明日的方向,盼你我可将困境挽救Oh!!! Oh!!!,上帝告诉你我 要以爱,爱会战胜世上一切厄困,若你也有听过 请跟我,以爱化作创做未来宗旨,可知道,谁会不惊慌给抛弃,穷困的他很需要你

    -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