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卫东:我们这个社会的女性怎么了!

关键词:[国学管理] 浏览:4001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前日驾车以40公里时速行走在木樨地高架桥上,因为此地限速就是40公里。后面来了一辆白色小车,使劲晃大灯按喇叭要我加速。什么人这么狂妄?当然不能为了他的催促坏了规矩、害了自己,只能权且当他是刚来北京的外地人没看清这里的限速标志。下得桥来,那小车开到跟前与我并行,降下车窗后里面露出一30岁上下卷曲头发的黑瘦女子,开口大骂“操你妈!”,然后一溜烟跑掉。万丈怒火胆边生,急加速赶上前去挡住她的去路。 换做去年,我一定冲过去拉开它的车门,拽下车来一顿臭骂(去年有一主刮了我的车就跑,被我从车上别下来当街怒吼,然后认了错,签了事故责任书。重要的是那人还有一点内疚)。可今年我管住了自己,仅仅是降下车窗,压住心中怒火,对那个黑瘦女子说:“那桥上限速40公里,你知道吗?”可那女子依然如故,没有一丝悔意和歉意,嘴里不住口地说着晦气、丧气话。太太劝我说这种人不值得理她,别跟她较劲。看着这样一位女子,我不知道该如何了,只能记下她的车号京P51L11,一辆白色马自达2。 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我们国家的女人怎么了!如此无礼、如此粗俗、如此令人厌恶和恶心,虽然这只是一部分人的代表而已。记得台湾学者曾仕强讲过这样一段话:如果你想害人,那你就生个女儿,把她养大、把她教坏,然后把她嫁给你要害的那个人,于是你就得逞了,因为你的女儿将以母亲的身份把你要害的那个人的全家都要搞得鸡犬不宁,永生不得安宁。 虽然没有父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主动养成那样,可事实上的结果好似社会并不缺乏这样的结局。20岁不到的郭美美在与郎咸平的对话中表现出来的弱智和对社会常识的缺少令人怀疑这哪里是现在社会的人。郭母号称从小自己的女儿就生活无忧,她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变得很复杂,她也声称自己的女儿来北京之前很单纯,只是开始接触了某些人之后发生转变了。 不论何种情况,这个社会确实出问题了。大家都知道孩子是我们的未来,可哪一个人对孩子的成长影响最大呢?毫无疑问的就是妈妈。如果妈妈们出了问题,那就等于把自己的女儿养大教坏,然后把她们撒到了社会的每一个最小构成单元——家庭当中,然后这些妈妈们就要开始施加自己对社会的影响了。他们教育的小孩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从而改变我们社会的基本形态。 曾经有一位妈妈对我说,她坚决反对儿子看现在十分流行的动画片《喜羊羊和灰太郎》,因为有一个以各种形式反复播放的情节就是红太狼经常暴打灰太狼,而灰太狼最后都会接纳这种结果。这位母亲担心这种情节的反复出现会让自己的小孩头脑中认为遭受家庭暴力特别是来自女方的家庭暴力是十分正常的现象。这仅仅是电视的影响,而母亲们的影响要远远大于此。因为我们相信,生有女儿的妈妈们一定非常喜欢红太狼暴打灰太狼的情节,毫无疑问,这对树立自己女儿在未来家庭中的地位具有十分远大的意义。各位,哪位母亲更正确呢?我们只能说,妈妈们在这个问题上的选择会深深影响未来子女的成长,从而深深影响社会价值取向。 曾经也问过不少年轻的父母们,他们的孩子会随谁的姓。当然大部分还是回答是随爸爸的姓,但有一种趋势已经显现,那就是这个问题不能按照传统来,而要看家庭的实际情况。于是乎,身为独生子女的父母们开始向自己的父母讨教,于是乎,争夺孩子的姓氏权又成了一个新的社会问题。这还是来自家庭的影响,而且,很大程度上来自母亲的影响。因为,很多年轻的妈妈在表达自己的意愿的时候很是坚定、坚持自己的想法,非常不屑于传统的随父姓的观念,而且似乎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气势。这样的心态在养育子女的时候将会对父母的社会定位、家庭定位以及子女与父母的关系产生极大的影响。 社会名人于丹教授曾经表达非常推崇这样一句话,叫做“娇养女儿穷养男”,因为她自己的小孩就是女儿。甚是诧异,对传统文化如此了解的于丹怎么也会讲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语。现在的社会已经丧失了很多保持社会稳定的基础,特别是人文基础。本来思想已经混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这个社会的母亲们都是娇生惯养来的,他们能否抚养自己的子女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即使他们愿意抚养,能否给与子女正确的价值观将是我们社会面临的更加严峻的一个考验。 对于社会的这样一种状况本已经无能为力,唯有担当好自己应有的责任,不去触碰这个社会的道德底线。但当碰到这样一种女人的时候,她们所表现出来的对社会基本价值观念、对他人的基本尊重的亵渎和玷污,她们个人行为的粗鄙、无礼、龌龊,我们还能怎样呢? 谁来拯救我们这个社会,谁来拯救我们未来孩子们的母亲们呢?彷徨中、惴惴不安中,祈祷上苍给与我们启示,抑或给与我们惩罚。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