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瑶:财经人物:李玲瑶,啥时候都不晚只要想做

关键词:[投资理财] 浏览:2305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见到李玲瑶是在威思丽女子高级修养学堂上,这个“学堂”近日在泉州开张,据说这也是福建省首个女子贵族学校。课堂上,作为“学堂”董事长的李玲瑶博士风趣地向学生们讲起了现代女性在争做“白骨精”(意指“白领、骨干、精英”)的同时,如何避免异化成“女强人”。
      “成功学”先驱李玲瑶
      成功是一种非常诱人而甜美的感觉
      李玲瑶的成功首先表现在外交上。她的确是个成功的外交家。
      1999年10月1日上午,李玲瑶站在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观看国庆50周年的阅兵典礼。在雄壮的乐曲声中,她的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这是继国庆35周年之后,她第二次应国务院侨办邀请在天安门前观礼。
      那时,她是美国华人中的年轻侨领,为中美建交做了很多事情。那段时光对她来说是多姿多彩、激动人心的。
      李玲瑶21岁时从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随后拿到奖学金并留学美国。作为台湾历史上第一位学生会女主席,她不久就凭借自己的热心开朗、聪颖果敢赢得大家的尊重,并被推举为美国加州台大校友会主席。中美建交前,她被选为全美华人协会华盛顿分会负责人。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她和杨振宁一样,是接待小组成员;中美建交仪式上,她是少数被邀到白宫观礼的华人代表之一;在中美建交华人庆祝大会上,当过电视主持人的她则挑起了大会司仪的重任。
      李玲瑶似乎天生就是个外交家,她外向,她喜欢说话,她喜欢交流。
      从1985年开始,李玲瑶应邀在祖国大陆各大城市和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华中理工大学等几十所高校做演讲。有人说,现在在祖国大陆渐成时尚、渐被更多人关注的成功学演讲的起点应在李玲瑶。她在1985年就已经把现在这大行其道的成功学理论讲遍了祖国大陆的主要大城市。因为她的演讲务实且充满激情,她还被多所高校聘为客座教授。
      1988年,记录了她创业艰辛和成功经验的著作《走向成功》在北京出版,并立即成为北京当月十大畅销书之一。说起这本书的来历,李玲瑶一直很感动,因为那是她被大家接纳、重视的一个表现。“那其实是一本1985-1988年,我在祖国大陆的演讲集。我讲课从来都没有讲稿,只有这样一张纲要(出示了一张为第二天的演讲准备的提纲,上面只有许多小标题)。后来是因为学生们很喜欢演讲的内容,就把它们录下并整理出来。”
      只做董事长
      投资三条件:合作伙伴好、项目好、总经理好
      李玲瑶的另一个身份是企业家,这个身份让她更靠近女强人,虽然李玲瑶一直不太喜欢“女强人”这个名称落于自己身上的身份归属。
      从1993年至今,李玲瑶在祖国大陆投资了5家企业,涉及电器、通讯、培训、妇幼用品和投资顾问,而且每家都运作得不错。比如,北京爱华妇幼卫生制品有限公司的年营业额是6000多万元,而不良应收账款却不到1万元。对此,李玲瑶的解释多少有些让人意外:“主要是总经理很能干,管理得很好。我只投资,只做董事长,我不会管理。我的企业都是由我来投资,然后请很好的当地总经理来管理,我只能提供一个大体的规划。”
      其实,按这样一种模式来成功运作自己的若干家企业,李玲瑶靠的不会只是运气。她的不同的管理方式和不俗的管理能力让她走了条捷径。“我投资有三个条件:第一,合作伙伴要好;第二,项目要好;第三,总经理要好。我觉得这三个条件一个都不能少。”
