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化:供给侧改革就是市场逻辑取代强盗逻辑

关键词:[领导力] 浏览:76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尽管市场逻辑占主导,但仍然不时出现强盗逻辑。近代以来的历史证明,强盗逻辑不可能真正胜利,真正胜利的是市场逻辑。

    市场逻辑与强盗逻辑

    人类追求幸福,我总结为两种方式,一种你要自己幸福,你首先要让别人幸福;另一种,你通过使别人不幸福而自己变幸福。前一种是“市场的逻辑”,后一种是“强盗的逻辑”。

    人类漫长的历史以强盗逻辑为主导,只是到了近代,市场逻辑才超越强盗逻辑,成为人类追求幸福的主要方式。近代是在工业革命之后。在工业革命之前,我们看到强盗的逻辑,好比说罗马帝国的征服,秦始皇的统一,然后像蒙古成吉思汗的征服,用的全是强盗的逻辑。历史证明,近代以来,强盗逻辑不可能真正的胜利,能真正胜利的只有市场逻辑。

    美国变得强大了,靠的主要是市场的逻辑。德国、日本想用强盗的逻辑变得强大,最后差点把他自己的国家毁灭。而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什么这两个国家又变成了世界上最先进、最发达的国家?这是因为他们运用了市场的逻辑,生产出全世界人民喜欢的产品。中国过去的30多年,我们也是在利用市场的逻辑。

    资本家只是赚剩余价值?

    市场是什么?市场的逻辑是什么?简言之,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而且是一只隐形的眼睛。我们每时每刻做的事情,背后都有隐形的眼睛在监视着我们。干坏事会受到惩罚,干好事会得到回报。这就是我们讲的市场的声誉机制。

    市场当中有不同的收入群体。作为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他拿的工资,这种工资我们叫合同收入;作为一个老板,他拿的是利润,利润是什么?利润是一个剩余收入。好多人对利润有误解,利润的本质是一个责任,拿利润意味着他要对所有的员工承担连带责任,也给所有的上游企业承担连带责任。

    理解这一点,我们就真正能够理解,什么叫市场经济。我总结了三句话: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是一只隐形的眼睛,市场是一个责任制度。

    接下来,市场怎么能够推动经济的发展?我仍然回到两百多年前,就是亚当·斯密的基本理论——经济增长理论。亚当·斯密真正关心的是一个国家的国民怎么变得富有,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国家要变得富有,既要有技术进步,还要有劳动生产力的提高。

    劳动生产力提高,技术进步来自哪呢?来自分工。没有分工就不会有技术进步,这一点大家应该容易理解,就像我们大学里面,为什么有各种专业?这就是一个分工。而分工依赖于市场,特别依赖于市场的规模。这样倒过来讲,就是市场规模越大,分工就越细,分工越细技术进步越快,技术进步越快社会发展越快,市场规模越大,记住这一点非常重要。包括我们做图书,台湾和大陆不一样,大陆有这么大的市场,所以我们可以有更细的分工。

    市场需要企业家去创造

    进一步讲,分工不是自然而然出现的,而是依赖于一个力量,这个力量就是企业家精神。市场不是自然而然出现的,而需要企业家去发现、去创造。包括图书市场,现在有很多图书,是没人买的。但是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能发现和创造市场中未出版的。

    分工本身也是企业家创造的,企业家每一步创新都在创造一种新的市场。比尔·盖茨创造了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叫软件产业。我们仔细看看,在过去30多年的信息技术革命的进步,就是不断创造新的产业。

    发明和创新是不一样的。发明把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做出来,创新是这个东西有市场,有人买单,那才叫真正的创新。这是企业家的工作。现在中国所谓的产能过剩是什么意思?中国的企业家仍然没有把创造的新财富变成新市场,我们还在重复生产过去那些东西,所以卖不出去。没有将财富变成市场,这就是中国企业家要面临的问题。

    我之所以强调这一点,是因为今天中国的经济学界、决策层被太多错误的理论所主导,比如一个凯恩斯主义理论,似乎认为只要创造需求,只要政府印票子,就可以促进经济发展。另外比如更早的新古典的理论,认为只要有资本积累,就可以有经济增长。这就导致大量的政府投资,而这些投资都在浪费资源,不是在创造财富,因为它不是通过企业家精神做出来的。

    企业家的套利时代

    接下来对企业家本身在做什么,作一点讲解。我本人研究企业家有30多年,至今我仍然认为,企业家就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叫发现不均衡,第二阶段叫创造不均衡。什么叫发现不均衡?均衡状态是没有利润可赚的,所有的收入都是成本,好比我们一个书店,假如整个图书处于均衡状态,书店卖的书,出版社进货的货款,加地租、工资还有投资的一个平均回报,没有多余的。这就叫均衡。

    但现实市场不是这样的,它经常处于不均衡状态。企业家就是要发现不均衡在哪,然后利用这个不平衡,使市场不断处于均衡状态。这个过程赚钱了,但是当市场处于均衡的时候,利润就越来越少。当利润没有了怎么办?你就要创造不均衡,打破原来的均衡。

    发现不均衡,最简单的就是套利。我们改革开放初期的那些企业家,个体户,其实就是通过发现不均衡,发家致富的。包括现在很了不起的企业家柳传志,最早也是通过套利拥有财富的,当时他发现香港计算机那么便宜,而北京那么贵,所以就搞了一个公司,从香港买到北京倒。联想开始就这么做的,而不是从技术开始做的。现在我们知道也有好多的国际倒爷。这种套利行为,对社会财富的增加非常重要,就是因为他用不值钱的东西变得值钱了。

