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志伟网站_廖志伟博客

廖志伟 认证讲师
互联网电商实战专家
http://jackyliao.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廖志伟:康德乐网络售卖处方药:政策开放仍无期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2763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新浪微博:@电商培训师廖志伟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jackielzw

    网售处方药的禁令至今未放开,但目前网上药店偷卖处方药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全球百强企业、美国医疗保健服务商康德乐旗下的康德乐大药房也在大肆网售处方药,消费者只要一个电话,处方药就能通过快递送到家,且货到付款,由此监管部门多重禁令对康德乐来说形同虚设。不仅是康德乐,众多网上药店违规卖药长期存在,乱象难治。

    在业内人士看来,医药电商企业急功近利“抢食”处方药市场,是在不断挑战监管部门容忍的底线,也将给反对放开网售处方药者更多口实,逼得监管部门对解禁网售处方药只会更加谨慎,很多企业期盼的政策开放也将更加遥遥无期。

    康德乐

    偷售

    公开资料显示,康德乐公司(NYSE:CAH)总部位于美国俄亥俄州都柏林,2014财年营业额达910亿美元。

    2013年康德乐收购了百济新特药房,并正式命名为康德乐大药房。

    据记者了解,百济新特药房自2002年成立华南地区首家专科药房以来,已先后在广州、北京、上海、深圳、佛山、成都、武汉、珠海、杭州等中心城市建立了30家直营药房旗舰店,是中国首家“全国连锁专科药房”的创始企业。

    2011年8月24日,百济新特连锁药业通过了国家食药监总局认证检查,并颁发《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成为全国第44家拿到B2C牌照的连锁药房。

    康德乐大药房网页显示,该网上药房主要经营肿瘤科、肝病科、神经科、精神科等慢性病用药,仅肿瘤用药就有382种,基本上都是处方药。

    据记者了解,处方药是指有处方权的医生所开具出来的处方,并由此从医院或药房购买的药物,有“Rx”标识。这种药通常都具有一定的毒性及其他潜在的影响,用药方法和时间都有特殊要求,《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规定,处方药必须凭执业医师或执业助理医师处方才可调配、购买和使用。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即使是拿到《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和《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的合法医药电商也只被允许出售非处方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用邮售、互联网交易等方式销售处方药。

    记者随机打开康德乐大药房一个销售处方药消癌平片的网页,页面显示某品牌消癌平片会员价68元/盒,比市场价便宜13.60元,购买条件为仅凭处方。值得注意的是,该页面上部并没有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加框标示“药品监管部门提示:如发现本网站有任何直接或变相销售处方药行为,请保留证据,拨打12331举报,举报查实给予奖励。”

    没有处方能在康德乐买到上述消癌平片吗?

    为此,记者拨打网页上400热线声称要买4盒处方药某品牌消癌平片,接线客服建议记者一下子买5盒,5盒可以免邮费的。记者称需要正规发票,客服表示肯定有正规发票,你需要的话,稍后我用手机发个短信给你,你把地址发过来,等货到你把款给送货员就行。

    记者收到客服的短信后,把一个朋友的地址发了过去,没过几日,5盒消癌平片就通过优速快递寄到了记者指定的地址,整个过程中,康德乐方面没有任何人向记者索要过处方。

    记者为此致电上述《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的拥有者——广州百济新特药业连锁有限公司寻求采访,但接线的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并没有对接媒体采访的部门,无法回应记者的采访。

    越线

    事实上,监管部门对网售处方药一直是严格禁止的。

    《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药品连锁零售企业在网上销售处方药或者向其他企业或者医疗机构销售药品的,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依照药品管理法律法规给予处罚,撤销其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机构资格,并注销其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机构资格证书,同时移交信息产业主管部门等有关部门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予以处罚。

    2013年10月29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在关于加强互联网药品销售管理的通知中再次重申,医药电商通过在线交易只能销售非处方药,不得在网站交易相关页面展示、销售处方药,在非交易页面展示,必须加入药监局提示,违者将责令其停业整顿,情节严重的将吊销其《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并移送通信部门关闭网站。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通过互联网销售药品时,应当使用本企业符合《暂行规定》等文件要求的药品配送系统自行配送,且符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的有关要求,保证在售药品的质量安全。

    不过事实证明,监管部门多重禁令对康德乐来说如同废纸一张。实际上,医药电商网售处方药在业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3月3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上公示了2014年9月份至今年1月31日以来查处的生产经营者违法行为。

    其中,广东康爱多连锁药店有限公司因采用邮售方式向公众直接销售处方药上榜,此外,广州市天河区东棠博爱药店龙门店采用互联网交易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也一并上榜。在该局网站此前发布的生产经营者违法行为的公告中,广东壹号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采用邮售方式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也被列入其中。

    上海一位医药电商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医药电商网售处方药主要还是利益驱使。“医药电商如果单纯卖感冒消炎药这些日常用药,根本是不赚钱的。康德乐销售的像肿瘤用药都是贵重药品,客单件药品零售价高,利润空间大,客单价也高;且这些慢性病用药,患者需要长期用药,医药电商的零售价只要比实体店便宜,患者就会长期购买。但这些慢性病用药大多数是处方药,为了利润,医药电商只好集体越红线。”

    2014年5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布了《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网售处方药政策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但反对者的声音也一直未有停歇。

    当年6月,中国医药商业协会、中国非处方药协会以及四川德仁堂等60余家国内医药流通企业曾集体上书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商务部,强烈反对全面放开网上开售处方药和“零门槛”网上售药。

    上述业内人士对此忧心忡忡,“利益诱惑之下,这些公司集体越红线抢夺处方药市场,只会给反对放开网售处方药者更多的口实,逼迫监管部门不得不出手,整个行业或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