      李玲瑶的管理“绝招”直指管理的要害:“用人”和“散财”。用她的话说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和“财聚人散,财散人聚”。据说,她的5个下属公司的总经理都是一流的管理人才,也都是她的好朋友。在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李玲瑶要么送他们股份,要么让他们入股。现在,李玲瑶每周只需花两三天时间来处理这5家公司的事务,其他时间就潇洒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了。
      李玲瑶的管理看起来随性、亲合力十足,这是她的性格所致,她喜欢给自己留一些人性的美好意念,即使曾经被现实痛击过。1989年,李玲瑶最早在祖国大陆投资的2家公司,因为用人不当均以失败告终。那样一段经历让她感到沮丧和心痛,“那真的让我感觉商场如战场,也让我看到了人性的贪婪!”想象中的美好总是不能在现实中一直美好下去。李玲瑶仍然愿意存着那个美好的意念,虽然她需要修正自己原定的选人标准。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子,在你没把成功太当回事的时候,只要按自己的计划去完成每一个步骤,成功竟然也就一步一步地来了。李玲瑶之后的成功就有些这样的意味。
      比如,在创业前,李玲瑶和她丈夫都有很好的职业。李毕业后在硅谷的知名软件公司当软件工程师,而她先生则是通用电气公司的高级工程师。1980年,她告诉丈夫,她一个人的薪水就可以养活全家,她建议他出来创业。随后,他辞职为德国一家公司设计核电站,挣了几十万美金。利用这第一桶金,他们开办了一家高科技公司,之后,他们自己的事业又慢慢拓展到房地产业,并建立了一个产业帝国。
      再比如,李玲瑶冒着投资行业的大忌,在祖国大陆投资了行业跨度大、而且都不是行业领头羊的5家企业。在李玲瑶看来,这5家企业只是她全部事业中锦上添花的部分,她和丈夫的主业——房地产业的赢利阵地在美国,她把祖国大陆的产业看作回报祖国的一种方式。这5家企业也让李玲瑶的愿望顺利得以实现。之后,她还把5家公司的一部分收入捐赠给了家乡湖北红安及其它地区和高校,用于设立“奖学金”与希望小学。
      知天命后读博士
      只要想做,什么时候都不晚
      人生历程太顺利的时候,总有人会感慨缺点波折坎坷,李玲瑶重新认识自己就从那样一次感慨开始。
      出生成长在军人家庭的李玲瑶,从小深受传统教育的熏陶,她有着最简单的理想:在家做个好闺女,在校做个好学生,结婚做个好妻子。她按部就班地从当时最好的小学进到最好的中学、最好的大学。出于对李敖等学长的佩服与崇拜,她选择了台湾大学历史系。21岁大学毕业那年,她拿着历史学研究生的奖学金到美国留学。但一个学期过后,她发现在美国那个实用主义盛行的社会里,历史学很不合时宜。于是,她改选马里兰大学的计算机课程。
      十几年过去了,她在巡回演讲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自己的兴趣在经济学,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教书。1999年,北大在香港招收博士生,她报考了国际金融专业。
      李玲瑶笑言,在她把每件事情都做好,对别人尽了各种责任之后,才顿然发现惟独没有对自己尽责任。值得庆幸的是,传统的教育教会她踏实地做好每一个阶段的工作,这些工作像一个完美的铺垫,让她有勇气去做一些改变。
      虽然对自己50岁念完博士还是感觉有些惋惜,可确认已经清楚地找回兴趣时,李玲瑶还是特别满足,“如果再回到20几岁的话,我会比较早地把博士念完,比较早地做我的职业生涯的设计。当然,并不是念了博士就怎样,只是说我的兴趣在那里。只要想做,什么时候都不晚!”
