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乐闻:“互联网金融基本法”出台一年 P2P行业咋样了

关键词:[p2p] [互联网] [互联网金融] [贷款] 浏览:1700 发布日期:2016-08-22 网页收藏

  • 有人说,P2P曾是没娘管的行业,引入中国8年后,才被确立合法化;有人说P2P是经营风险的行业,投资人稍不留神就可能倾家荡产;还有人说,P2P是个备受瞩目的行业,注定会为互联网金融注入新的发展活力。

    毋庸置疑,P2P的快速发展确实惠及小微企业或三农领域,但潜伏的风险浪潮从未停止。继2015年《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发布后,近日,银监会向各家银行下发《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对银行对接P2P资金存管业务提出更具体的要求。

    逐步完善的监管背后是行业风险的释放,阵痛在所难免,平台或跑路、或自退、或转型。零壹研究院院长李耀东告诉《IT时报》记者,截至2016年7月31日,全国正常运营的平台仅剩45.6%,虽然大平台的行业集中度迅速提高,但保守估计有85%以上的平台交易量呈现萎缩。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则向《IT时报》记者表示,待监管政策一一落地,全国性的大型平台可能只剩10家,加上各地的特色平台,总数最多会有上百家。


    记者调查

    老牌P2P开心贷陷兑付危机

    投资人数据和标的全被删除

    “乞讨是没钱向别人要钱,我们是有钱却在别人兜里拿不回来。”开心贷的投资人如是感慨。6月23日,因遭遇大额借款人逾期无法垫付,开心贷陷兑付危机。拿不回本金的投资人不止开心贷,根据零壹研究院的数据检测,6月份,全国有51家平台出问题。

    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平台被誉为湖南首家车贷平台、湖南本土第一平台,用户投资金额超10亿元,投资人选择开心贷的理由多是老平台利息高,抵押贷款有实物,靠得住。2015年6月,开心贷在深圳成立新公司,同时运营新老两个平台,在其官网依然有“2013年12月成为长沙民间金融商会常务理事单位,2014年12月在上海股交所成功挂牌(股权代码:202798),并于2015年1月获得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颁发的‘诚信网站’ 称号”的介绍。

    一位先后在该平台投资50万元的投资人告诉《IT时报》记者,现在不仅开心贷深圳办公场地退租,长沙的办公地也已人去楼空,不再续租。开心贷法人代表杨天佑在自建的QQ群中,每周一与群友交流提现方案,一旦有投资人对方案提出异议,便会被踢出群。

    “在群里,杨天佑承认把2013年和2014年投资人的钱借到他处,逾期达2100万元,深圳新的开心贷平台上待收金额达1700万元,目前资金链已断,无力垫付,也已无力归还投资人的本金,但他拒不提供相关逾期标的资料。”投资人说。2016年7月5日,开心贷将老平台投资人的投资数据和标的资料全部删除。

    因为账户资金无法提现,投资人对新平台官网“通过易宝支付实现全面地用户资金托管”提出了质疑,8月18日,易宝支付向《IT时报》记者回应:“易宝支付为开心贷提供支付服务,懒猫金服提供技术服务,开心贷用户托管账户并未冻结,可以提现。”同时,易宝支付确认并没有给开心贷做账户托管,只是一个支付通道,开心贷官网的宣传不实。


    记者观察

    中小P2P平台忙转型

    成立4年的开心贷像许多老牌P2P平台一样,赶上了网贷行业迅猛发展的时机,前期不做推广,几百万的标也能秒满。拥有忠实投资人,本该处于高速发展的开心贷,被CEO杨天佑自嘲是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拿一手好牌却被打得稀烂。

    事实上,和现在正朝向垂直领域转型的平台一样,开心贷一直走在转型的路上,最先涉足大额信贷而后转向房贷,碰上大单逾期,发现资产处置没那么容易后,再次转型车贷领域,但随着行业竞争的白热化,投资人有了更多的选择。“满标速度不再那么快了,只有在活动的时候才能增加成交量,公司不再有多余的钱去冲业务量,直到E租宝出事,大家不再怀疑一家公司,而是整个行业。”杨天佑在给投资人的一封信上如是说,他将兑付危机归咎于几年前的逾期、出事后的行业信用危机和行业竞争的加剧。

    “现在,行业竞争格局已经初步形成,资金端的窗口期基本关闭,大平台凭借良好的风控、征信、定价能力,能以较低的成本获取资金,中小平台或倒闭、或转型、或选择自动退出。” 零壹研究院院长李耀东告诉《IT时报》记者。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则认为,平台转型无非两条路,一站式理财、金融超市、智能投顾等都资金端转型,或深耕垂直领域、消费金融等资产端的转型,在当前市场资金多、资产相对缺乏的情况下,大平台做好资产端会更加抢手,小平台也更容易活下来。

