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志伟网站_廖志伟博客

廖志伟 认证讲师
互联网电商实战专家
http://jackyliao.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扫一扫联系讲师

廖志伟:CEO:去年烧了200亿 “高烧”将持续

关键词:[互联网] 浏览:1788 发布日期:2016-05-22 网页收藏

  • 5月20日消息,近日由乐视控股集团发起的“互联网生态研究院 共享经济分院”举行了揭牌仪式,易到用车CEO周航在分享会上发表了主题演讲。

    周航透露,目前易到用车已经在中国的200个城市、海外30各城市开展了服务,注册用户4000万,每日订单超过70万,预计在六月底实现突破,每日订单预计达到100万,今年底突破200万。

    过去几年,专车市场的“厮杀”格外激烈和惊心动魄,加之来自政策监管方面的压力,这个行业也一直在摸索之中。周航称,尽管如此,但大家依然“冒着火勇敢前进”。除了对于发展共享经济的愿景之外,巨大的商业价值也是专车市场发展一路高歌猛进的原因。

    周航表示,整个行业去年至少烧掉200亿人民币。原来认为2016年可能高烧转低烧,但就目前来看仍是高烧阶段。“(烧钱)对我们业者造成很大的压力,这个压力,一方面面对未来巨大的机会我们谁也不能后退,另外一方面,也必须逼着我们思考一下,商业上还有什么创新。”周航说。

    自从被乐视投资后,易到用车在这半年的表现显得更加积极主动,周航称“甚至比对手更加冒进”,比如充100送100、充100送120、充一万送电视等等。和乐视的合作方面,乐视为易到用车提供了生态空间,包括硬件(手机、电视、汽车)、内容(影视、音乐、体育)、电商等,而易到用车的高频服务也会给乐视会员体系带来很大价值。

    以下是周航演讲全文:

    大家知道共享交通从某种程度上是大的共享经济的范畴,在具体的五年实践中,快六年的实践中,共享经济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思考和理解,我先谈谈这方面,我们对共享经济本身是怎么思考和理解的?我觉得共享经济首先是非正式经济。怎么理解非正式经济呢?在我来看,通常来说是利用存量的资源,非正式的从业方式。我把它称之为非正式经济,相对于传统的工业经济而言,这里面其实对我们现有的管制带来非常大的挑战,比如它是非正式组织,从业人员也是非正式的从业方式,非要要求五险一金,我对整合上百万司机,未来是上千万司机这是不可想象的方式。我们不可能变成有上千万从业人员的公司吧。这对监管带来很大的挑战。第二,人们为什么愿意从出租车变成网约车,除了互联网带来的手机上的便捷性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愿意从原来工业化、标准化的服务转移到所谓的非正式的共享服务上来,大家不可否认,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便宜。没有便宜作为一个前提,我觉得这个市场其实撬动的难度是比较大的。为什么会得到这个结论?其实也是易到的教训。我们很困扰,就是怎么教育用户,怎么找到市场的切口,其实花了很大的力气,效率也蛮低的。后来发现不管Uber在美国的变化,还是我们的变化,发现价格才是撬动市场最有利的武器。所以我们认为共享经济一个关键的特征就是便宜。便宜能帮你撬动市场,但是能不能留住市场呢?肯定光靠便宜是不行的。或者说便宜本身也是难以为继的。比如现在的补贴模式,就要求共享经济必须创造出原来工业经济以外不具备的价值,工业当然就是标准、安全、可靠,可预期的。但是特别值得关注的就是从Airbnb身上看到必须创造新的价值,这个价值就是充满个性的,充满惊喜的,充满期待的,这种价值可能开始完全改变原来的价值体系,你对工业时代的颠覆或者改变就慢慢开始有了可能性。当然由于从业的数量极其庞大的,就是未来我们可见的,比如在未来共享经济是上千万台车,上亿人卷入到这个体系中。其实在这个体系中,因为它是一个教育型的服务,这个对于如何建立信任体系带来了非常非常大的新的挑战。

    刚才大家都提到的,比如我们行业中出现过的现象,像犯罪之类的,一方面我觉得大家很好了,已经为这个行业叫冤了,不是说出租车不存在。但是也给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就是我们新的平台在新的技术和条件下,有义务,也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责任应该把它解决的比传统服务做的更好。出租车可能都是陌生人,大家互相都不知道谁是谁。现在你有了所谓的大数据,有了用户的帐户体系,其实你是有这个能力去解决的更好,能够为用户提供更有安全,更有保障的服务。首先是有这个能力的,只要认真去做。

    第二个,现在有了相互的评价,有了新的撮合机制,比如说我们正在做的易盾系统,我们的目的就是让坏人的坏单永远没人接,它就变成僵尸单,就是你司机的手机可以响,但是永远没人理你。当然我们做的不是非黑即白的,甚至我们有时候想让坏人的好单也能得到服务,我们提出了一些新的服务理论了,然后在我们的风控体系中实现。

    接下来我想谈谈共享交通具体实践。因为目前易到的现状,就是我们大概在中国两百个城市,海外有三十个城市开展了我们的服务,应该说我们初步建立起了全球性的共享用车的服务网络。目前大概情况,注册用户有四千万,每天定单现在差不多已经超过70万了。我们进展变化都很快。照这个进度,我们大概在六月底有可能会实现突破,一天的订单有一百万。到年底估计会超过两百万的定单。明年我估计最保守至少在Double一倍半,会到五百万。这是易到业务的初步进展。