      据说,每次上课,李玲瑶都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她没有落过一次课。去年7月份,她自豪地戴上了北大博士帽。目前,李玲瑶博士在北京大学任教,为北大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大中国企业家研修班特聘教授。至今,她在国内外经济杂志上发表经济论文数十篇。最近,又出版了论著《当代经济金融研究新视野》。她是国内少数具有实务经验的企业家兼学者。
        
       见到李玲瑶是在威思丽女子高级修养学堂上,这个“学堂”近日在泉州开张,据说这也是福建省首个女子贵族学校。课堂上,作为“学堂”董事长的李玲瑶博士风趣地向学生们讲起了现代女性在争做“白骨精”(意指“白领、骨干、精英”)的同时,如何避免异化成“女强人”。
      “成功学”先驱
      成功是一种非常诱人而甜美的感觉
      李玲瑶的成功首先表现在外交上。她的确是个成功的外交家。
      1999年10月1日上午,李玲瑶站在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观看国庆50周年的阅兵典礼。在雄壮的乐曲声中,她的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这是继国庆35周年之后,她第二次应国务院侨办邀请在天安门前观礼。
      那时,她是美国华人中的年轻侨领,为中美建交做了很多事情。那段时光对她来说是多姿多彩、激动人心的。
      李玲瑶21岁时从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随后拿到奖学金并留学美国。作为台湾历史上第一位学生会女主席,她不久就凭借自己的热心开朗、聪颖果敢赢得大家的尊重,并被推举为美国加州台大校友会主席。中美建交前,她被选为全美华人协会华盛顿分会负责人。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她和杨振宁一样,是接待小组成员;中美建交仪式上,她是少数被邀到白宫观礼的华人代表之一;在中美建交华人庆祝大会上,当过电视主持人的她则挑起了大会司仪的重任。
      李玲瑶似乎天生就是个外交家,她外向,她喜欢说话,她喜欢交流。
      从1985年开始,李玲瑶应邀在祖国大陆各大城市和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华中理工大学等几十所高校做演讲。有人说,现在在祖国大陆渐成时尚、渐被更多人关注的成功学演讲的起点应在李玲瑶。她在1985年就已经把现在这大行其道的成功学理论讲遍了祖国大陆的主要大城市。因为她的演讲务实且充满激情,她还被多所高校聘为客座教授。
      1988年,记录了她创业艰辛和成功经验的著作《走向成功》在北京出版,并立即成为北京当月十大畅销书之一。说起这本书的来历,李玲瑶一直很感动,因为那是她被大家接纳、重视的一个表现。“那其实是一本1985-1988年,我在祖国大陆的演讲集。我讲课从来都没有讲稿,只有这样一张纲要(出示了一张为第二天的演讲准备的提纲,上面只有许多小标题)。后来是因为学生们很喜欢演讲的内容,就把它们录下并整理出来。”
      只做董事长
      投资三条件:合作伙伴好、项目好、总经理好
      李玲瑶的另一个身份是企业家,这个身份让她更靠近女强人,虽然李玲瑶一直不太喜欢“女强人”这个名称落于自己身上的身份归属。
      从1993年至今,李玲瑶在祖国大陆投资了5家企业,涉及电器、通讯、培训、妇幼用品和投资顾问,而且每家都运作得不错。比如,北京爱华妇幼卫生制品有限公司的年营业额是6000多万元,而不良应收账款却不到1万元。对此,李玲瑶的解释多少有些让人意外:“主要是总经理很能干,管理得很好。我只投资,只做董事长,我不会管理。我的企业都是由我来投资,然后请很好的当地总经理来管理,我只能提供一个大体的规划。”
      其实,按这样一种模式来成功运作自己的若干家企业,李玲瑶靠的不会只是运气。她的不同的管理方式和不俗的管理能力让她走了条捷径。“我投资有三个条件:第一,合作伙伴要好;第二,项目要好;第三,总经理要好。我觉得这三个条件一个都不能少。”
      李玲瑶的管理“绝招”直指管理的要害:“用人”和“散财”。用她的话说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和“财聚人散,财散人聚”。据说,她的5个下属公司的总经理都是一流的管理人才,也都是她的好朋友。在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李玲瑶要么送他们股份,要么让他们入股。现在,李玲瑶每周只需花两三天时间来处理这5家公司的事务,其他时间就潇洒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了。
      李玲瑶的管理看起来随性、亲合力十足,这是她的性格所致,她喜欢给自己留一些人性的美好意念,即使曾经被现实痛击过。1989年,李玲瑶最早在祖国大陆投资的2家公司,因为用人不当均以失败告终。那样一段经历让她感到沮丧和心痛,“那真的让我感觉商场如战场,也让我看到了人性的贪婪!”想象中的美好总是不能在现实中一直美好下去。李玲瑶仍然愿意存着那个美好的意念,虽然她需要修正自己原定的选人标准。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子,在你没把成功太当回事的时候,只要按自己的计划去完成每一个步骤,成功竟然也就一步一步地来了。李玲瑶之后的成功就有些这样的意味。
