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化:中国经济最大的癌症在哪里?

关键词:[领导力] 浏览:798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最近,高层清理“僵尸企业”信号频频。11月4日,国务院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表示,要“加快推进‘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而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在调研时也侧重表示“要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有效化解过剩产能”。

    向“僵尸企业”宣战,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在调整产业结构、化解过剩产能和消融系统性风险方面走出的关键一步。“僵尸企业”的形成,是一个多年来各方面错综复杂的因素导致的疑难杂症。过去多年,中国经济陷入了一个难以摆脱的循环:越是下大力气化解过剩产能,过剩产能却越是严重。比如,我们与钢铁、水泥、电解铝的过剩产能斗争了很多年,但这些行业的产能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与日俱增,国家发改委调查的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在 39个行业中,有21个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低于75%,而中国的很多新兴行业的发展则更是一哄而上,政策一鼓励,各地大干快上,不到短短几年,一些行业便从短缺行业很快成为产能过剩行业。中国的光伏产业产能严重过剩,而风力发电机组目前闲置产能逾70%。产能过剩行业大多行业的效益很差,但却能以种种原因从银行和政府获得照顾,僵而不死,成为了中国经济的顽疾。

    从中国“僵尸”企业目前的情况看,大体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僵尸企业”大多都是规模比较大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规模大,员工多,在地方的经济中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政府出于维稳等各种考虑,既不让这些企业破产,也难以使其获得新生,只能通过银行或政府的不断输血维持现状;第二,“僵尸企业”所在的行业大多是产能过剩行业,比如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这些行业一方面为地方创造了很大的GDP,另一方面从经济效益而言已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但地方处于就业和GDP的考虑,不让这些企业破产重组;第三,“僵尸企业”从产业来看,基本属于比较低端的制造业领域,属于一低(低附加值)和“三高”行业(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产业);第四,“僵尸企业”大多占有很多政策和信贷资源,债务负担沉重,资产负债表严重恶化。以去年的数字为例,钢铁行业在8月份负债超过了3万亿,18家上市钢企负债率超过70%,这些行业一旦经济下行,投资需求萎缩,沉重的债务负担立即会让企业的资金链出现问题。

    应该看到,僵尸企业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系统性风险的雷区和集中引爆点。应该看到,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风险周期,包括债务和各种杠杆在内的风险考验中国经济的安全系统,特别是企业债的风险,更是当前中国经济当前的头号大敌。自2012年以来,中国的企业债务占GDP之比超过了113%,远超90%的国际风险阀值。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今年10月份的报告中预计,新兴市场国家中,企业和银行有最多达3万亿美元的过度举债,中国是其中规模最大的。渣打银行在去年的研究报告中就曾指出,中国的债务负担远高于近年来的任一时期(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债务GDP占比达到245%),并且债务负担还在持续升高。渣打银行认为,鉴于中国的大多数债务为银行贷款,且经常进行“借旧还新”,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大量违约。但银行的不良贷款也在上升,目前已升至未偿贷款总额的1%。但是到了今年前三季度,企业债违约不断爆发,按照穆迪的预计,今年前三季度爆发的企业债违约已经超过去年去年的总和,而中国的不良贷款在前三个季度已经攀升至1.59%,比去年同期上升0.43个百分点,农业银行(行情601288,买入)的不良贷款率再次突破了2%的警戒关。银行不良贷款的飙升和企业债违约事件的爆发,一方面和当下的经济周期有关,另一方面也和大量的“僵尸企业”占有过多的信贷资源,导致信贷资产的质量严重下滑有很大的关系。

    同时,在“僵尸企业”大量存在的情况下,资源的错配极为严重。仍然以信贷资源为例,尽管金融危机以来,中国释放了大量的流动性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目前中国的M2高达135万亿,但大量的中小企业融资越来越难,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远高于欧美等国,究其根源,就是因为大量的“僵尸企业”占有了信贷资源,导致中国的货币政策出现了“发行货币越多,流动性越紧张,资金的价格越昂贵的”怪圈。在“僵尸企业”效益低下又不让倒闭破产的情况下,契约精神和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失灵,企业抓住政府喜欢GDP的心理,进行政策套利,从而使得中国经济在“供给端”基本追求产业低端,但又能很快见效的产业,这使得中国经济升级的阻力巨大。

    就此考虑,下决心对“僵尸企业”进行清理,既为中国经济优化资源配置的重点,也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兑现中国经济 “供给端”的真正升级,若下决心铲除地方政府和部门的干扰,依照市场的法则促使“僵尸企业”出局,产业竞争的思维便会发生质的改变,然而企业的供给端,企业和政府或将不再按照规模和低端来追求华而不实的GDP,而是会走向高端和有竞争力的产业。为何在全球产业链上,中国企业争做低端,包含当前热炒的机器人(行情300024,买入)产业,中国很多企业一齐扑向一些位于最低端的链条,均为契约精神匮乏作祟。若以改革和市场的原则促使“僵尸企业”出局,这个怪相由此便会消除,银行的隐形金融风险也将大大的下降。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