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网站_叶檀博客

叶檀 著名讲师
著名经济评论人
http://yetan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叶檀:叶檀:令人厌恶的创新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2111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三年前一个寻常的下午,在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

    “叶檀吗?你知道泛亚交易所吗?”

    “听说过,不太熟悉”,接着,这位在地方银行和地方交易所工作的朋友详尽地介绍了泛亚交易所的情况。

    我听着身上一阵阵发冷,从模式和定价来看,知道会出大问题,但同时又有些厌倦的麻木。从南到北,我听到的类似事件太多,并且绝大多数打着金融创新与话语权的名号,很多情况下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支持,也煽动起了民粹情绪。

    高利贷盛行、毫无金融人才的地区,要建立稀土、煤炭、黄金、大数据等等交易中心,口气极大地要获得定价权。他们雄心万丈,表示不愿意呆在产业链的底层,从获得定价权开始摆脱“谋口食”的命运。

    从常识与金融特殊性出发,很多时候不认为这样的努力能够成功,但笔者尊重摆脱命运的行动与勇气。遗憾的是,金融创新常常成为庞氏骗局的翻版,雄心万丈争夺定价权的努力往往破 坏当地已经很稀薄的金融信用,使贫困而贪婪的人们更加贫困。

    我当时保持了沉默,只是在2012年写了一篇小文章。从搜索到的情况看,泛亚交易所如火如荼,并且作为一项重要的创新、号称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属交易所,得到了地方重要官员与有关部门的呵护,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交易所,也就是说,当时交易所普通投资者还能够得到交易所承诺的回报。

    酒宴正酣的时候,突然跑过去夺下心旷神怡者的酒杯,肯定不会受到欢迎。我们当时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事情一定会向糟糕的方向发展,只有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酒宴就能继续。资金会流入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只要疯狂继续,资金就会流入。

    泛亚的产品受到审视。《经济观察报》提及泛亚所名下的“日金宝”,不过在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官网上已看不到“日金宝页面”。记者从机构获取到了一份资金受托投资的宣传册。泛亚在宣传册上宣称信托投资业务年化收益高达12.037%,而且资金随进随出,不收手续费,收益每天到账等优势。一项投资回报年化收益率可以达到12%,资金还可以随时进出,连巴菲特也做不到。这样的回报率背后一定有蹊跷,如果再看稀有金属交易商与生产商在其中的角色,会吓出一头冷汗,但这样的交易与模式在特定时期受到追捧。

    监管缺位、无法进行有效风险控制。

    证监会不是监管的有权机构。10月16日下午,在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关于违法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性质认定的问题,《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明确规定,地方交易场所均由省级人民政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负责日常监管、违规处理和风险处置,证监会不是监管的有权单位。

    事实上,云南证监局曾督促泛亚交易所加快清理整顿,却被淹没。

    2014年11月19日上午,云南证监局官网曾刊发一则名为《云南省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清理整顿收尾》的工作动态,该文显示,2014年11月13日,云南副省长和段琪主持召开了该省各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领导小组会议。会议上,云南证监局局长王广幼指出,从证监局牵头和部际联席会议联合检查组两次现场检查的情况看,部分交易场所仍然存在违规行为,特别是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风险巨大。王广幼建议按照“谁审批、谁监管、谁担责”的原则,解决突出问题,扫清障碍,加快完成清理整顿收尾工作。这则工作动态2014年11月19日下午从云南证监局官网上消失。

    省市金融办曾有领导对泛亚表示出了充分的信任,行业部门一些主管者纷纷到交易所支持创新。即使在风险彻底曝光的当下,泛亚所还在官网的首 页义正严辞地谴责暴 力维权者。

    很多机构被拉来为交易所背书,交易所受政府监管(这是事实),每日成交数据要上交到国务院,成为统计数据的参考,被暗示为信用背书,参与交易所的投资,资金必须通过银行进行“银商转账”进入交易所保证金账户,银行对交易所的保证金账户进行第三方存管。看起来非常美妙,但事实上,泡沫破了。

    投资者维权了将近一年左右的时间,省市终于作出回应。10月17日云南网报道,就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人诉求问题,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作出通报。按照国发[2011]38号和国办发[2012]37号精神,昆明泛亚有色纳入云南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范围。云南省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正依法加快推进。希望投资人依法合理表达诉求,相信昆明泛亚有色风险能够得到合法公开公正的处置。投资人可以向昆明市及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昆明市支持投资人依法依规理性维权。

    处理将是个漫长的过程,当然也不意味着投资者会挽回全部损失。

    事实上,昆明有受到市场认可、运作多年的花卉拍卖中心,每天从全球各地进口的花卉通过拍卖得到定价,鲜切花等价格指数已经获得定价权。从1994年以来,云南全省的花卉业产值年均增长速度达30%,鲜花生产规模及产量居全国第一,全国80%的鲜花都来自云南,云南掌握着多个鲜花品种的定价权,其他基地玫瑰的价格要向云南看齐,并保持固定的差价随之波动。

    有如此好的交易中心,没有总结经验推广到其他品种,如建立信用体系、人才储备、生产与交易模式,却移植入信用可疑的交易中心,原因究竟何在?

    或者运行多年的鲜花交易缺乏眼球曝光度,不算新的经济增长点,或者地方官员急于成求,或者新的交易所才能产生高额租金,或者这一模式有巨量资金流入,可以建立利益共同体,所有这一切令人心动。

    绝非昆明泛亚所,其他一些地区的交易所同样令人生疑,有些处于破灭的边缘。这些交易所受到的支持、打着创新与定价权的旗号几乎如出一辙。 任何创新离不开常识,没有准确的信用评级,承诺高不可攀的回报,缺乏基本的人才与交易储备,没有及时的交割,这样的创新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定价权的争夺是一种勇气,是一种尝试,千万不要变成在创新与民粹旗号下的财富剥夺。庞氏骗局不管披上什么马甲,都是骗局,而不是创新。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