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水良:曾水良:审视中小民企现金流

关键词:[财务管理] 浏览:6154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统计显示,30%以上倒闭的民营企业其根本和直接原因就是资金链断裂!80%以上倒闭的民营企业其现金流大都有问题!以长三角民企代表省份浙江省为例,浙江省经贸委发布的《工业经济运行状况和发展趋势》报告中显示,在宏观政策从紧、国际经济波动、通货膨胀明显等压力下,浙江工业经济处于紧运行状态。 浙江省规模以上企业工业增加值和利润总额增幅比去年同期分别回落5.5个和17.8个百分点。规模以上亏损企业有1.07万家,亏损面达19.6%。据浙江省工商局统计,今年上半年浙江全省有1200多家企业歇业关停,这在浙江连续10年的历史上都是没有的。 随着央行数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及加息,宏观政策已进入新一轮紧缩时期。每当此时,中小企业的资金面就备受考验。温州江南皮革等多家规模以上企业,就是由于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困境而抽资出逃的。大型企业集团尚且遇到难题,资本实力不济的中小企业生存更加艰难。但是,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民企研究中心民企治理专家曾水良认为,中小企业资金断裂不是企业主缺钱,而是企业缺钱。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盲目多元化,抽取主业资金 与国际化相比,进军多元化成为一大批国内民营企业家津津乐道的话题。无疑多元化可以使企业扩张,又从结构上降低了企业长期发展的风险。但中国大多数的民营企业多化化,往往并没有从企业和行业自身成长态势和发展规律的战略角度出发,更多是脑袋一拍,多元化就来的思路,其主要体现有两类: 第一类是看到别人赚钱,也要跟风去赚一笔的投机心态去搞多元化,代表企业如义乌的金乌集团,创建于1994年的金乌集团在义乌当地曾是民营企业中的明星企业,是义乌市大陈镇“前五强”民营企业,该集团总裁张政建先后被授予金华市“十佳青年私营企业家”和浙江省“青年星火带头人”等荣誉称号。张政建看到身边不少人在迪拜投资赚到钱后,在朋友的怂恿下,于2005年左右在迪拜建造了一个面向国内企业招商的‘龙城’商贸城,共有500多家店铺,张在阿联酋迪拜设立了阿联酋金乌集团国际有限公司、阿联酋山图贸易有限公司、阿联酋山图装饰有限公司、阿联酋山图餐饮有限公司等4家海外子公司。为了维持海外项目,张政建压缩了其国内企业的资金,甚至包括金乌集团最核心的资产娇丽袜业制衣。金乌集团曾为娇丽袜业制衣准备的新工厂也因还不起某银行贷款而最终抵押出去了。从此,娇丽袜业制衣等子公司业务更是一蹶不振。但是,海外业务情况并没有让张高兴起来。由于最近几年大批温州、义乌商人到迪拜去投资商城等房地产项目,张政建的迪拜生意受到激烈竞争,由于国内资金支持越来越有限,张政建只得从国内银行或民间融资,据说迪拜“龙城”项目共花费张政建两个多亿,这其中很多钱来自贷款和高利贷。张只能拆西墙补东墙,最终,资金链断裂,金乌集团轰然倒塌。 第二类是创业成功所膨胀出的巨大欲望去搞畸形的多元化。代表企业如早年史玉柱的巨人大厦等等。步步高电子公司老板段永平也曾给过史玉柱忠告:做企业犹如高台跳水,动作越少越安全。然而,那个时候的史玉柱正处于多元化的冒进当中,自然很难明白段永平话中的意味,但是在摔了一跤之后,史玉柱突然觉得自己明白过来了。 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民企研究中心民企治理专家曾水良认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公司的多元化道路都是以失败告终,而多元化成功的典范企业GE,成功的背后是韦尔奇和GE精心构造的业务管理制度系统以及卓越的文化安排。多元化本质上是一般的规律是诺基亚道路:卖掉一切不想做的,专注于想做的,并且通过出卖过时的核心产业,而获得足够的财政支持。 二、民企融资难,转向民间借贷 今年以来,市场利率不断攀升,一些银行在中长期贷款市场上拍卖信贷额度,贷款发放的利率往往较基准利率上浮20%左右;SHIBOR 隔夜利率则从去年12 月初的1.9%左右上升到今年1 月底的7.7%左右,资金面紧张程度凸显。应对货币政策从紧的环境,银行出于商业盈利方面的考虑,更加倾向于信用资质良好的大企业。 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中,一年期贷款往往占到总量的90%以上,以往的做法都是“还旧借新”,还款与新的贷款发放之间,只有很短的时间,企业可以筹措短期资金“过桥”。今年情况则不同,一旦旧贷款已还而新贷款不能获得,企业将立即面临巨大的现金流压力,甚至有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为了补充资金以解燃眉之急, 于是,更多的民营企业转向民间借贷市场,融资利率越来越高,多数企业都已不堪重负。民间融资偶尔也能帮企业挺过资金短缺时期,但更多的时候无疑是饮鸩止渴。 在目前浙江温州的企业营运资金构成中,民间融资比例已经从2006年的16%上升到现在的28%。2007年,浙江省民间借贷利率一路快速走高,四个季度加权平均利率分别为12.30%、13.69%、14.53%、16.84%,同比分别提高0.76、2.76、3.58、4.76个百分点,涨势明显。然而,高利率未必能够解决企业难题。2008年,浙江中小企业因借贷高利贷而不堪重负的企业数不胜数。台州市已经出现15例因经营失败而逃逸高利贷的企业;绍兴上虞天绿纺织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因涉及民间高利贷,于2007年底突然失踪,企业停产。