      比如,在创业前,李玲瑶和她丈夫都有很好的职业。李毕业后在硅谷的知名软件公司当软件工程师,而她先生则是通用电气公司的高级工程师。1980年,她告诉丈夫,她一个人的薪水就可以养活全家,她建议他出来创业。随后,他辞职为德国一家公司设计核电站,挣了几十万美金。利用这第一桶金,他们开办了一家高科技公司,之后,他们自己的事业又慢慢拓展到房地产业,并建立了一个产业帝国。
      再比如,李玲瑶冒着投资行业的大忌,在祖国大陆投资了行业跨度大、而且都不是行业领头羊的5家企业。在李玲瑶看来,这5家企业只是她全部事业中锦上添花的部分,她和丈夫的主业——房地产业的赢利阵地在美国,她把祖国大陆的产业看作回报祖国的一种方式。这5家企业也让李玲瑶的愿望顺利得以实现。之后,她还把5家公司的一部分收入捐赠给了家乡湖北红安及其它地区和高校,用于设立“奖学金”与希望小学。
      知天命后读博士
      只要想做,什么时候都不晚
      人生历程太顺利的时候,总有人会感慨缺点波折坎坷,李玲瑶重新认识自己就从那样一次感慨开始。
      出生成长在军人家庭的李玲瑶,从小深受传统教育的熏陶,她有着最简单的理想:在家做个好闺女,在校做个好学生,结婚做个好妻子。她按部就班地从当时最好的小学进到最好的中学、最好的大学。出于对李敖等学长的佩服与崇拜,她选择了台湾大学历史系。21岁大学毕业那年,她拿着历史学研究生的奖学金到美国留学。但一个学期过后,她发现在美国那个实用主义盛行的社会里,历史学很不合时宜。于是,她改选马里兰大学的计算机课程。
      十几年过去了,她在巡回演讲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自己的兴趣在经济学,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教书。1999年,北大在香港招收博士生,她报考了国际金融专业。
      李玲瑶笑言,在她把每件事情都做好,对别人尽了各种责任之后,才顿然发现惟独没有对自己尽责任。值得庆幸的是,传统的教育教会她踏实地做好每一个阶段的工作,这些工作像一个完美的铺垫,让她有勇气去做一些改变。
      虽然对自己50岁念完博士还是感觉有些惋惜,可确认已经清楚地找回兴趣时,李玲瑶还是特别满足,“如果再回到20几岁的话,我会比较早地把博士念完,比较早地做我的职业生涯的设计。当然,并不是念了博士就怎样,只是说我的兴趣在那里。只要想做,什么时候都不晚!”
      据说,每次上课,李玲瑶都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她没有落过一次课。去年7月份,她自豪地戴上了北大博士帽。目前,李玲瑶博士在北京大学任教,为北大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大中国企业家研修班特聘教授。至今,她在国内外经济杂志上发表经济论文数十篇。最近,又出版了论著《当代经济金融研究新视野》。她是国内少数具有实务经验的企业家兼学者。
        
       见到李玲瑶是在威思丽女子高级修养学堂上,这个“学堂”近日在泉州开张,据说这也是福建省首个女子贵族学校。课堂上,作为“学堂”董事长的李玲瑶博士风趣地向学生们讲起了现代女性在争做“白骨精”(意指“白领、骨干、精英”)的同时,如何避免异化成“女强人”。
      “成功学”先驱
      成功是一种非常诱人而甜美的感觉
      李玲瑶的成功首先表现在外交上。她的确是个成功的外交家。
      1999年10月1日上午,李玲瑶站在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观看国庆50周年的阅兵典礼。在雄壮的乐曲声中,她的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这是继国庆35周年之后,她第二次应国务院侨办邀请在天安门前观礼。
      那时,她是美国华人中的年轻侨领,为中美建交做了很多事情。那段时光对她来说是多姿多彩、激动人心的。
      李玲瑶21岁时从台湾大学历史系毕业,随后拿到奖学金并留学美国。作为台湾历史上第一位学生会女主席,她不久就凭借自己的热心开朗、聪颖果敢赢得大家的尊重,并被推举为美国加州台大校友会主席。中美建交前,她被选为全美华人协会华盛顿分会负责人。1979年邓小平访美时,她和杨振宁一样,是接待小组成员;中美建交仪式上,她是少数被邀到白宫观礼的华人代表之一;在中美建交华人庆祝大会上,当过电视主持人的她则挑起了大会司仪的重任。
      李玲瑶似乎天生就是个外交家,她外向,她喜欢说话,她喜欢交流。
      从1985年开始,李玲瑶应邀在祖国大陆各大城市和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华中理工大学等几十所高校做演讲。有人说,现在在祖国大陆渐成时尚、渐被更多人关注的成功学演讲的起点应在李玲瑶。她在1985年就已经把现在这大行其道的成功学理论讲遍了祖国大陆的主要大城市。因为她的演讲务实且充满激情,她还被多所高校聘为客座教授。
