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树深:破解“重庆奇人水中凭空捞钱3万”

关键词:[国学文化] 浏览:4175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特别提示:本文正文原发于重庆商报,后被众多国内报纸、电视台和网站广泛转发并进行后续采访报道,本博转载自武汉晚报,原文链接地址为:http://cjmp.cnhan.com/whwb/html/2010-10/18/content_4286024.htm 重庆奇人水中凭空捞钱3万悬赏10万征破解术 16日,杨德贵(左)表演水中捞钱绝活。 半盆清水,三条毛巾。你提供这样的“道具”,再把手伸入盆中,一名裸着上身的男子很快就会让你捞出大把的钱财来。这样的事儿,你相信吗?16日,这位万州奇人来到高新区西亚大酒店,当着数十位市民的面表演了这样的绝活,50分钟内捞出近3万元人民币。主办方重庆某网站当众宣称,即日起悬赏10万元向全球征集答案破解该谜团。 市民提供道具供表演 这名表演奇人叫杨德贵,今年47岁,万州区新田镇人。16日上午11时左右,事前获知消息的数十市民自发来到高新区西亚酒店19楼等待。杨德贵到来后,市民中有人去买来一个瓷盆和3条毛巾,工作人员搬来一张空桌。表演前,记者和市民一起检查了瓷盆和毛巾,记者还拿出随身携带的4张报纸,同时对桌子进行了彻底检查。发现无异物后,杨德贵脱掉上衣,裤子里的钱物等也被市民临时拿开。 在摄像机和数十市民的监督下,杨德贵将一根红绳子挂在窗户上,拉上窗帘,微闭双眼,口中念念有词。上午11时40分,一位体验市民将手伸进盆中,随后杨德贵叫人把一串钥匙也丢进盆里,表演正式开始。 50分钟捞出3万元钱 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到50秒钟,那位市民捞出了200元人民币,现场一片喝彩声。11时45分,本报记者坐在杨德贵对面,把手伸进盆中后,他叫记者按住盆底,全场一片肃静。杨德贵小声地念了几句后,也把手伸进了盆里,并用力地敲打记者的手,开始叫记者在水中乱摸。72秒之后,记者感到有纸块朝大拇指撞来,记者抓出一看:是两张百元钞票。 随后,现场观众排队感受盆中捞钱。至中午12点半,共有20余市民体验了杨德贵的这套绝活,最多的一次捞出了8300元。后经主办方现场统计,短短50分钟内,共捞出近3万元人民币,此外还有欧元、美元和硬币以及粮票等。不过,记者现场发现,杨德贵在表演该绝活过程中,还不停地喝酒,每次酒后捞出的钱则更多。“师傅的酒量有2.5公斤,有时中午喝完酒后他一样的能表演。”杨的一名徒弟说,他有时靠酒助兴。 网站悬赏10万解谜团 杨德贵说,他表演的不是魔术,而是遁术。那么遁来的这些钱,他可以自用吗?他说肯定不能,当初学艺时师傅就反复告诫过他,学成后绝对不能走歪门邪路。“今天遁来的这些钱,是要给别人遁回去的。”杨德贵说,但记者在现场只看到他遁回去了300元。他说,余下的将在3天之内全部遁回。 他的绝活之谜,谁能解开?16日,主办方重庆某网站负责人当众宣称,即日起向全球公开征集破解术,如果破解全部成功者,该网站将奖励10万元人民币。据介绍,2009年6月23日,杨德贵的这手绝活已被万州区列入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详情请看:http://cjmp.cnhan.com/whwb/html/2010-10/18/content_4286024.htm 附录一:重庆万州奇人杨德贵水中捞钱 魔术、遁术还是骗术? 原发于成都商报,转自http://hi.baidu.com/swshmy/blog/item/96a808dcdc49be4acdbf1ae5.html 花花绿绿的满桌钞票,仅凭借一根红线、一个瓷盆、半盆清水、一张红布、三张报纸,然后一名精赤男子发功,就能源源不绝地捞出。