借高利贷只能缓解企业一时的资金紧张,但由于目前经济形势走弱,企业盈利能力降低,无力偿还到期的高额利息债务,资金链断裂,民营企业破产倒闭在所难免。 三、内忧外患 有一句商业格言说得好:客户既是企业最大的财富来源,也是最大的风险来源。继90年代困扰中国企业的三角债危机之后,2008美国金融危机导致的全球经济危机进一步恶化,最终将给中国外向型民营企业制造沉重的债务包袱。今年底到明年初,中国民营企业的美国外债危机将迎来雪崩式爆发。人们不难发现,海外商账已经成为中国企业不得不直面的问题。中国企业究竟有多少海外商账?到目前为止,这个问题没有一个权威的官方统计数据。能查找到的只有国家商务部研究院信用管理部根据实际调研、上市公司公告及海关等相关数据综合得出的估算值:中国企业被拖欠的海外欠款大概有1000亿美元,而且每年还会新增150亿美元左右!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其实冰山并未见全貌,1000亿美元只是个保守估算,因为在中国民营企业中普遍存在“家丑不外扬”的心理,一些存在坏账的国有企业也是如此,中国企业被拖欠的海外账款应该更多。生产成本升高,员工工资上涨,外部市场萎缩,销售价格下降等等内外部因素,直接导致众多民营企业现金流枯竭,难以正常运转。 台州最大的企业之一,浙江省缝制设备生产龙头企业飞跃集团,总部位于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由邱继宝在1986年创办,短短十几年间其销售规模便超过十亿元,成为中国缝制设备行业领头企业。该公司也被地方政府视为一家旗帜性企业。2007年受美国次贷危机和人民币升值影响,海外市场严重萎缩,令飞跃业务遭受重创。由于各家银行收紧信贷,飞跃难以再从银行获得贷款,甚至转向民间“高利贷”寻求周转资金。飞跃从宁波所借民间资金,数额当以“亿”来计。然而,由于业务不振,飞跃对所借资金无力偿还,并且由于之前在国外虚设公司骗取了国家大量出口退税,因为挪用了承接的一个国家科技项目的资金而被审计检查从而东窗事发,被多重“逼债”之下,无奈向政府申请“破产”。 四、库存周转率低,现金流速缓慢 许多民营企业,在企业运营过程中重生产、重销售,却往往忽视了企业运营中最重要的一环——供应链的流转速度。以西班牙的ZARA品牌为例,1975年,学徒出身的阿曼西奥·奥尔特加在西班牙西北部的偏远市镇开设了一个叫ZARA的小服装店。而今,昔日名不见经传的ZARA已经成长为全球时尚服饰的领先品牌,身影遍布全球60余个国家和地区,门店数已达1000余家。一般分析ZARA成功的原因大致是:顾客导向;垂直一体化;高效的组织管理;强调生产的速度和灵活性;不做广告不打折的独特营销价格策略等。实际上至关重要的环节是ZARA的灵敏供应链系统,大大提高了ZARA的前导时间。前导时间是从设计到把成衣摆在柜台上出售的时间。中国服装业一般为6~9个月,国际名牌一般可到120天,而ZARA最厉害时最短只有7天,一般为12天。这是具有决定意义的12天,可以用最可能少的资金带来更快速的货品销售,从而达到最快的现金流转,为企业带来巨大的现金流及利润。ZARA之灵敏供应链所展现出来的韵律,使得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中国相形见绌。 五、缺乏专业的信用管理机制  据了解,在商务部研究院对近千家出口企业所做的调查统计中,中国企业的外债发生率在全球都处于较高水平。中国出口企业的平均坏账率约在5%以上,有的民营企业甚至超过30%,远远高于西方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0.25%至0.5%,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倍,发达国家的10到20倍,每年的出口都要新产生300亿至350亿美元坏账。相关调查显示,在赖账企业中,有26%属于无力偿还;有11%的企业属于根本不想偿还。其余的属于海外“老赖”,以货物有瑕疵、销路不畅和价钱太高为由迟迟不付钱款;另外还有一些则根本是故意设套诈骗。拖欠货款已成为美国企业在金融危机中转嫁损失的一种办法。统计显示,仅2008年前5个月,浙江企业的海外坏账就达10亿美元。 造成巨额财富流失的背后原因,与中国中小型民营企业的风险管理水平普遍偏低有关,经常被外债问题困扰的也多为中小型制造、加工、贸易类的民营企业,这些企业内部普遍缺乏一整套系统、完善的信用管理制度。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民企研究中心民企治理专家曾水良认为,没有一套系统、完善的信用管理制度,是造成中国出口企业坏账率高的最主要原因。 一项针对中国境内企业的调查显示:目前已经建立完善信用风险管理制度的企业仅占11.2%,而这11.2%中,又有93.4%是大型跨国公司在华机构、外商投资企业、部分大型外经贸企业集团,而基数最为庞大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建立完善信用风险管理制度的不到0.7%。此外,中国大部份民营企业出口的产品附加值低,替代性很强。因此,为争取出口订单,众多民营企业不得不主要依靠价格策略,或在结算方式、付款条件、货款追收等方面过度迁就客户。许多“出海”的中国企业因此陷入了“不赊销等死,赊销找死”的两难境地。而一些企业在出口后,对欠款也总是不敢积极追讨,怕逼得太紧而失去客户,甚至用追加新货的手段来催款到账,结果却导致债务越来越多。最后欠款变成了坏账,难以收回。 综合以上,总之,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民企研究中心民企治理专家曾水良认为,中小民企面临资金断裂不是企业主缺钱,而是企业主缺失对“钱流”-现金流的管控!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