    第二种套利就是跨时套利,简单就是投机。当我们今天预测某一个东西,未来会变贵的时候,我就买下来囤积起来,等以后卖。如果我预测某一个东西会便宜,我就卖空,这个在金融市场上表现的最为明显。

    第三种套利是什么?叫产品市场和要素市场之间的套利。如何理解?如果你发现有些人无所事事,而有些产品供不应求,你把无所事事的人组织起来,生产供不应求的产品,你就可以赚钱。在这个意义上,企业家是个组织者。过去当商人一个人都可以。但是作为组织者,你的手下有一批人,所以就需要一定的领导力

    套利时代结束,创新时代来临

    总结一下前面我讲的,企业家的作用就是套利,把原来没有效率的东西变得有效率。接下来,当套利没利润了,我们靠什么?我们要靠创新。创新是100年前,熊彼特提出的观点,至今仍是最权威的。创新就是实现一个生产要素的新的组合。具体来讲,或者引进一个新的产品,或者引进新的技术,或者你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或者你发现一个新的材料,如原来用木材现在用钢材,原来用钢材现在用铝材,现在用太空材料,最后实现一个新的组织形式。我们现在讲的管理,还可以包括商业模式,都可以被创新的。

    我认为创新的基本理论很简单,就两条:第一,你有没有可能提高这个东西对客户的价值;第二个,有没有可能降低它的成本。

    要成为成功的企业家,就要对人性有特殊理解。有一些企业家认为,模仿就是创新,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你容易模仿的东西,别人也容易模仿你,所以这样的利润是不长久的。再回到我们做企业,包括出版社。一个真正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偷不去、买不来、拆不开、带不走的。你就要拷问自己,你有什么东西别人偷不去的,就是人家模仿可以生产跟你一样的,你就完蛋了。第二,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市场上买不来,只有你这儿有的,包括人才。还有拆不开,有些企业做得很大,结果拆开以后发现比原来还赚钱,你的企业就没价值。最后某一个员工走了,你的价值就走了,如果某一个员工走了,你的企业就完蛋了,说明你没有核心竞争力。

    现在好多年轻人创业、创新,什么赚钱做什么,这是一种思维。真正创新的人,他一开始不这样思考,他思考的是做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价值,给别人带来什么好处。

    综上所述,市场的核心是企业家,企业家就做两件事,一个套利,一个创新。现在我们看看中国的过去和未来,简单说我们中国过去30年,企业家主要做得是套利,而不是创新。也就是发现不均衡,然后就赚钱。但是这种套利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了。

    企业家需要自由和制度保障

    要培养出创新型的企业家,最重要的是什么呢?第一是自由,第二是稳定的预期,这与产权保护有关。自由是心灵的自由和行动的自由,心灵的自由就是可以胡思乱想,只要最后消费者接受,就证明你是正确的。但我们中国的企业家,我们从小的教育使我们不敢胡思乱想。西方人说,他现在售票,20年之后他把你送到火星上去,中国不会这么想的。当然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敢想,但是传统上我们是不敢想的。还有行动的自由。

    稳定的预期是指,商业本来就充满了风险,如何使人们敢冒这个风险。由于在中国制度的风险非常大,所以这个创新的积极性会大大降低。此外,就是产权的保护的重要性,没有一个真正的私有财产制度,这个国家不可能变成一个创新的制度,最多是一个模仿的制度。

    现在中国这方面的障碍太多,如体制、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国有企业太强大,扼杀了私有企业的创造力,在资源方面挤压私有企业。中国是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但是有多少资金真正流向私有企业,多少资金流向创新企业?这方面,我们要感谢外国的资本家,因为中国这十多年来创新的高科技企业都是外国资本家支持起来的,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搜狐、新浪,没有一个中国自己的资金支持起来的。腾讯最大的股东不是马化腾,而是南非的一个投资集团,这是中国人的悲哀。有这么多的资金(四万亿的外汇储备),不知道怎么花,没有花在我们自己的创新活动上。

    产业政策由企业家制定更靠谱

    中国特别流行产业政策,有好多外国的学者都在吹捧这个政策,还有人建议美国应该学中国搞产业政策。

    产业政策有一个假设——政府官员比企业家更聪明,更有能力判断未来。肯定不是那样,坐在办公室里的人,他怎么能够比我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更懂得未来?何况政府做一个决策之后,他不承担任何成本的。举一个例子,像我们3G,国际上有几种标准,WCDMA、CDMA2000,结果中国搞了一个TD-SCDMA,这个技术本来是西门子公司没钱送给中国的礼物,中国就把它宣传成什么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一定要上这个。所有电信公司都知道这个不行,谁都不愿上,最后压在中国移动身上,中国移动赚那么多钱,你不花钱谁花钱。还叫3千亿投资打水漂了,中国人多少人在用3G?中国移动没办法就拼命在推4G,不搞4G,3G的毛病就掩盖不起来。这就是我们的产业政策,这就是几千亿的老百姓的血汗钱。

    我认为,判断未来绝对不是政府官员擅长的事。历史证明,政府要替代企业家,是不可能的。因为政府没有这样的能力,他做这些决策的时候,没想市场如何。所以要警告大家。

    市场经济是你给人们自由,市场就慢慢就形成了。而不是从上到下,建立个市场经济这么简单。最重要的我们要清楚这个产权的侵害,对自由的侵害,这不是一句空话,要做在实处。好比过去发现的冤假错案,就是对企业家的错判,我们能不能进行平反?这些事做了,就是给大家信心,不做的话,就不能建立大家的信心。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