这简直就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的场景啊!你相信吗? 钞票是真的,还不是魔术,而是水遁之功,由他处搬运移位而得。你又相信吗? 最近,重庆万州的“遁术奇人”杨德贵十分火爆,其技艺被申报为第三批重庆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候选项目,甚至有网站开出了10万元的价码,奖励揭秘者。真相到底如何?成都商报记者专程前往万州,一探杨德贵水中捞钱和其幕后的故事。 “你们要找杨德贵去表演啊?我是他的经纪人,出场费不能少于1万。”冉振学操着川普,对着自己的一部金黄色的手机,大声地说。 对于今年57岁的冉振学来说,经纪人是个新行当。他干过果树技术员、村民小组长,上岗当经纪人不过才2个多月。他的服务对象,是能够变出大把钞票来的杨德贵。 捞钱农民家里的五粮液、茅台和皇家礼炮 杨德贵生于1964年,重庆市万州区新田镇人,矮个子,农民,出身贫寒,只读过小学三册课本,看报都吃力。而同村的冉振学当过干部,读书认字比他强,待人接物也有一套。在杨德贵的演出越来越火爆的情况下,二人形成了一个“组合”。 今年8月22日,冉振学随杨德贵前往河南平顶山表演“捞钱”,开始了他的经纪人之旅。回到万州后,8月28日,他们乘飞机取道南京前往上海,为研究人体科学和通灵的数位美国教授、研究学者表演;随后前往扬州,到一所高职院校表演。接下来,他们马不停蹄前往海南三亚、儋州、海口,接下来是珠海和澳门、北京。在周游中国一个月之后,9月29日,他们才再次回到万州。此后是本地的20多场表演。10月27日成都商报记者赶到杨德贵家时,他们二人刚从武汉表演回来,正要准备当晚去为万州的一个大型招商会议进行演出。次日还约了当地某go-vern-ment部门的演出。 杨德贵现在的家在镇上,是一套四室两厅的商品房。几公里外长江边的老家则已没有住人。新家客厅里,布置着他人为杨德贵题写的不少书法作品,一面用作酒柜的墙上则满是白酒,其中不少是五粮液、茅台这样的高档名酒。 “这些酒没有一瓶是我买的,全是别人送的。”杨德贵说。 四个房间里,有一间专门的书房,主要是杨德贵表演用的。书桌边有不少书籍,其中大概一半是风水类的。一个角落里还堆放着不少礼品,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瓶皇家礼炮。 10月28日近午,预定表演的部门由于领导临时有事,该部门打电话来说改了期,杨德贵空了下来,才答应表演一场给我们看。午饭时,杨德贵只喝了一瓶半啤酒,但和以往喝了一斤白酒同样,成了红脸关公。 “要看捞钱的跟我来啊,不要钱!”在餐馆吃过午饭回家时,杨德贵在楼下一招呼,就来了10多个街坊。一名街坊喜形于色的说,大家都晓得杨德贵有捞钱的手艺,但平时没机会得见,因为他表演都是要收费的。另一名绰号“猪儿”的汽修店老板则见识过杨德贵的法术——“有一次我们一起吃了酒席,然后拿了瓶没喝光的大瓶椰奶,边走边喝。我喝完了,他拿过去,说要给大家开开心,就在大街上当着很多人表演,倒出了七八根黄鳝。每根都有三四两重——是货真价实的黄鳝,我们晚上煮来吃了的!真不知道这些黄鳝是从哪里来的。” “你们可以自己买桌子、瓷盆、毛巾,报纸也可以自己带。”杨德贵坦然地说,“我主要是通过水来运送,也就是水遁。”今年7月,浙江师范大学化学与生命科学院邵邻相教授、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整合医学中心杨科文教授等专程到万州看杨德贵“遁术”表演时,就是自备的桌子、瓷盆、水、毛巾和报纸等全部道具。杨德贵说,他家中有数十个盆,数十根毛巾,都是看表演者买来的。 水中取钱 成都商报记者取出八百元 在记者一行三人表示可用现有的东西进行表演以后,杨德贵带着记者去厨房,选了个装汤用的白色瓷盆,经记者检查后,在水龙头接上半盆水,放到了书房的桌子上。 记者随后检查书桌,并搬出了下面的抽屉。