      1988年,记录了她创业艰辛和成功经验的著作《走向成功》在北京出版,并立即成为北京当月十大畅销书之一。说起这本书的来历,李玲瑶一直很感动,因为那是她被大家接纳、重视的一个表现。“那其实是一本1985-1988年,我在祖国大陆的演讲集。我讲课从来都没有讲稿,只有这样一张纲要(出示了一张为第二天的演讲准备的提纲,上面只有许多小标题)。后来是因为学生们很喜欢演讲的内容,就把它们录下并整理出来。”
      只做董事长
      投资三条件:合作伙伴好、项目好、总经理好
      李玲瑶的另一个身份是企业家,这个身份让她更靠近女强人,虽然李玲瑶一直不太喜欢“女强人”这个名称落于自己身上的身份归属。
      从1993年至今,李玲瑶在祖国大陆投资了5家企业,涉及电器、通讯、培训、妇幼用品和投资顾问,而且每家都运作得不错。比如,北京爱华妇幼卫生制品有限公司的年营业额是6000多万元,而不良应收账款却不到1万元。对此,李玲瑶的解释多少有些让人意外:“主要是总经理很能干,管理得很好。我只投资,只做董事长,我不会管理。我的企业都是由我来投资,然后请很好的当地总经理来管理,我只能提供一个大体的规划。”
      其实,按这样一种模式来成功运作自己的若干家企业,李玲瑶靠的不会只是运气。她的不同的管理方式和不俗的管理能力让她走了条捷径。“我投资有三个条件:第一,合作伙伴要好;第二,项目要好;第三,总经理要好。我觉得这三个条件一个都不能少。”
      李玲瑶的管理“绝招”直指管理的要害:“用人”和“散财”。用她的话说就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和“财聚人散,财散人聚”。据说,她的5个下属公司的总经理都是一流的管理人才,也都是她的好朋友。在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李玲瑶要么送他们股份,要么让他们入股。现在,李玲瑶每周只需花两三天时间来处理这5家公司的事务,其他时间就潇洒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了。
      李玲瑶的管理看起来随性、亲合力十足,这是她的性格所致,她喜欢给自己留一些人性的美好意念,即使曾经被现实痛击过。1989年,李玲瑶最早在祖国大陆投资的2家公司,因为用人不当均以失败告终。那样一段经历让她感到沮丧和心痛,“那真的让我感觉商场如战场,也让我看到了人性的贪婪!”想象中的美好总是不能在现实中一直美好下去。李玲瑶仍然愿意存着那个美好的意念,虽然她需要修正自己原定的选人标准。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子,在你没把成功太当回事的时候,只要按自己的计划去完成每一个步骤,成功竟然也就一步一步地来了。李玲瑶之后的成功就有些这样的意味。
      比如,在创业前,李玲瑶和她丈夫都有很好的职业。李毕业后在硅谷的知名软件公司当软件工程师,而她先生则是通用电气公司的高级工程师。1980年,她告诉丈夫,她一个人的薪水就可以养活全家,她建议他出来创业。随后,他辞职为德国一家公司设计核电站,挣了几十万美金。利用这第一桶金,他们开办了一家高科技公司,之后,他们自己的事业又慢慢拓展到房地产业,并建立了一个产业帝国。
      再比如,李玲瑶冒着投资行业的大忌,在祖国大陆投资了行业跨度大、而且都不是行业领头羊的5家企业。在李玲瑶看来,这5家企业只是她全部事业中锦上添花的部分,她和丈夫的主业——房地产业的赢利阵地在美国,她把祖国大陆的产业看作回报祖国的一种方式。这5家企业也让李玲瑶的愿望顺利得以实现。之后,她还把5家公司的一部分收入捐赠给了家乡湖北红安及其它地区和高校,用于设立“奖学金”与希望小学。
      知天命后读博士
      只要想做,什么时候都不晚
      人生历程太顺利的时候,总有人会感慨缺点波折坎坷,李玲瑶重新认识自己就从那样一次感慨开始。
      出生成长在军人家庭的李玲瑶,从小深受传统教育的熏陶,她有着最简单的理想:在家做个好闺女,在校做个好学生,结婚做个好妻子。她按部就班地从当时最好的小学进到最好的中学、最好的大学。出于对李敖等学长的佩服与崇拜,她选择了台湾大学历史系。21岁大学毕业那年,她拿着历史学研究生的奖学金到美国留学。但一个学期过后,她发现在美国那个实用主义盛行的社会里,历史学很不合时宜。于是,她改选马里兰大学的计算机课程。
      十几年过去了,她在巡回演讲的过程中逐渐发现,自己的兴趣在经济学,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是教书。1999年,北大在香港招收博士生,她报考了国际金融专业。
      李玲瑶笑言,在她把每件事情都做好,对别人尽了各种责任之后,才顿然发现惟独没有对自己尽责任。值得庆幸的是,传统的教育教会她踏实地做好每一个阶段的工作,这些工作像一个完美的铺垫,让她有勇气去做一些改变。
      虽然对自己50岁念完博士还是感觉有些惋惜,可确认已经清楚地找回兴趣时,李玲瑶还是特别满足,“如果再回到20几岁的话,我会比较早地把博士念完,比较早地做我的职业生涯的设计。当然,并不是念了博士就怎样,只是说我的兴趣在那里。只要想做,什么时候都不晚!”
