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网站_李星博客

李星 2016年度百强讲师
九型人格、DISC多种性格学说在企业中的实践应用
http://lixing.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李星:现代九型人格发展史(上)第三部分

关键词:[九型人格] 浏览:40196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接下来要谈的第三位异人是Claudio Naranjo,如果细心分析一下,他在Enneagram传承历史中地位虽然重要,但所占的时日实在太短,可以说他左手得来的Enneagram知识,右手实时交了出去,中间不过短短半年光景,的确令人不知应否在本文中给予他太长的篇幅。 不过,Naranjo此人又确实有其承先启后的作用,而其人生平又与前面两位异人有颇多巧合之处,故此还应从头讲起。 他是南美洲智利人,一名心理分析师、原型治疗者,迷幻药学者,又是各种秘传密意心法的追寻者,他的爱好与兴趣,与Gurdjieff及Ichazo有着太多类同之处。事实上,在他所著「Ennea-type Structures」一书的序言中,有E. J. Gold形容他的这样一段说话:「Naranjo是如此热衷于密意心理学与灵修学,常令人担心他的学术生涯会否因其信念而受到影响!不过,就我所知,他的学术研究与教学工作,从未受到其它兴趣所动摇。」话虽如此,Gold之会这样讲,无非是Naranjo有过或多或少的危机! Naranjo长于五、六十年代的美洲,那是一个精神贫乏的年代,嬉皮士、迷幻药、摇滚乐,全都不能给人足够的心灵慰藉,而生长于斯的Naranjo,自然反映出自己那个年代的特色。 十多岁时的他,已经从Ouspensky的In Search of the Miraculous一书,初次接触到Gurdjieff的Enneagram过程理论。经过多年,转眼到了六十年代,在取得心理分析的博士学位并建立起一定名声后,他又取得Fulbright奖学金,到Berkeley进修。他在Frank Barron的一项研究中,甘愿充当其中一个试验品,在LSD的影响下,进行歌唱、舞蹈、绘画等艺术活动,他的迷幻画作更随Barron的研究报告,刊登于Scientific American期刊上。 其后数年,他在家乡Santiago与Berkeley及哥伦比亚的热带森林三地间往返。他在哥伦比亚森林印第安人中间所作的精神分裂生化研究(采用LSD)报告曾刊登于英国Nature 期刊,而在圣地亚哥对白种人士所作的药物研究,也有一定成绩,当时所用的药物是yaje,还记得Ichazo十三岁时所用过的这种药吗? 一九六九年十月,Ichazo来到圣地亚哥,Naranjo的故乡,在Instituto de Psicologia Aplicada演讲,讨论如何运用Enneagram来为人的心理机制与性格执着绘画出可信的地图。闻风而来的Naranjo,时为智利大学的研究员,他收到不少学界友朋对Ichazo高度评价的来信,故亲来一见,但见面时的第一印象,却并不怎么样!不过,讲座后,又觉得Ichazo「理论的深度与完整性,直令人感到惊异」。 其后两个月,Naranjo参与了Ichazo在智利所带领的一个廿七人小组研修,然后才回到Berkeley。他显然对Ichazo大为倾倒,事关回到加洲后的他,四出为Ichazo宣传,由于他在当时人类潜能运动的中心Esalen Institute,以及Center for Biochemical Dynamics等处颇有人脉,故很快便为Ichazo招徕了一大群追随者,令到当时的Esalen及Berkeley两处,一片谈论Ichazo的声音。后来当Ichazo主动问Naranjo有没有兴趣参与一个十个月的课程时,他马上答应,并为Ichazo招揽了一批美国学生,包括希望日后有机会谈到的John Lilly。 一九七零年 ── 如果Gurdjieff真是生于一八七零年的话,亦即他的百岁冥寿之年。这年的七月一日,Naranjo所参与的课程开学了,同学中共有五十四个美国学生,每天的课程安排极长,至少有十五小时的体操、默想、谈话、实验。 过了数月,据讲,Naranjo在某次训练时,进入了「开悟」(satori)的境界,寻且乐而忘返,要劳动Ichazo带他回来,Naranjo在愤怒下终于返回现实,但从此与其它人出现矛盾。最后,在课程进行到第七个月时,经全体一致议决,被逐离校,原因是:「他未能抛掉救世主的心态,过于个人主义及自我本位。」 回到Berkeley的Naranjo,致力于通盘了解Ichazo在课程中所提及的Enneagram理论。日后,当谈到从Ichazo所学到的Enneagram知识时,他似乎有意贬低其重要性,说:「Ichazo讲到Enneagram就只有短短的那么两小时」。 无论如何,Naranjo确实尽用其背景的一切经验,包括对精神分析、性格分类,以至对Gurdjieff学说的理解等。他尝试把Enneagram的各个No与其它心理类型学的型格配对。他发明一套方法,即集合一大群人,各按其性格分成一个一个panels,再经由他们自己的讨论或主持人的提问,使他们的性格特征得以彰显,这套方式后来由Helen Palmer继续发扬光大,称之为「口述传统」(oral tradition),不过这是后话。 Naranjo是七一年一月回到Berkeley的,同年年中,他即成立他自己的学校,称之为Seekers After Truth,正好与Gurdjieff上世纪末和友人所成立的小组同名(我们姑且称之为SAT 2)。这点实在有些奇怪,事关Naranjo虽然早已接触过Gurdjieff的主张,但对当时Gurdjieff的第四道团体,尤其是以Lord Pentland为首的美洲分支不怀好感。 同时,他又请来一位不折不扣的Gurdjieff再再传门人Kathleen R. Speeth,在SAT 2任教。Speeth的父母曾师从Gurdfjieff和他的弟子Orage,而她本人也可说是一直在第四道的门坎内长大,未转往SAT 2前,她本来是美国Gurdjieff Foundation的一员,她之加入SAT 2,可以协助Naranjo以Gurdjieff的理论修正Ichazo的Enneagram见解,而她的愿意加入,据说是由于当时正与Naranjo在谈恋爱。 Naranjo自此展开了Enneagram的讲授,但他对SAT 2成员设下种种保密规限,情况与Ichazo实在不遑多让:未经老师同意,不得在外讲学,课程内容高度保密,教材必须在课后归还等等。SAT 2其后不断发展,全盛时有门人超过一百,可惜好景不常,五、六年间大起大落,迅速归于无有。(SAT 2没落的原因,有说是由于Naranjo滥用药物,有说是SAT 2成员未能真正掌握Enneagram的玄机,经常以各自的我执与性格互相攻击所致!后者真可为所有Enneagram community引以为戒!)(未完待续)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