经纪人冉振学从客厅将一张包着麻将牌的红色薄布料扯了过来,对光看呈半透明状。然后,冉振学又从外面找来几张当地报纸《三峡都市报》,道具齐了。十多名乡邻把书房围得水泄不通,等着捞钱表演开始。 “要是没得女人在场,我可以啥子都不穿!”杨德贵说着,将西装和衬衣脱去,然后又脱掉长裤、鞋袜,扔到一边,只剩下条内裤。 脱光衣服主要是避免旁人猜疑,说他身上早已藏好将要遁来的财物。接着,杨德贵拿出一根20厘米长的红线,浸泡到水里,叫CDTV-2的记者用右手中指和食指按住,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拿出红线,挂到窗边。杨德贵解释说,所遁之物均要通过红线传递,就像婚嫁时请的红娘。说到底,红线就是财物来去的道路。 随后,杨德贵拿起红布盖在了盆上,再往上面盖了两张报纸。他让CDTV-2的记者把身上的一串钥匙放进水盆的清水中,再伸进一只手,用中指和食指感受变化。他自己则双手放在报纸上,微微抖动并念念有词,开始“作法”。然后,他问该记者的年龄,将左手放入盆里,在得到回答后右手拍动报纸发出响声,嘴里说:“祝福你”、“大富大贵”。 “有感觉了没得?有感觉了你就说。”杨德贵问。很快,CDTV-2的记者感到了异常,他将伸进盆里的手拿出一瞧,好家伙!手上是一张湿漉漉的百元大钞。 摸到东西之后就要换人。成都商报记者坐到了桌边,将左手伸进了水盆。手伸进水里,感觉什么也没有,慢慢地,手指头逐渐感觉到左边有了异物,抓出来一看,是三张打湿了水的百元大钞。 接下来,围观者依次列队伸手去清水中摸物。一名男子摸出了张五元的钞票,乐得大家哈哈大笑。还有人摸到了一角面值的数张零钞。CDTV-2的记者再次上阵,只听盆里发出一声轻脆的撞击声,像有什么硬物掉进盆里,他摸出来一看,是块鹅卵石,被杨德贵称为是“时(石)来运转”。成都商报记者二度上阵,摸到的是伍佰元人民币。后面的人一个个分别摸出数百至数千元不等的百元大钞,还有摸出全国粮票、银元的,其中摸得最多的“猪儿”一把摸了9500元,中间的钱还是干的。 按照杨德贵的事先声明,他对到底会遁来什么东西无法掌控。有可能是人民币,也可能是瓶装酒、活鱼、美元、欧元、古佛、玉佩、古刀币……,甚至是青铜鼎。最后统计,杨德贵的这次表演,一共“从别处遁来”人民币近三万元,三块银元,两块鹅卵石。 成都商报记者留意到,在整个表演过程中,杨德贵双手保持在桌面上,一只手在盆里,一只手在报纸上,双手没有离开众人的视线。他身上只穿了条内裤,而且他也没动过内裤。 孤儿学艺史和发家史 “你能摸出这么多钱,岂不是早就发了?”成都商报记者在杨德贵表演前曾提出疑问。“摸出的钱,我不敢用分文。”杨德贵说,这些钱都是从别人身上遁来的,也就是说“钱是别人的,表演完了得还给别人”。 不过,此次表演结束,杨德贵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作法”把“遁”来的钱送回去。杨德贵对此的解释是:“这个太费功了,如果只有几千元还好办。我等下用报纸包上,它们两三天就会消失,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要是有人动报纸咋办?”成都商报记者问。 杨德贵说:“这个我们一般不会去动它。就算是娃娃要动,我也会放在他找不见的地方。” 对水中摸出的钱财是否可以留下,杨德贵还有了与先前不同的说法。他说自己可以留下两三千元,但是如果长期表演,这些钱都会跑掉。 10月28日,成都商报记者一行还去到了杨德贵位于五溪村1组的老家。这里被密密的各式花草树木包围着,还有利用旁边溪水的高差建成的假山喷泉,叮叮咚咚地发出悦耳声响。 “很多人喜欢我这个地方,想买,但是我不会卖。”杨德贵说,这里有他的磁场,不能改变。昔日,他正是在这里苦练,才有了今天娴熟的技艺。 杨德贵早年丧父,10多岁时母亲去世后随大哥生活。他的拜师学艺的经历,也许完全是一次机缘巧合。1984年冬,杨德贵装了一担萝卜到万州城去卖。