      据说,每次上课,李玲瑶都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她没有落过一次课。去年7月份,她自豪地戴上了北大博士帽。目前,李玲瑶博士在北京大学任教,为北大中国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大中国企业家研修班特聘教授。至今,她在国内外经济杂志上发表经济论文数十篇。最近,又出版了论著《当代经济金融研究新视野》。她是国内少数具有实务经验的企业家兼学者。
      另一面:
      享受独舞的快乐
      两岸三地的情结
      记者:你在台湾、美国和祖国大陆都生活过,最喜欢哪里?
      李玲瑶:小时候在台湾读书,很单纯,生活面很窄,似乎对读书之外的事情没有特别的关注。但是,台湾的教育培养了我的民族情感和社会责任感。在美国读书了一段时间后就开始工作,美国的工作环境让我觉得很舒畅,比较法制化。也就是说有一个正常的渠道,让你能够透过你的努力,争取到你所想争取的东西。比如,我们到那里时只是穷苦学生,可是靠我和我先生的拼搏和努力,我们争取到了我们的社会地位,获得了财富的积累。
      记者:对祖国大陆感觉怎样?
      李玲瑶: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创业的机会跟美国差不多了。身为中国人,看到自已的祖国能够从比较封闭、落后,走向现代、开放、进步,我觉得很高兴,很欣慰!能够做点添砖加瓦的事,我觉得蛮有意义的。所以,我觉得这三个地方对我是一种Mixed,是一种混合的印象。
      喜欢锻炼与文艺
      记者:在业余时间有没有什么爱好?
      李玲瑶:我很喜欢唱歌、跳舞。如果我先生在家里,我们就一起同乐,有时也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独乐。
      记者:主要做些什么锻炼?
      李玲瑶:跑步、做体操。我自己有一套20个动作的体操。我年轻的时候学过现代舞,直到现在,每天我都要动动才觉得筋骨舒展。
      记者:现在筋骨的柔韧性还很好吧?
      李玲瑶:非常好啊!一字分腿,我一下就能分出来。
      追求“实荣”
      记者:会不会像很多女士那样注重打扮?
      李玲瑶:不太会,没时间,也不太有兴趣。
      记者:觉得自己有没有虚荣心?
      李玲瑶:年轻的时候或许有点,现在基本上没有。年轻的时候对一些外在的东西比较在意,比如别人对你的称赞、评价。这种在意也使我不断地约束自己,激励自己。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好,他告诉我要追求“实荣”而不要追求虚荣。现在,年龄大了,更是觉得这些名啊利啊,该是你的,就是你的。
      记者:刘晓庆说她青春常驻的秘诀是不断地恋爱。那你觉得,一个女士要怎样才能青春常驻?
      李玲瑶:学习。学习让你不断有新的源泉,让你不会枯竭,让你不断有新的追求及目标。
      记者:网上有些报道说,你“令很多男士倾慕”,你觉得自己的魅力在哪里?
      李玲瑶:(吃惊)说我啊(笑)!(思考片刻)我的一些朋友说我融合了中西文化的优点,还有我的心胸比较开阔,比较能够包容别人的差异,能够尊重人。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