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荣网站_叶宝荣博客

叶宝荣 认证讲师
资深经济分析师和市场策划人
http://danielyipvp.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叶宝荣:OPEC成员国陷入危险境地 风险究竟有多大?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92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直到现在,国际油价也没有明确的筑底迹象。而随着OPEC一意孤行拒绝减产挺价,反而实质性地取消了产量限制,石油市场的前景变得更加难以捉摸。在这种背景下,一些OPEC成员国可能正面临生存危机。

    当然,目前看来,OPEC显然并没有垮塌,也没有彻底丧失控制市场的能力。但是,成员国之间关于是否控制产量方面的分歧已经令该组织内部的凝聚力破裂。

    华尔街见闻提及,沙特和伊拉克正在加大产油量,竭力向国际市场供应原油。沙特10月原油出口增至736.4万桶,创四个月最高水平,远高于9月的711.1万桶/日;该国日均产油量连续第九个月保持在1000万桶以上,达到1028万桶,同样高于9月的1023万桶/日。

    就在OPEC本月初作出放弃限制产出的决定后,国际原油价格在不到半个月时间里,下跌了近15%。

    然而,即使作为OEPC实际上的领头者,财力雄厚的沙特也感受到石油出口收入下滑带来的痛苦。沙特曾在今年8月向银行家们询问需求,打算发行债券,以筹资270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表明该国财政紧张的最明确迹象。

    沙特阿拉伯货币局(SAMA)局长Fahad al-Mubarak在7月表示,利雅得方面已经以地方债形式发行了第一笔40亿美元债券,这是自2007年以来沙特政府首次发行主权债券。但沙特最新的发债计划表明该计划将大举扩大,鉴于油价的低迷前景,银行家们认为发债甚至可能延续到2016年。

    自油价开始暴跌以来,沙特动用了650亿美元财政储备以维持政府开支。沙特货币局拥有672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低于去年8月时7370亿美元的峰值。经济学家估计,由于财政收入减少、基础设施项目持续的高支出、公共部门工资以及卷入中东战争,沙特今年的赤字将达到4000亿沙特里亚尔。

    IMF则在10月下旬警告,沙特维持高产策略已经严重损害该国财政状况,如果不做出改变或者油价大幅反弹,沙特外储恐将在未来5年内耗尽。这种结论也适用于其他OPEC成员国,比如科威特、卡塔尔和阿联酋,这些国家都拥有比较大的财政缓冲区。

    但还有些成员国承受着很大财政压力。委内瑞拉就是其中之一。该国通胀率高达三位数,经济可能在今年萎缩10%。虽然最近的选举为主要的政治改革铺平了道路,中国也不时对该国提供资金支持,但委内瑞拉可以几乎没什么“武器”可以用来应对经济困境。

    因此,委内瑞拉多次提议OPEC采取行动稳定市场,设立每桶88美元的均衡价,否则,按照该国石油部长Eulogio Del Pino在上个月的说法,“油价可能会跌到25美元了。”

    和委内瑞拉相似,OPEC成员国厄瓜多尔也拥有来自中国的资金支持,规模已经攀升至50亿美元。但厄瓜多尔的经济状况比委内瑞拉好得多——最近甚至全额兑现了债券支付,这在该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不过,该国却有与中国交恶的先例。

    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的平均财政盈亏油价高达每桶110美元。所以,人们才听到这三个国家要求恢复生产配额制度。安哥拉正在扩大其对中国的长期销售合同,利用石油作为抵押品来获得中国对其基建投资的支持。

    除了利比亚之外,尼日利亚可能是最悲催的OEPC成员国。该国想通过开采海上油田来赚得更多石油收入,但他那不合时宜的财政条款审查却令本就已经关系很紧张的投资者愈加焦虑。

    正在进行的石油工业改革已经让尼日利亚花费了500多亿美元的投资,并有可能阻止在未来十年再投资1500亿美元。由于资金短缺和投资差距,尼日利亚的石油产出可能会在2017年前下跌最多达15%。

    更令财政紧张的OPEC成员国心惊胆战的是,市场对于油价的前景持不乐观立场。就连OPEC在本月发布的《全球石油展望》报告中都预计,成员国一篮子原油价格将在2020年达到70美元/桶。

    而俄罗斯副财长Maxim Oreshkin上周五表示,预计未来七年油价不会突破40-60美元/桶的区间。

    高盛的预测更为悲观。该行预计至少到明年末,国际石油市场都将持续供过于求,油价今后几个月甚至有接近每桶20美元的风险,即在当前基础上再跌50%,重演去年全年油价“腰斩”的一幕。今年9月,高盛就曾警告油价可能跌至每桶20美元。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