没想到,他在万州码头遇到两个骗子,钱和萝卜都被骗走了。 据杨德贵描述,他上船找骗子,却被船顺流而下,稀里糊涂带到了湖北,并因没买船票,在沙市给轰下了船。在候船室,他遇到了一个胡须垂胸,长发,身着旧式唐装的中年男子,并跟着这名男子回到了其湖北荆州的家中。这便是他的恩师朱元高。在那里的四天时间,师傅先后传授了他“逃遁术、剪刀功、防身术”等。最后,师傅拿出15元钱,让杨德贵自行回家练,等学有所成后再来,让师傅做最后指点。最后学成时,师傅严厉告诫他,“所有技术不可用于歪门斜道,不可动歪念头,否则师傅不会饶你。” 杨德贵说,恩师朱元高至今健在,已83岁高龄。 早年跟杨德贵住一个院子的冉广同夫妇,部分印证了杨德贵的学艺经历。56岁的冉广同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说,杨德贵当年的确在去万州城卖菜之后就不见了人。七八天之后回家时,菜担子和称都不见了,但是他演示了刚学会的“拉断钢筋”的技术,令其印象很深。 拜师学艺改变了杨德贵的生活,甚至帮他赢得了姻缘。 “那时的杨德贵又矮又丑,家里又穷,我一点都不想嫁给他。”据身高超过杨德贵至少5厘米的他老婆说,他一人上门去提亲,老丈人也不不愿意,不想答应。杨德贵便当场表演“剪刀功”,拿了老婆家烧火煮饭用的火钳,先由众人试验,几个人都不能将火钳弄弯和弄断,然后他拿了一块毛巾盖在火钳上,用中指和食指在火钳上剪了一下,然后分别用左右手各三根手指捏住火钳两断,往两边一拉,清脆的声响后,火钳断为两段。 “杨德贵问我爸爸嫁不嫁女儿给他,不嫁就继续把家里的菜刀、锄头等全部弄断。我爸爸怕了,就答应把我嫁给他了。”杨德贵的妻子回忆。 杨德贵从习得“遁术”,到滚瓜烂熟得心应手炉火纯青,足足花了10多年的时间。他自认从10年前开始,演出就十分成功。“1996年我就来过成都,给电子科大一位研究人体潜能的向国富(音)教授表演。今年我都到成都表演两次了。”杨德贵说,曾有人怀疑他表演时作假。因此去年在成都的一场演出中,没有女性的情况下,他一丝不挂地上场表演,获得成功。 近些年,杨家靠“遁术”表演活得有滋有味。大女儿杨红琼说,父亲早就火了,从现在刚念完初中的妹妹出世以后。三四年前,他已经把家里的承包田地让给其他村民耕种,他的老婆平时就打打麻将,带带现在才几个月的外孙;他偶尔也打麻将,不过老是输。邻居们表示,并不担心他“遁”块牌来开胡。 随着名气的增加,不断有人慕名前来。先是周边地区的,慢慢的北京、上海、南京、苏杭、港澳等都有人前来,并派人专车接送他前去表演。再然后,国外也有不少人知道了他的名气,他因此先后到过韩国、朝鲜、泰国、日本等近10个国家去表演。 他曾先后到全国很多城市以及日本、韩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表演,因此获得“三峡奇人”、“优秀民间艺人”的称号。去年6月23日,杨德贵的“逃遁术”进入万州区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今年1月,央视七套《乡村大世界》的“走进重庆万州”专辑,杨德贵的“逃遁术”表演参加了海选并得以演出,今年4月节目播出后,他的“逃遁术”再度引起关注。 是不是魔术? 杨德贵的表演中,从水中捞出的大量的钱和其它物品到底来自何处?如果说是魔术,他脱得精光,四周都有眼睛和摄像机、照相机盯着,藏匿在何处?如果真是来自其它地方,难道确有遁术?这令很多人都迷惑不解。 今年7月,浙江师范大学化学与生命科学院邵邻相教授曾3次看过杨德贵的“遁术”表演。他在接受采访时称:他是从事细胞生物学研究的,他认为杨德贵的表演“是真实的,是真功夫”,是后天苦练出来的,不是魔术,目前科学还无法做出明确的解释。 看过杨德贵表演的,有party政干部、公共安全专家干警、教师、作家、企业家、普通市民等社会各阶层人员,没人看透水中摸钱的玄机。那么,有没有魔术师能看出个道道来呢?还真有。