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樊纲:互联网金融需要实行强监管

关键词:[经济学家] [商业百货] 浏览:1889 发布日期:2016-06-12 网页收藏

  • 樊纲表示,发达国家都是按照强监管模式监管互联网金融;霍学文表示,加强京津冀金融监管合作

      “金融创新应该鼓励,要鼓励能够帮助更有效地配置资源、更有效地分担风险的创新。”近一年来,理财平台接连暴雷,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和风险不断成为舆论焦点。在此次金融街论坛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重恩认为应鼓励能有效配置资源的金融创新。多位与会经济学家、学者、官员关注金融改革和创新。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表示,最根本的问题是改革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制度,互联网金融需要实行强监管。

      而在区域性的协调发展上,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党组书记霍学文表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方面,已探索建立区域协调联动的风险防范机制,共同打击非法集资。

      樊纲

      缺乏好的监管制度 P2P问题丛生

      最根本的问题是改革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制度,缺乏好的监管制度,导致问题丛生,导致互联网金融没有办法发展。

      近年,P2P跑路事件愈演愈烈。5月29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在“2016年第五届金融街论坛”上表示,对于“P2P跑路”的问题,最根本方法在于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体制进行改革。“我们缺乏好的监管制度,导致问题重生,甚至导致互联网金融没法发展”。

      樊纲认为,互联网金融的信息成本低,渗透率强,能够提供很多便捷服务,因此其具有公共金融的性质,“发达国家都是按照强监管的模式监管互联网金融”。

      反观国内,在樊纲看来,国内P2P业务监管的责任主体缺乏经验,缺乏人才,缺乏专业能力和法律依据。“我们需要改革,必须认识到它是属于众筹公共金融的范畴,需要实行强监管”。

      而谈到“债转股”的问题时,樊纲提出,可以通过“债转股”方式化解过剩产能。在其看来,该办法可以盘活企业资产、降低杠杆率,解决金融风险和经济停滞问题。而对于“债转股”的方法,樊纲提出了疑问,认为应该思考基本的市场配置资源的方法。

      樊纲提出,由于“政府手里有1万亿分配额度,还有一笔1000亿的职工安置经费,使得准备下去的‘僵尸企业’又停了下来等这两笔钱”。在他看来,这又变成了政府按照区域级别进行分配,即又变成了政府配置资源。

      既然要由市场决定资源的配置,那就应该由当事人来议价,按照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把价格找到,而不是由政府来决定,樊纲表示。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