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嵘:九型访谈录——六号督导陈志嵘谈六号的“逃避拒绝 ”

关键词:[九型人格] 浏览:944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九型访谈录——六号督导陈志嵘谈六号的“逃避拒绝 ”

    2015-12-31 

    九型人格中,六号的深层心理需求是“我是可信任的,逃避拒绝”,究竟六号是怎样“逃避拒绝”的呢?近日,小编就此话题请教了EPTP督导六号陈志嵘老师。



    小编:陈老师,您是九型人格中的六号,作为EPTP的认证导师、最早一批的亚洲督导,能否谈谈六号的深层心理需求中的“逃避拒绝”?

    陈志嵘六号在九型人格的九个型号中,属于关系迎向组,深层心理需求也都是围绕着关系来的。“逃避拒绝”就是指在社会交往中,六号是双向的逃避拒绝。意思是,一方面别人提出需求,六号害怕拒绝别人;另一方面就是当自己提出要求时,也害怕被别人拒绝。

    小编:能否先谈谈第一种“逃避拒绝别人”。

    陈志嵘:六号追求的是“我是可信任的”。当别人提出要求时,如果拒绝别人,六号会觉得失去了别人对自己的信任,会觉得没有存在感和价值感,并会投射两人的关系变差而陷入恐惧中。因此,这种本能的驱动会使得六号一般很难拒绝别人的要求。举个例子:有一位六号男士,他的一个朋友想借他的车用,这位六号男士挺痛快的答应了,可是车借出去了他自己却没有车用,落得家人埋怨,他嘴上可能会说:“人家都开口说了,不借也不合适啊。”但其实自己心里也挺后悔的,为什么就不直接拒绝呢?

    当然六号也不是所有的要求都不去拒绝,这在现实情况中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六号还有一种“逃避拒绝别人”的方式,就是会“周全”地创造很合理的理由来曲线表达拒绝。比如:当有人发信息问六号只有两个字“在吗”的时候,六号通常的警觉性都会很高,他马上想到:是借钱吗?是要麻烦自己吗?还是请自己吃饭?这个时候六号的第一反应是马上发过去三个字“有事吗”?当确定对方的意图后,六号才会告诉你“在”还是“不在”。这种在自己看来更合乎情理的,而非直接拒绝的方式会令六号自己舒服很多。




    小编:第二种“逃避被别人拒绝”呢?

    陈志嵘:六号很害怕被别人拒绝,如果自己深思熟虑后提出了要求,被别人提出拒绝,就会觉得自己“不被信任”,从而产生很强的沮丧感与挫败感。如果说第一种情况“逃避拒绝别人”的六号处于比较主动的地位,容易做出决定,那第二种的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里,这使得六号在想要提出要求的时候,非常不确定别人是否会同意还是拒绝,这种不确定使得六号非常恐惧而难以行动起来。

    举一个在我身上最近刚刚发生的事情为例。一天我在家里吃了早饭出来,需要开车一个小时的车程到另一个城市,去给企业做辅导。因为早上喝了粥和咖啡,在高速上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时,我就内急想要小解了,偏偏高速堵车,车速非常缓慢,旁边也没有紧急停车带,更别提服务区了。我急不可耐,就想着干脆在高速边上解决一下算了。我解开安全带,车流仍然很缓慢地向前行进,但当我几次下定决心停车开门的时候,都被一阵袭来的强大的恐惧掌控而无法做出最后的行动。我担心别人会拒绝我的这一行为,指责我不该半途停车影响交通,也指责我不该在路边小解等等。我非常着急,但又无奈于无法行动。




    后来我看到前面有一个高速的出口,虽然当时与企业约定的时间很紧了,但我也顾不了许多了,就想着先下去再说。结果到了高速出口,车辆都在排队缴费,所有的车基本就处于不动的状态。我的前面刚好是一辆很高的大巴,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给我几分钟来解决问题而又不至于对交通造成太大影响。但是同样的一幕又出现了,虽然我从未有过的着急,但是恐惧一再让我几次下定决心而次次无果。




    车终于通过了收费站,还好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洗车店,我推断里面应该就有洗手间。我一开进洗车店,服务人员来问我“洗车吗”?其实我的车刚刚洗过很干净,我此时可以说“能借用一下洗手间吗”?但是我的担心又来了,我害怕我的请求遭到对方的拒绝,于是我说“对洗车,请问洗手间在哪?”,然后立马下车冲进洗手间黄河决堤般解决了问题。结果花了50元洗车费,企业辅导也迟到了。以上的案例,三次机会,但三次我都清晰的看到自己被六号的“逃避拒绝”的模式所左右。


    小编:陈老师,在您刚才所举的这个生动的案例中,其他型号的人也会有不敢在这种状况下下车解手的行为,那和六号“逃避拒绝”有什么不同呢?

    陈志嵘:行为后面的心理驱动力是不同的,比如三号也会在那种情况下不敢下车解手,他的动机可能更多的在于这样做太没面子了,太没有形象了,即使担心被别人拒绝仍然是觉得被别人拒绝是很没面子的事,很失败的,三号的深层心理需求在于“逃避失败”,他害怕的是被拒绝背后的失败感,而六号害怕被拒绝背后带来的不被信任感。

    再举一个EPTP督导六号李蕴麒老师分享的案例,他上高中的时候,每周末坐大巴回家,长途车到达终点站以后,他要再走回头路大概2公里左右的路程才能到家。每次他都想和司机师傅商量能否提前停一下让他下车,但是担心被司机拒绝的恐惧让他每次都话到嘴边又咽下,然后自己走回家,这个模式每周都在重复,一直重复了三年。

    小编:陈老师,您研习了十年九型,仍然会被型号的模式所左右,那我们为什么学九型呢?

    陈志嵘:事后我反思这个案例的时候,也自嘲我自己,十年九型路,仍然逃不出型号的桎梏。虽然这是自嘲,但的确是事实,型号的烙印会一直在我们身上。只是当我们有觉察,能看见这个模式在怎样起作用的时候,就有机会少一些莫名的情绪,就有机会为自己做决定,是继续看着这个模式起作用,还是慢慢跳脱出来?无论怎样,因为看见,因为选择,型号的烙印会越来越浅,内在会获得更多的轻松和自由。这个过程,会跟随我们一生。





    嵘思享:嵘思容享,度己达人!


    (南湖土/整理,陈志嵘/审核,青葱/编辑)

    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