今年5月,有四位魔术师曾现场观摩杨德贵水盆捞钱。 今年5月21日,因为万州奇人杨德贵的“逃遁术”引起了各方关注,特别是在魔术界引起不小的反响,重庆魔术联盟的四位“高手”专程前往杨德贵家观摩,杨德贵不惧挑战,现场表演了其拿手绝活“逃遁术”。 这四名魔术师是重庆魔术联盟的两位负责人杨俊、黄山权以及成员刘渝书、吴鹏,其中杨俊还是世界魔术师协会会员,吴鹏在一年多以前曾看过杨德贵的表演。 表演时,杨德贵谢绝了魔术师刘渝书买来的玻璃盆。四位魔术师进行有意图的“站位”,分别站在杨德贵的前后左右进行观察。杨德贵的表演不但毫无破绽,而且让吴鹏用力按住的一张百元人民币以及盆里的水都不翼而飞。 魔术师们尝试用他们专业的眼光来区分“法术”与魔术的差别。但在观摩会后,四位魔术师形成了两派意见,杨俊等三人认为,杨德贵的“逃遁术”没有网上吹得那么神奇,其表演过程中的很多手法,都与魔术相通,比如:错引术(错误引导观众)、分散观众注意力、使用物品遮挡等方法。这些是一个魔术师表演时常用的的方法,杨德贵都用上了。它应当归类于民间绝技,但不等同于法术,如果稍加练习,他们能够用魔术的方式再现这一效果,“显然,杨德贵经过几十年的研究、练习,手法已近于完美,相当高明”。而吴鹏则认为,杨德贵的“逃遁术”非常神奇,无法用他现有魔术知识为解答。 不过,魔术师们的共识是:自古民间多异士,他们均是凭自己的手艺表演挣钱,大家应当抱着欣赏的观点去看待他们。 杨德贵是钱物等遁来,在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所在地重庆大足县,则有个会将东西遁走的奇人陈青和。其空手遁物“消失术”,能让鸡蛋、石头、打火机眨眼遁于无形。 60岁的陈青和因经营邮亭鲫鱼而成千万富翁,他对于自己的绝技拒绝承认是一门法术。“法术是不存在的。应归类民间技艺类,说它是魔术也行,是绝技也可以。”对于杨德贵的“逃遁术”,陈青和表示没亲眼见过不好说,但应属于民间绝技中的一种。 年轻时曾遍访民间高人、学得不少奇门异术的陈青和认为,民间绝技也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表演形式,看似神秘,其实很多绝技都可以用物理、化学等科学的理伦来解释。老百姓不必迷信。 网友“天问21”发帖,把杨德贵归为李一、张悟本类的人物,利欲熏心,肆意造假,以骗取钱财。“倘若将来硬币可以瞬间转移,也不是杨德贵之流可以做到的,杨德贵动动口,动动手,就能实现转移,他实现的机理是什么?魔咒?超大能量?如果他有这种超能力,势必能做很多其他事情吧”,他呼吁坚决地与欺骗、伪科学与愚昧长期斗争下去,并让方舟子、司马南和魔术师揭穿杨德贵的把戏。 网友“胡乱搞习以为常”说,杨德贵那个团伙宣扬的遁术是方术中的一种,“方术无非就是把戏,并非神术,也不神秘,并不是什么超自然的东东”。 万州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副主任牟秀贵承认:杨德贵的“逃遁术”究竟是何物,目前争议很大。“2005年它是作为传统魔术统计的,2009年成为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及今年申报重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归入的民间杂技类,但杨德贵对此并不认可。” 杨德贵认为,逃遁术就是逃遁术,并不能与魔术等同。他举例称,魔术必不可少的是道具,而且这些道具必须是魔术师自己特制的,而且表演时要有一到数名助手。比如目前很火的魔术大师刘谦,其表演的魔术大家看后都直呼精彩,但如果离开这些助手和道具,他的表演是不可能完成的。而逃遁术,则不要任何特制道具,几样简单的盆、水、布、报纸就可随时随地由参观者提供。他不要任何助手,也不像魔术中讲究手法。 杨德贵很自信地欢迎任何科技组织、社会团体的公开测试验证和揭秘。