    我们认为大概,我们原来我们曾经提出过一个口号,叫一千万台车,一亿人。这是我们对汽车共享网络的这么一个愿景。现在看来这个愿景会来的很快,我估计如果再快一点,明年,再晚我觉得2017年肯定要实现,就是一千万台车,一亿人加入到易到汽车共享网络里,这个看来是必然实现的。一千万台意味着什么了?差不多整个中国的乘用车里面,差不多有超过10%乘用车的车主已经是有意愿成为共享网络中的一分子,或者他的共享意愿已经很强烈了。如果这样的话它就是一个全社会的现象了。

    我们每次看数据,特别是刮风下雨的时候,我们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信号,什么信号呢?通俗的说叫手机叫车。如果从理论上说,我们不管说叫互联网用车,还是共享用车,我们会发现,它已经成了都市生活,或者叫城市生活的基础服务了。已经快和像水电气一样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刚才阮总分享了一个数据,说有百分之六十几的人每周至少用一次以上。所以我们说我们现在的APP就变成,我们的目标是,我们内部的口号是一年用一百次APP。做到这点意味着什么,它就是一个普众高频的服务。它已经像城市的类基础设施。如果放到这个起点来思考的话,它有以下的新的看法,就是由于具备了普众高频服务的平台特性,它有可能会对整个的汽车生态起到支配性的作用。这是我们在创业之初没有想过的,但是这个想法从我们开始有这样的起心动念是前年开始,到现在开始我们非常坚定了,我们出行服务平台会对汽车产业生态起到支配性的作用。因为没有办法,没有人能够像它这样覆盖足够多的人,而且足够的高频。我想这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未来趋势性的信号。因为大家知道汽车产业是工业界是最大的产业,全球光整车过万亿,汽车相关产业,如果把油算进来一共是三万亿美金,这是非常大的产业。如果有一个新的互联网行业,能够对这个产业起到支配性的作用,大家可想而知。所以说你们对这个行业,涌进这么多的钱,看似这么不理智的去烧钱来支撑这个行业的发展,可以多一份的理解了,因为它未来的展现主要的机会实在是太大了。

    第二,这个行业的竞争实在是太过激烈了,尽管我们面对如此大的政策的外部压力,为什么这些人还要冒着炮火,这么勇敢的前进?除了使命,愿景之外,我觉得很重要的,我们业内的人可能也看到了它巨大的商业价值所在。这个行业烧掉了多少钱呢?去年至少烧掉两百亿人民币。原来我们还认为,2016年是不是高烧转低烧,今年烧的比过去烧点,现在看来还是持续高烧阶段,三年过去了,一点没有退烧的迹象。最近从目前大家融资新的进展来看,烧只比去年多,不会比去年少。这样烧,烧掉500亿人民币,还没有烧出所以然,对我们业者造成很大的压力,这个压力,一方面面对未来巨大的机会我们谁也不能后退。另外一方面,也必须逼着我们思考一下,商业上还有什么创新,在一方面补贴,另一方面,不得不加快商业创新的思考和行动了。你想,确实有这个机会,对汽车产业未来有支配性地位的时候,的确商业创新的战略腾挪的空间也的确比较多和比较大。

    当然我们不得不说,最后大家也很关心一点,乐视投资了易到以后,过去这半年我们的确也在市场上比以前更加的积极主动了很多,甚至我们比对手更加的冒进,不仅产品的基础价格降价,而且还有充赠服务,原来充100送100,后来变成充100送120,后来变成充一万还要送电视。为什么易到能够做出这么激进的行为呢?我也介绍一下跟乐视的合作,就是因为乐视的确有一个所谓的,大家一提到乐视就想到生态这些,但是的确乐视对易到而言,提供了很好的大的生态的空间,不管硬件,手机、电视,未来的汽车,还是内容,影视、音乐,体育,还是它的电商,不管是线上的电商和乐末,还是线下的几千个乐趴,这三方面的确给易到提供了很大的生态的,叫战略的调整的空间。也就意味着,通俗的说,现在充100送100,未来同样是充100送100,不一定是送现金,是送乐视生态的一些东西,可能一方面给乐视会员体系带来很大的价值,因为易到足够的普众和高频的服务。另外易到可以做到更有效率和更聪明的补贴方法,这给易到同样站点上的激烈的搏杀留出了很多营销的创新的空间。更重要的我认为易到的确可以越来越多的去借鉴和学习乐视的生态商业模式,简单总结起来,就是叫在把握汽车共享的大趋势,以互联网平台为核心,以用户价值为导向,垂直整合外部资源,建立生态化的商业模式。这个东西现在听起来可能比较空,因为易到开始跟乐视整个生态去融合,做很多的事情。我相信可能在下半年大家就可以逐步的看到我们在这方面的一些实践出来的成果。到时候也希望继续跟各位老师能够来分享和汇报。也希望接下来其实生态,我觉得今天我们叫互联网经济研究院,互联网生态研究院,今天也有一个共享经济的研究分院。其实共享经济是一个非常新的商业形态,不管在理论研究上,像我们跟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张凯夫老师也做一些基于数据和理论上共同的研究,我们提供了很多基础数据来帮助他们去做很多理论上的研究。我们相信未来我们不管在一起做理论研究,还是给大家的研究提供基础的数据和实践的支撑,还是大家来对我们的创新也好,挑战也好,对我们面对的政策挑战,能跟我们一起摇旗呐喊,我们未来推出新的实践,也希望各位老师给我们提出批评和指正。今天大家发言都是高质量的干货发言,我们从中也学到了特别多的东西,谢谢各位老师,希望以后长期对我们保持关注和合作。谢谢大家。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