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嵘:​【九型访谈】6号导师陈志嵘谈6号的忠诚

关键词:[团队建设] [沟通技巧] [领导力] [培训师培训] [演讲口才] 浏览:885 发布日期:2016-04-18 网页收藏

  • 【九型访谈】6号导师陈志嵘谈6号的忠诚

    2016-04-07 陈志嵘 嵘思享

    作者/陈志嵘,编辑/诸葛

    九型访谈

    在九型人格中,6号被称为“忠诚型”,6号究竟怎样忠诚呢?最近我们就此话题访谈了6号陈志嵘老师。

    “小编:陈老师,作为一个资深的6号导师,EPTP中国区的高级督导,能否谈谈什么是6号的“忠诚”?”

    陈志嵘:




    用“忠诚型”来定义6号确实是一件很容易产生歧义的事情,大多数中国的九型同修听到6号“忠诚型”首先想到的是三国中关羽形象,因为关羽是“忠诚”的代名词,通过我们不断与西方的九型大师们的交流中发现,中国关羽的“忠君”式的忠诚与西方以骑士精神中“忠于契约”的忠诚是有区别的,关羽式的“忠诚”强调的是从一而终的忠诚,如果关羽后面投靠了曹操就是不忠诚(哪怕刘备先干了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事),这种“忠诚”就会是中国文化中“愚忠”的说法,所以中国式的“忠诚”更偏向于一种“对人不对事”味道;而西方骑士文化的“忠诚”的强调是“忠于事先双方的契约”,也就是说如果邦主完全按照事先约定的条件骑士也就必须彻底忠诚于条约,但是如果邦主事先违约,那骑士有权带领一群人推翻邦主的位置另立新邦主,而且骑士的这种做法并不会被扣上“不忠”的帽子,这就为什么有些九型研究者把6号讲成“爱权威”又“反权威”的原因。而这个部分与中国文化中的“先小人后君子”极其相似,所以西方以骑士精神代表的“忠诚”更偏向于“对事不对人”的感觉。所以说:九型学术中6号的“忠诚型”更符合西方文化的“契约精神”。

    “小编:陈老师,这个解释有点烧脑,能否更通俗地谈谈6号的“忠诚”?”

    陈志嵘:


    有一句话可以很好形容6号的忠诚,叫做“士为知己者死”。如果一个6号认同了这个人的人品和各方面不错,他觉得是可以信赖的时候,就会呈现出这样的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倾向或者冲动。比如在现实生活当中,当6号信任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把自己心里很真实的想法和你说,甚至是一些建议或谏言。而对他不信任的人,他就不会那么放心,没有那么信任,就会选择不说或少说。当然,要取得6号的信任不是那么容易的,6号会与很多方法不断试探,比如你答应的事情是否做到啊,比如观察你的为人处世啊,而且通常时间都比较长。

    当6号信任一个人的时候,他会非常忠诚。以很有画面感的黑道为例,8号在任何的场合都要做老大,在黑帮中也有很多的老大都是8号,而在黑帮中最忠诚最冷面的杀手就是反6。有个8号助教曾经分享:你是我兄弟我为你两肋插刀,我的命是你的,你不是我兄弟我插你两刀,你的命是我的。当6号被8号的这种仗义或公平的行为感动了之后,他的忠诚就呈现出来了,8号的老大就成了他信赖的对象。当反6认了8号做大哥,他的内在的信念就是: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甚至你的事比我的事还是事,哪怕这种事是杀人或其他更甚。6号的那种对他所认同的人的忠诚感在这种黑帮例子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但是6号的忠诚并非愚忠,也会有反权威的时候,当6号发现8号的老大做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做了一些6号认为背叛忠诚的事情的时候,他的对这个人的忠诚的信念松动了,他又站在人类正义的一面,然后又带领一帮人把老大推翻了。当然,这是用戏剧冲突的方式来体现6号的忠诚,在日常生活中,虽然不是这样的画面,但是“忠诚”的确是围绕6号一辈子的话题,是体现在6号生活的点点滴滴当中。

    “小编:陈老师,能否举例您日常生活中的有关6号“忠诚”的案例?”

    陈志嵘:




    有一6号的朋友曾经分享过他的一个切身案例,我作为主型和副型都极其相同的一路人,对他分享的案例实在是感同身受。案例如下:6号朋友原来和两个朋友一起开公司,有一次开合伙人会议,大股东当时强调。我们大家约定一下在公司中不能在自己的下属发生男女私情,即“兔子不吃窝边草”。作为6号的朋友们其实最喜欢这种“把丑话说在前面”的约定,所以非常爽快就答应了,但是后来的大股东却自己首先违反了规定,作为6号的这位朋友认为大股东破坏约定的行为有违一个领导的原则,于是就愤然离开了那个公司。这就是6号的“反权威”的一面。

    “小编:陈老师,请问6号为什么会呈现这种“忠诚”的行为呢?”

    陈志嵘:


    我的理解是6号的深层心理需求是“我是可信任可,逃避拒绝”,而6号怎样就觉得自己是“可信任的”人呢?就是当6号“被信赖”的时候,6号的深层心理需求就被满足方式了,就会觉得活着有了价值和意义。因为6号是缺乏安全感的,所以对于“可信任”“被信赖”有强烈的需求。“忠诚”正是这种深层心理需求驱动下的行为呈现,当一个6号“忠诚”于自己信任的人或忠诚的信念时,他其实是在享受“被信赖”带来的心理满足感和心灵滋养。

    “小编:陈老师,许多人九型人格2号也会表现出“忠诚”,对他信任的老板很忠诚,一旦这个老板离职的时候,他也会跟着这个老板一起跳槽。这种忠诚和6号的忠诚有什么不同呢?”

    陈志嵘:

    在九型人格中,2号和6号都在“关系迎向组”里,都会呈现出对某个人很“忠诚”的这种行为,但是内在的驱动力是完全不同的。2号对他特定的服务对象会想其所想,助其实现,因此在别人看来,他对老板的确是很“忠诚”,2号深层心理需求是“我是有爱的”,他会通过帮助老板来体现自己对这个人是“有爱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享受“被这个人需要”,“被这个人爱”的心理满足感。而6号则是通过“忠诚”的行为,来享受自己“被信赖”的心理满足感,以实现“我是可信任的”的深层心理需求。所以虽然行为有些类似,但是深层心理需求是完全不同的,这也是我们学习九型人格而去正认识一个人,明白一个人,接纳一个人的目标所在。

    特别鸣谢:

    在“忠诚”的东西文化对比中,特别鸣谢Tim(林士群:EPTP九型认证导师)的考证与交流。

    嵘思荣享    度己达人


    想更多分享陈志嵘导师精神盛宴的朋友,

    请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们“嵘思享”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ODUwNDI0NA==&mid=2652192240&idx=2&sn=fccfcfd8db07351e0f3273325e6b30fc&scene=0#wechat_redirect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