对于网友的质疑,他很淡然称,自己不偷不抢,也不利用这个方法招遥撞骗,更不会为不法份子牟取不正当利益,“为什么骂我骗子呢?我就是个靠表演为生的艺人。”同时,他也强调,他会牢记师傅的教诲,不生贪念,不走歪门斜道。“逃遁术就是一种戏法,我为人表演,别人付费观看,没有什么不对的。我的表演不过为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博大家开心而已。” 经纪人冉振学对“逃遁术”的说法是:一种高级魔术。 这个盆底不可能藏得下3万元现金 附录二、视频:http://www.56.com/u89/v_NTY4ODY0NDY.html 附录三:万州奇人水盆中捞钱3万元后续报道 昨日,璧山,尚正义(左)现场表演水盆中捞钱。 记者 张永波 摄    本报讯(首席记者黄平)被誉为万州奇人的杨德贵,用3块毛巾和4张报纸盖住,就能轻易地从一盆清水中捞出数万元人民币等,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引起川渝两地魔术界的强烈反响。昨天,来自成都和璧山的魔术师在璧山现场表演后,称杨德贵的表演纯属魔术。  魔术师还原“水中捞钱”  昨天下午,成都魔术师杨屹来到璧山,与璧山魔术师尚正义一道破解了杨德贵的水中捞钱术。在璧山县沿河路南段一家餐馆的大厅里,尚正义现场复制了杨德贵的盆中捞钱表演过程。表演之前,本报记者和现场的成都媒体一起,检查了包括瓷盆、毛巾和报纸等所有道具。一名现场观众还当众搜走了尚身上的所有现金。随后,尚正义模仿杨德贵的手法,在5分钟内让观众捞出了2205.20元,其中捞得最多的一次,竟达1605.20元。  据了解,两人曾于今年国庆节期间在成都举办的国际魔术大赛中分获银奖和铜奖。  水中捞钱其实就是魔术  尚正义今年44岁,15岁开始学魔术表演,目前是璧山当地有名的房地产老总。他说他的表演其实就是魔术,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东西,而观众从盆中捞出的那些钱,全部是他自己的。这些钱完全可以花掉,而非杨德贵所言的一分不敢用。  杨屹则称,杨德贵的表演也是一种魔术,不是他自称的遁术,完全是假的,而他捞出的那些钱也是他自己的。这其中的秘密一是靠碍眼法,二是靠手法快。至于杨德贵在捞钱过程中,其秘密究竟在哪里?两位魔术大师均称,按照职场规则,他们是不能将其中的奥秘揭示出来的。  表演现场,有记者当场致电正在万州的杨德贵,他表示没有亲眼看过尚正义的表演,还是不敢相信,但他欢迎两位大师到万州与他现场对擂。 某佛教人士点评: 本文与佛法无关,只是,国内多家政府媒体报道而让本博主好奇,本博主试图解释一下而已(排除魔术之后)。本博主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发生在几个月前的重大新闻,做为佛门弟子,当然不是为了要那悬赏的10万元破解费。如果排除魔术可能(目前自称破解了这个遁术是魔术的,其表演都有缺陷。上述自称破解的魔术师是穿衣服表演,不可信。有的说他把钱藏在盆底,这都是外行话。真正要破解这个魔术的魔术师,他就必须上身裸露下身穿内裤,用的盆和杨德贵的盆一样大小,而且能“变”出3万元以上),本博主基本得出结论,这位杨德贵有护法神协助,护法神不是鬼神非人就是天神!为什么这样说?我不是断定杨德贵先生完全不可能有遁术(遁术即神足通,参见而是根据“杨德贵在表演该绝活过程中,还不停地喝酒,每次酒后捞出的钱则更多”,而且“他的酒量有2.5公斤”,这是护法神附体的典型特征。一般修行者交代护法神办事,往往是用酒来犒劳的。我们也经常用酒来供护法神。我们知道,若杨德贵真有遁术(神足通),不可能喝酒以后遁术就更厉害,捞的钱更多。要使出真正的神通,恰恰不能喝醉酒。当然,这个解释的前提是,必须彻底排除杨德贵表演的是魔术。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