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载兵:移动医疗进军2.0,要绕过哪些坑?

关键词:[商业模式] 浏览:394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移动医疗进军2.0,要绕过哪些坑?


    来源:南方周末



    中国的移动医疗刚跨入2.0时代,正在从全科诊疗转向垂直细分领域,从技术为上转向医生为王,从线上转向线下。但医保支持、医院态度乃至患者安全仍是绕不过的坎。

    2015年7月10日,第二届reMED重构医疗生态高峰论坛开幕,1500人的大会场里,讨论的主题只有一个,互联网怎样重构医疗生态。

    如果说移动医疗1.0阶段解决了挂号难问题,连接了病人与医院;移动医疗2.0时代连接了病人与医生,属于“破冰”之举;那么理想中的移动医疗3.0应实现对患者健康的全面管理,就诊全流程简化,让所有涉及就医及诊后的健康管理都能通过PC端或App实现。

    以这个标准判断,中国的移动医疗刚跨入2.0时代。

    2015上半年,国内互联网医疗领域的风投总额超过2014年全年总额。

    “今年的2、3月份之后,我们观察到整个行业开始下沉。”互联网医疗中国会副秘书长王晶观察到这一转变。他解释,这种下沉并不是资本的下沉,更多是服务和模式的下沉,整个行业开始回归到医生、医院和患者本身。“颠覆”这样的热词被“提升、改造、重构”所代替。

    牙护士App的创始人向阳是最新的加入者。“牙科是商业化、市场化较成熟的科室,美国90%的牙科都是私营的。”在向阳看来,移动医疗1.0阶段注重于全科医学,如今互联网医疗已经开始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牙科、美容、皮肤科这些市场化程度高的领域最有可能先火起来。

    除了转向垂直细分领域,移动医疗2.0时代的理念也从“技术为上”转向“医生为王”

    早期,进入互联网医疗的都是科技人才。基因测序设备生产厂商Pacific Biosciences的首席研究员Eric Schadt就曾说过:今后引领生物制药前进的将不再是那些老学院派的生物学家们了,而是懂得处理大量数据的数学天才们。问题是向终端用户提供医疗、健康服务,始终需要医生资源。

    由于医生和医院参与较少,多数打着移动医疗概念的平台,还仅停留在为患者提供挂号服务的阶段,离智慧医疗还有相当长的距离。

    据统计,目前全国具有相当用户规模的预约挂号平台共47个,其中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业务的有17个,区域性挂号平台有30个。

    各省市都建立了自己的挂号平台,又搭建在不同的系统之上——有的是省卫计委信息中心自行建设,有的是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合作,有的则是与专业挂号网站合作。仅从目前大医院的状况来看,除了自己的网络挂号系统外,其大多也都与至少一家挂号系统相连,多个挂号平台似乎方便了患者,但更多时候是让患者难以方便选择。

    于是移动医疗的创业者终于明白了,“不光是我们要飞,而是要让医生和医院一起飞起来。”

    今年以来,创业者开始将线上医疗转到线下。2015年5月7日,主打健康咨询的春雨医生宣布,于全国5个重点城市开设25家线下诊所,为用户提供线上加线下的全流程医疗服务。而第一家丁香全科诊所也将在今年10月8日开业。人们开始真正理解,互联网最大的作用事实上是“放大”而不是“取代”医生。、

    但身体力行者会发现,难度比想象的大得多。

    “医疗有时候移不动”。最早进入移动医疗的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说。最开始,他觉得虽然医疗的核心不会改变,但挂号,支付、慢病管理、买药、化验单查询可以移动起来,给患者带来非常好的体验。很快,他发现情况并不是这样。

    “移动医疗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制度成本太高。”李天天说。

    他认为,这种成本体现在几个方面。一是医保迟迟不能打通。譬如,浙江省一家公立医院积极地开通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功能,但在手机移动端的支付比例不到3%,原因就在于不能和医保打通。老百姓宁愿拿着医保卡在窗口排队,也不会在移动端自费。二是处方药的网售迟迟没有消息。三是慢病管理没有支付方,在欧美,慢病管理都有保险机构来付费。更为关键的是,国内各家医院的数据不对外开放,移动医疗的企业想对接“非常痛苦”,即便是腾讯、阿里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也困难重重。

    因此移动医疗究竟谁来埋单,为谁创造什么价值,又如何从中收费的商业模式成为创业者和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在国外,移动医疗已形成较为成熟的五大商业模式:向药企收费、向医生收费、向医院收费、向保险公司收费及向消费者收费。而国内,虽然产品种类繁多,但大多产品仍停留于“看上去很美”的阶段,只赚吆喝不赚钱。

    事实上,美国移动医疗的飞速发展有三大“推手”。首先是保险业的加入,联邦保险直接宣布远程医疗是被覆盖的领域;其次是制药公司和医疗销售企业,他们积极投资或与数字医疗项目合作;第三是政府监管的不断放开。美国19个州表示会大力支持远程医疗的发展,国家官方机构拿出钱来做移动医疗的研发。而美国FDA也发布了指导健康设备和App的草案。

    对于移动医疗的发展而言,医院和医生的态度至关重要。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杉非常支持移动医疗,但他反复强调“医疗质量和病人安全”。

    “没有相应的质量管理体系,这样的诊断和治疗是有风险的。”王杉提醒,互联网消除了距离的差异,但尚缺严格的法律规范和保障系统兜底。对于移动设备的依赖和数据采集的客观性都可能带来诊疗的误差。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