    以房、车抵押贷起步的永利宝正在减少车贷的业务,永利宝联合创始人兼CEO余刚告诉《IT时报》记者,平台正在开发消费金融产品,向Fintech(金融科技)综合平台转型。曾担任过中国平安投资副总裁、凯雷复星高级投资总监的余刚多会从投资的角度去考虑产品的价值及流动性。“早期选择车贷是考虑到性价比,现在这一领域进入的人越来越多,供大于求,但房屋抵押贷款是优质资产,只要维持住,不会大涨或大跌,对我们就没有大的问题。”余刚说,2015年,该平台获得1亿元的B轮融资。

    联豪创投也在积极寻求转型,该平台早期曾涉及车、房及信用贷,效益并不明显,且有逾期及坏账。从2015年6月份开始,联豪创投开始专注家具产业链,平台总经理谢东表示,转型之后的一年,公司的待收存量下降了1700多万元,坏账和逾期率也在下降。

    “转型更彻底的是美利金融,停止线上理财平台的运营,对所有账户进行核算,返还投资人本金及利息,但总的来说,转型的平台还在少数,更多的是跑路或倒闭。”李耀东说,今年7月,美利金融发布公告,将美利金融升级为集团品牌,旗下两家成员企业分别做二手车消费金融和3C分期业务。

    半年内, 247家平台良性退出

    爆雷不断,市场趋冷,是行业人士的普遍共识,但P2P的整体交易额依然在大幅提升。据零壹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7月,全国P2P借贷行业整体交易额约为1707亿,同比增长125.8%,环比增长11.4%,创近4月以来的最高增速。与此同时,成交规模正呈现两极化,约68%的平台在7月出现交易量下滑,考虑到大量交易额较小的平台,这个比例保守应在85%以上。

    “P2P的交易量整体规模没有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发展速度不低,只是加速度会越来越慢。下半年,行业集中度将继续提高,两极分化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李耀东说。这从宜信宜人贷、陆金所向《IT时报》提供的数据即可看出端倪。

    宜人贷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显示,宜人贷总共发放了45.387亿人民币贷款给平台上的个人借款者,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18%。

    陆金所2016年第一季度总交易量为13,009亿元,其中P2P一二级市场交易量共计376亿元,同比增长逾4倍;在8月17日,平安集团盘后披露的最新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底,陆金所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2,342万,上半年总交易量32,019亿元。平安普惠金融成立至今,累计借款人总数达到200万,累计贷款量约1,595亿元,陆金所控股在2016年1月完成了B轮融资,完成融资后陆金所控股整体估值约为185亿美元。

    根据网贷之家联合咨询机构发布的《2016年中国P2P网贷行业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共有515家平台退出这个行业,其中出现跑路、提现困难、经侦介入等现象的平台为268家,良性退出的有247家。


    延伸阅读

    银行存管模式难马上落地

    按照“谁家孩子谁抱走”的原则,被称为规范行业发展基本法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一年后,虽然《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和《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简称《业务指引》)均未落地,却依然加速了网贷行业的洗牌,特别是近日银监会下发的《业务指引》将P2P的资金存管准入门槛提高,就连“银行+第三方支付”的联合存管模式似乎也将无法继续。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8月,只有30几家银行宣布与平台签署存管业务。

    资金存管一直是大势所趋,《IT时报》记者也曾在《大银行不敢“娶”,小银行抢着“嫁”,P2P存管仍暧昧》等多篇报道中,讲述P2P在资金存管方面的现实困境,大银行出于风险不愿碰这个“烫手山芋”或要求更高的准入门槛。虽然P2P平台感慨《业务指引》中诸如获得相应的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等“委托人”的条件难以满足,却《业务指引》也从侧面对银行提了要求,对P2P资金存管于银行起到助推作用,不能再对P2P资金存管业务拒之门外。


    此次《业务指引》里提到,“存管银行不应外包或由合作机构承担,不得委托网贷机构和第三方机构代开出借人和借款人交易结算资金账户”,被视为监管层对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模式的不认可,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平台将回归渠道属性。对此富友支付相关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支付方做的仅仅是牵线搭桥的作用以及承担部分技术服务,而非介入存管本身。对于已经接入该模式的平台是否会进行调整,该负责人表示,银行和借贷平台会进行处理。

    虽然《业务指引》在业界引起大量关注和讨论,但石鹏峰、李耀东等业内人士均向记者表示,《业务指引》只是征求意见阶段,应会汇集多方意见、反馈,即使落地,也会有相应的整改期。


    IT时报 吴雨欣 汪建君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