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树深:吕洞宾:千古博大一真人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41165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谁解天意通神圣? ——《吕祖全书》中的扶乩、灵签 陈全林 先说扶乩,现代人不相信神明的存在,当然不相信扶乩,把扶乩之作视为“伪托”。《纯阳三书》对“乩”字作了解释:“何以谓之乩,‘乩’字从‘乙’,从‘占’;‘占’字从‘卜’,从‘口’”。“乩者,仙凡相卜路,故乩不可忽也。”扶乩是占卜的一种形式,借凡人之手,达神灵之言,“扶乩演经”是其功能之一,最主要的还是占卜。这一点,吕祖年谱《海山奇遇》里的《乩仙记》里有记载,“乩,与稽同。卜以问疑也。后人以仙降为‘乩’,批名为曰‘乩仙’,亦称‘箕仙’,又谓之‘扶鸾’。凡鸾仙多吕祖语,极灵验。”在《乩沙记》里,一位扶乩的弟子要吕祖现象,问扶乩之理,吕祖回答说:“噫,子亦知觇(chan,观测)沙之道,至精至神乎?夫觇沙者,仿于《易》之卜筮。孔子问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向,无有远近幽深,遂知求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与于此?’是乩也,即筮道也。”又云:“卜巫者,须要诚心正意,无思无为,不以休咎分其心,而后能通休咎。孔子曰:‘《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于此?’至精至神,此即赫赫明明,法身昭著也。”“尔等不见吾形,不知精神自相通合,做工夫后自觉也。”扶乩是“沟通神明,代神宣化”的道术。宋·储咏《祛疑论》中说“心不正则不足以感物,意不诚则不足以通神。神运于此,物应于彼,故虽万里,可驱摄于呼吸之间,非至神孰能为此?”人神沟通,关键是“心正意诚”。 现代人不相信人能和古仙精神感通,在于他们没有“做工夫”。在“做工夫”中体验道妙,才会有比较客观的结论,不再下逻辑推理、哲学思考式的结论。通过扶乩占卜的事,《海山奇遇·石室灵迹》里有三例,举一例,使读者对乩占有了解。有位姓王的书生,来请乩,吕祖降下一首诗:“光天化日,正好吟哦。种麻得麻,不虑蹉跎。驰驱云海,寄与岩阿。前程如漆,君自揣摩。” 结果如何?“次年己卯,王就吴姓馆,额有‘光天化日’四字,喜曰:‘乩验矣。‘种麻得麻’,谓春播秋收,将应在本年。’是科果中。丙戌挑发安徽,借补池州府经历,调繁淮宁,檄委六安州,‘驰驱云海’云云俱验。后以事被参,系狱十载,奉旨释还,始知‘前程如漆’,指入狱而言,非虚言也。”吕祖在乩语中将王生的未来休咎一一言中。这就是“乩占”,由乩占而引人信道、入道,而后在因缘成熟时开演经典,这就是降乩与扶乩的意义。扶乩而得《纯阳三书》之《吕纯阳祖师传授性功秘旨》这部重要著作的范持真,原是儒生,由于生病,扶乩得吕祖神方,吃药后病愈,于是发心入道、演道,留下了扶乩上品佳作,他自述说:“抱恙十年,不能脱体,庚午秋初,恭诣祖坛求方,幸沐祖慈,赐方以愈痼疾,遂尔皈投玄下。当蒙祖德,收录门墙,已经十有四载,矢心研究,玄理精微,承教千千。”通过此例,就能对吕祖乩以及扶乩的重要性有明晰的认识。 先说身边能沟通吕祖的张玉仙。1994年,张玉仙在一夜间写出55丹诗,总名《瑞丰夜记》,1997年,此诗集收录玉仙著作《法泉禅玉》,由甘肃美术出版社出版。