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宝荣:沙特VS伊朗:中东死敌的囚徒困境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52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沙特和伊朗正深陷囚徒困境,难以自拔。

    国际原子能机构周六宣布,伊朗已完全执行六方会谈下的核协议框架内容。这意味着西方经济制裁解除在望,伊朗不仅将迎来1000亿美元的资产解冻,而且将重回阔别已久的原油市场。对伊朗而言,扩大产量是不二选择。

    而沙特也在打一场持久战,通过增产继续打压油价,希望自己能够比伊朗等高成本国家熬得更久,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两个宿敌,都做出了理性上看似对己方最为有利的选择,但却得到“双输”的局面。

    沙特

    长期以来,沙特一直是高油价最大的受益者。2000年代初,油价从25美元一路上涨至140美元高位,随后2011至2014年始终保持在100美元至120美元高位,令沙特获得了丰厚的收益。

    这期间,沙特储备了大量的石油美元,以备未来的不时之需。如今,这些钱正好派上用场。2014年11月以来的油价暴跌让沙特很受伤。尽管相对来讲,沙特债务很少且外储充足,但油价下跌却令沙特的财政状况迅速恶化。

    2009年时,沙特的财政盈余占GDP的30%。而据IMF估计,2015年沙特却会出现了21%的财政赤字。也门的军事行动、维持政府和福利系统的运转都需要大量的开支。要知道,沙特90%的人口是受雇于政府。

    沙特外储的骤然下跌很好的反映出了这种“入不敷出”。尽管外储仍然是海湾地区最多,但沙特的外储已经从2014年峰值7400亿美元下滑至2015年三季度的6400亿美元。

    而仅仅依靠出售资产、发债和改善经济难以堵上庞大的赤字漏洞,这也是沙特不愿意减产的重要理由——沙特还希望卖更多的油来赚钱呢,市场份额一旦失去了,要再夺回来可不容易。

    沙特不愿增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地缘政治。沙特并不愿意将任何市场份额交给自己的“死敌”伊朗。换言之,沙特选择增产是为了通过增加供应,遏制伊朗的石油收入。

    伊朗

    由于受到长达十多年的国际制裁,伊朗并没有享受到高油价的红利。对伊朗的制裁从2003年就开始,这使得伊朗正好错过了高油价时期。所以,伊朗并不用承受从高油价到低油价的痛苦。由于起步更低,卖更多的石油才更符合伊朗的利益。

    如今,随着制裁的放松,伊朗正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原油投向全球。伊朗石油部长贾瓦迪称,在制裁解除一周内,伊朗将提高出口量50万桶/日,六个月内提高100万桶/日,并且伊朗增加的供应能够被吸收,目前已与买方达成出口协议。全球石油供过于求至少已达200万桶/日。这将使油价面临新一轮的下行压力

    按照现在30美元油价的估算,100万桶/日的出口意味着伊朗每个月可以增加9亿美元收入。

    据International Finance估算,伊朗2015年的GDP约为3580亿美元,在中东国家中仅次于沙特的6310亿美元。而伊朗的人均GDP为5000美元,约为沙特21000美元的四分之一。

    双输

    根据IMF测算,2016年国际油价需要达到96美元/桶,沙特才能够实现收支平衡。而据目前各大机构的预测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同时,沙特改变其现有增产策略的可能性也很小。沙特正在打一场持久战,希望自己能够比伊朗等高成本国家熬得更久,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这在长期来看或许是理性的,但短期来看确是标准的“双输”局面。

    如果两个国家都从自己的最大利益出发来行动,那么就像是囚徒困境理论所说,他们都成了输家。最终的结果只会今年油价继续下行,低油价持续更长时间。

    乍一看,沙特似乎在这场游戏中处于优势位置,但只要伊朗在后面紧追不舍,那么市场的波动就会更加剧烈。

    正如美国能源专家Andrew Holland所说,沙特正在效仿当年洛克菲勒的策略,对竞争者采取“逼汗(good sweating)”策略,谁先撑不住,谁就完蛋。

    在1870至1890年期间,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正是通过过量的原油供应和极低的原油价格,将竞争者赶出市场,最终实现垄断。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