2006年,我初读《瑞丰夜记》,大吃一惊,这是正统丹法,与《悟真篇》完全契合,不少用词相同。我便依《悟真篇》对照注解《瑞丰夜记》,发表于《益生文化》。《瑞丰夜记》全是丹诀,诗中用了古代丹经丹诗中“龙虎、铅汞、恍惚、杳冥、婴儿、姹女、有为、无为、金鼎”等等专业术语,可传统丹经张玉仙并未读过,她的诗来自感通,而她不能解释这些诗诀。这之中有许多奥妙。胡孚琛教授对《瑞丰夜记》评价很高,说,站在道学的立场,没有毛病。前面讲修德的重要性、“修德就是修命”时引用过两首《瑞丰夜记》诗诀。 2009年5月31日,我收到研究、修炼丹道的某教授的电子邮件,(他不愿意公开姓名,也不愿意公开这段内容,但这段内容太重要了,能说明吕祖神通妙化的某些道理,我再三恳请教授同意刊在此处。)他通过学习葛洪《抱朴子内篇》里的“闭息胎息”论,不走传统的“无为静定胎息”之途,另辟“有为闭气胎息”——“闭气采炁修胎息”蹊径,修炼到把鼻口浸入水中4时完全不呼吸的境界。教授与张玉仙认识,教授在北京,张玉仙在甘肃,牵线的古稀老人乔建民跟我、教授、张玉仙都是朋友。教授邮件内容是: “老陈: 前不久,在我实现‘浸水闭气’持续4小时,获得先天炁作用下持续4小时胎息能力之后,我告诉了乔建民,请她在不告诉张玉仙我修得胎息的情况下,请张玉仙替我灵映一首诗。2009/1/14,乔建民给我来电话说,张玉仙前不久到了她那儿,给她送做好的鸭子,她一进门,乔就告诉她我在修丹(张玉仙知道),现在在向古人学习(她一点未说详情),请她给我“灵映”一下,张玉仙在完全不了解我修得胎息的情况下当即写下她的‘灵映’诗(乔建民告诉我张玉仙只花了一分钟时间,她自己对什么是‘三光映神’也不了解。): 修丹得道水运气,一心修炼火候明。 三光映神通穴位,胎息自养无字功。 张玉仙在看了乔建民写下的我给乔说的情况后,连说‘能成!能成!’真神了,张玉仙!” 教授通过“水”来练功的信息就在其中,是为“水运气”,教授非常专一地修炼一年五个月零十天而成功,每天要修炼数小时,这是“一心修炼”。其中有火候问题要注意,比如,如何由“有为”进入“无为”,就是大火候。第三句,“三光”,外三光是日月星之光,内三光是精气神之光,内外三光有元神自然采炼到穴位中,人才能长久闭息、胎息而不会出现生命安全问题。第四句是关键,修炼胎息,归终在进入“无”的境界,就能大成。教授正在探索一条从“闭气采炁修胎息”入手修丹的新路。有位修真达高层次者跟教授说,“你所修习的持气功夫,其本质属于一种定功。” 张玉仙远在数千里之外,她是如何知道教授的修炼方法与境界的?是通过“灵应”,灵是超时空的。理解了张玉仙的这种灵应,就能理解吕祖的“降鸾”和弟子的“扶乩”的灵性感通。灵性之事,虽然难以通过“现代科学”解释,但可以通过事实而理解、考证、认知。 以今知古,可以理解扶乩真义。编辑本书时,一位朋友反对把《吕祖道德经释义》收录,认为该书非吕祖之作。我请张玉仙灵映以断,玉仙毫不思索,立马写道: 一书翻译一书明,灵悟开口口占功。 好书百年传不损,一字功夫一字显。 吕祖显化时经常把“吕”字分为两个“口”字。玉仙灵映诗中“口口相传”,即“吕相传”也。书编成后,我请她灵映,看我编辑得是否合理。玉仙立马写道: 仙人真籍玄章灵,口口明言妙无常。 德到人间各府第,众生自领各推玄。 书编辑出版后,读者各依因缘而有所得。扶乩如同张玉仙通灵灵映,沟通天人。这是上古巫史文化遗风。现在,一提到“巫觋”,是贬义词,在夏商时代,巫觋是能与神明、上天沟通、能代天宣化的圣人。这是世界古老文化中最神秘的内容,也是宗教文化的母体。后来道教保留了上古巫史文化的许多形式和精华。扶乩也叫扶箕,这是古代真人们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手段,以显神灵,以开教化,所谓“圣人神道设教”。吕祖在《纯阳三书·体道下篇》中有自述:“吾道度人,本以口口相传,心心相印,不假于词话。然而道妙难窥,仙凡悬隔,非箕(扶乩)化相应,难矣哉。不得已而设此化度,期满道成,会派延蔓,真劫兴隆,大会阐扬,吾之愿也,诸子之结果也。”“我欲人身指点,可恍然会矣,诸君焚香,细心体验,我身本无,可知天地本无也。”吕祖修炼到气化其身,神满太虚,相对凡人的肉体凡胎,是“无”。仙凡相隔,必须借助某种形式,扶乩就是这种形式。吕祖感叹这是“不得已”。他的目的是更广泛、更全面地教化世人,了自己之大愿,结学子(扶乩者)之正果。扶乩是双赢的道术。吕祖《纯阳三书》对扶乩演道之事感叹赋诗曰: 谁是大金仙?能谈天地玄。 今朝泄一语,秘密此乩传。 中国,抽签的人很多,抽签断疑,古今如此。《礼记》曰:“卜筮者,先圣王之所以使人信时日,敬鬼神,畏法令,决嫌疑,定犹豫也。”对卜筮功能高度概括。学占卜、用占卜对人生没有坏处。政府之所以打击占卜之人事,主要是占卜与神学有关,与政府的“唯物”哲学矛盾。在民间,求神问卦很常见,这是流传数千年的民风世风。签占术同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政府不能用强制的方法取缔,这里有深层的文化内涵,有无尽的历史信息,有民族的心理沉淀,有先民的哲学思考,怎能轻易否定?读读《吕祖灵签》,就知吾言不虚。记得上高三时,面临高考,母亲带我到庙里求签,我抽一签,第一句是:“螣蛇入梦主忧疑”。当时,我心灵抑郁,常做恶梦。还有句“杨花随柳一场空。”后来,我多次参加高考,都没有成功。2000年,父亲去世,我三十一岁,没有结婚,没有职业,没有事业,前途茫茫。多年来潜心研究传统文化,读书写作,伴我走过六年。自己所研究的国学当时并不能给我饭碗。怎么办?二哥给我联系好甘肃中医学院,要我学医谋生。我想去北京。何去何从?我去求家乡庙里的神签,结果得的灵签是: 公侯将相本无种,好把勤劳契上天。 人事尽从天理见,才高岂得困林泉? 还有一首,忘了。我决定先去陕西终南山黄龙洞修道半月,山中静坐沉思。之后,到我原先打工的西安锅炉修造厂借住,专心写作,三个多月中写了《修真金丹论》、《修真演道传》、《辟谷道论》三本书,带着书稿进京,到得管谦将军、丁文先生的提携,使我立足北京,从事传统文化研究、传播工作,结婚成家。我的人生变了,当时的一念之差源于庙里求签,走自己想走的、和灵签暗示相合的道路。这仅是个人体验。 我再讲一例民国年间著名作家郁达夫求签应验的事,可以看出求签的广泛影响力和准确性、暗示、象征思维的妙处。《郁达夫诗全集》里有一首签诗: 寒风阵阵雨潇潇,千里行人去路遥。 不是有家归未得,鸣鸠已占凤凰巢。 郁达夫之所以把这首诗收录诗集,因为诗与他的婚变完全相合。他写有注解:“这是我在福州王夫君殿里求得的一张谶诗。正当年终接政治部电促,将动身返浙江去武汉之前夜。诗句奇突,我一路上的心情,当然不言而喻。1938年一月初,果然大雨连朝;我自福州而延平,而龙泉、丽水。到了寓居的头一夜,映霞(郁达夫的妻子王映霞)就拒绝我同房,因许君这几日不去办公,仍在丽平留宿的缘故。第二天,许君去金华开会,我亦去方岩,会见了许多友人。入晚回来,映霞仍拒绝和我同宿,谓月事方来,分宿为佳,我亦含糊应之。但到了第三天,许君自金华回来,将于下午六时去碧湖,映霞突附车同去,与徐君在碧湖过了一夜,次日午后,始返丽水。”后来,许先生不愿意和王映霞结婚,最后,郁达夫和王映霞离婚。一路有雨,应诗中“阵阵雨潇潇”,回到家里,老婆和别人相好,不愿意与丈夫同床,应“不是有家”句。问题出在王映霞爱上有妇之夫许绍棣,郁达夫不在家时他两同居,这对郁达夫正是“鸣鸠已占凤凰巢”。王映霞善诗,与郁达夫离婚后有感叹人生之作: 犹记当年住富春,澄江如练照丰神。 别来几度沧桑变,浙水狂涛忆故人。 据史料记载,签占术唐末就已流行,古书中记录签占灵验之事极多。《海山奇遇》把南宋伟大诗人陆游列为吕祖弟子,陆游有相关的诗句说明。陆游一生信道、奉道,信仰吕祖,相信签占。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二》记载:“西山十二真君各有诗,多训戒语,后人取为签以占吉凶,极验。射洪陆使君庙以杜子美诗为签,亦验。予在蜀,以淳熙戊戌春被召,临行,遣僧则华往求签,得《遣兴》诗曰:‘昔日庞德公,未曾入州府。襄阳耆旧间,处士节独苦。岂无济时策?终竟畏网罟。林茂鸟自归,水深鱼知聚。举家隐鹿门,刘表焉得取?’予读之惕然。顾迫贫从仕,又十有二年,负神之教多矣。”这是陆游亲历之事。陆游晚年处境和诗中预言相合:“处士节独苦”,身怀济世之才,不被重用,最后隐居、修道而安度晚年,活了86岁。不光杜甫(字子美)的是能作签,李白的也能。只要诗的社会内容丰富、信息内涵丰富、意象丰富,就可做签诗。陆游的诗也可做签诗。这里既有“象思维”的奥秘,又有今人所谓“全息”的信息理论,非三言两语能明。读者知道签占古今重视就行。 吕祖灵签和关帝灵签是中国民间影响最大的签占形式。研究签占的著作,有韩金英女士在2008年秋编辑出版的民俗学者高友谦著《天意解码——关帝签新观察》,高先生说:“抽签现象,可以说,既是一门象征艺术,又是一种警示系统;既是人类的一种自我激励机制,又是是神与天意的一种宣示渠道;既是僧道中人为世俗百姓提供的一种神圣服务,也是世俗社会人们自我决疑的一种自助手段。”高君得签占三昧。灵签就是诗占,这些诗不一定都是吕祖写的,也许是像张玉仙一样的高人灵映而作。诗歌运用了历史典故,有象征、暗示作用,占卜的内容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如疾病、子嗣、官司、婚姻、功名、行人等等。过去交通、通讯不发达,亲人外出久无音讯时,家人常常会去庙里签占亲人何时归来,就是“占行人”。现在有手机,可以随时发短信。有时候,某人失踪,音讯皆无,家人还会选择占卜,包括求签。一位老人,说养女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没办法,只好去占卜。2007年初,吾师汪先生患病,他家乡,我在北京,真好遇见张玉仙,请她灵映处方,玉仙提笔写道: 病已定时间,毒癌扩散重。 黑鼠难开洞,寿寿见八月。 值时阴历正月,至阴历八月十二,老师果然去世。“黑鼠难开洞”是比喻、象征,说明没有光明和出头之日,没有生机。古代能和吕祖通灵的人士何止千万。 求签所涉及民俗学、心理学层面的东西,留给专家研究,我们关注的是“灵签”之“灵”,起作用的是我们自己的“灵性”?还是真有“神灵”?老子曰“神得一以灵”,不论你的“灵”,还是神的“灵”,只要能“得一”,都“灵”。《纯阳三书》云:“竭力则功日进,心真则灵自通,岂在外求耶。”没有内在的真诚,求神神不灵。神,就在你的心中。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