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万斌:  我如何损失了5182万元?|何万斌:做对决策、少干十年(1.0版)

关键词:[中层管理] 浏览:252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大约在2005年年中,我两次应聘阿里巴巴的销售岗位,一次在浙江温州,一次在江苏苏州。可惜,都没有应聘上。因为他们要求有两年的销售工作经验,可我那时大学毕业还不到一年。

    后来我就进入了管理培训行业,大约5年后的2011年,我已经成为了一名自由讲师和作家。这一年中有一天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在那一天之内有两个人很惊讶的对我说了差不多同样的话:“何老师,你怎么这么年轻?!“。

    30岁,作为一名讲授企业管理培训课程的讲师而言,确实有些年轻。即使到了今天,和我搭班上课的老师的年龄通常也会大我十岁以上。

    何谓老师?老者为师,不老,何以为师?!他们的惊讶也是理所当然的。而我一开始内心也难免会有点小骄傲。但很快我就意识到,选择和那些很优秀且年长我十岁以上的老师去竞争,其实一点也不好玩。我为什么不选择和一个比我年纪小十岁的人群去竞争呢?!至少,应该和我的同龄人去竞争吧。

    过程不等于结果,过程再艰苦卓绝,和结果非常美好并没有必然联系。当然,以生活与工作平衡的角度而论,做自由讲师无疑非常美好。但从事业发展的角度而言,如果我当初坚持去阿里巴巴应聘,或许在2006年或者2007年的某一天,我就成了阿里巴巴的一员,那坚持到今天会怎样呢?阿里巴巴20149月上市时,有媒体报道说11000名持股员工人均可套现422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591万元”。作为一个在阿里巴巴工作七年以上、比较聪明相当努力的老员工,持股数额达到平均水平的两倍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换句话说,除了正常的工资奖金之外,我持股的市值大约是5182万元。

    单以财富而论,我选择从事管理培训而不是坚持去阿里巴巴,这个损失大约是5182万元。一个人的事业发展通常有三大方向,从政、创业、做学问。对于有志于从政或做学问的人来说,财富显然不是主要的追求目标。但对于一个有志于创业的人来说,这5182万元就是足以启动一个重要创业项目的资金。

    未来十年如果我继续选择做讲师,同时写书做顾问,能赚到这5182万元,无疑已是最为理想的情况了。换句话说,如果当初我做了一个更加正确的选择,那我就可以少干十年。

    发生在我个人身上的例子,在企业界比比皆是。大约20年前的1994年,当时还在做翻译社的马云,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国外接触到了互联网,这让他认识到了互联网的巨大威力。然后呢?按照一般人的做法,应该是在回国后将自己的翻译社搬到网上来,做一个网上翻译社。但是他选择的是将所有的企业都搬到网上来,几年之后因此而诞生了阿里巴巴。设想一下,如果当初他选择的是做网上翻译社,今天做到世界上最好,商业上的成就恐怕也不到现在的百分之一。大约十五年前的1999年,苏宁的张近东专门来到北京的中关村考察,当时互联网在国内刚刚兴起,他在考虑到底应该是做连锁卖场还是搞电子商务,考虑到当时互联网基础设施实在是有点落后,于是做了一个大家今天都知道的决定,放弃电子商务,而是做家电连锁卖场。这一个决定是此后苏宁电器辉煌十年的起点,也是最近五年苏宁艰难转型的种子。如果当时苏宁选择了电子商务,以张近东先生之商业领袖力,苏宁今日之市值即使不能比肩阿里巴巴,但也绝不会连阿里巴巴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大约十年前的2004年,主要在中关村卖3C产品的刘强东,上一年因为非典的缘故,被迫转战到互联网,非典之后专为双线作战,线下十余家门店卖货和线上卖货相结合。这一年线下营收大约1个亿,线上营收大约1千万,但是年底时刘强东做了一个决定,只做线上,不做线下。然后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将线下所有门店统统关掉,而这就是今天京东商城500亿美元市值的起点。设想一下,如果当初京东选择继续学习国美、苏宁,或者做所谓的O2O,今天如果有50亿美金的市值,恐怕都是了不起的成就了吧。

    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战略决策是一方面,战术执行是另一方面。任何伟大的成就,都是伟大的战略和伟大的执行相结合的产物。但为什么同样是伟大的执行,结果却相差几倍甚至几十倍呢?因为战略决策的正确是一切的前提和基础。

    当然,决策不止是对和错两种情况。最好的决策如果是正100分的话,最坏的决策就是负100分,而平庸的决策就是0分。一般的决策,既不会太坏,也不会太好,大致在正10分和负10分的区间之内。马云如果当初选择做网上翻译社,顶多就是一个20分的好决策,但是他选择了做阿里巴巴,无疑就是一个100分的最好的决策。张近东选择了做连锁卖场,现在看来仍然是一个好决策,但可能只是一个40分的好决策。而原本一直在学习国美、苏宁的刘强东,按照惯性应该是跟在他们后面做3C连锁卖场,也就是做一个20分的好决策(40分决策的模仿者分值应该减半),但他转身做了一个100分的最好的决策。

    有人做了最好的决策,也有人做了最坏的决策。著名的例子,比如当年史玉柱建巨人大厦,又比如柯达错失了数码相机时代,摩托罗拉、诺基亚错失了智能手机时代等等。今年被杀害的江西萍乡人邹勇,与“大师”王林的纠葛被闹的沸沸扬扬,邹勇2006年开始筹备一个江西省的重点项目赣西电煤,因国家的批复迟迟不能下来,最后通过王林找到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项目才获得”准生“。可惜的是,等到2011年底项目基本建成之时,恰逢中国煤炭市场十年黄金期的结束,赣西煤电刚出生便夭折,邹勇为此背上了巨额债务、不堪重负,据说每年要还的利息就达上亿元。之后他的人生际遇,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

    身边的例子,比如我之前所在的管理培训公司,为了谋求行业领先地位,做了一次重大并购,并由被并购方总裁负责操盘。本意是为了强强联合,结果却是两强相争,最后导致四分五裂,折腾了一圈之后,公司退回到了五年前的状态,元气大伤。 我一位企业家朋友,大约5年前决定新上马一个战略性项目,当时项目所在行业形势之好超乎想象,很多人在此前短短两三年里面就发了大财,行业前途无限,市场如火如荼,他们分析下来后认为项目一年就可以收回投资,于是将公司过去十余年的积累全部砸了进去。没料想投产后市场形势急转直下,骤然降到了冰点,全部投资都打了水漂。

    很多的重大决策,其实当时看起来并不那么重大,甚至是无意当中做出来的,但从事后的影响看来却是:做对决策,少干十年;做错决策,十年白干。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无论我们是否有意识到,通常每隔5~7年,都会面临这样一个重大决策的时刻。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坚决避免感性的烦恼,认认真真理性的思考”,这是我的一大行为准则。无论是过人生也好,做企业也罢,养成每隔一段时间就静心思考的习惯,好好总结,深刻反省,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今天对所有的传统企业来说,就是这样一个重大决策的时刻。面对互联网所带来的时代变革,我们甚至可以大胆断言,未来5~10年之内,仍然以传统模式运营的传统企业,将有80%会走向死亡。所以今天众多传统企业面临的艰难时刻,不是暂时的,而是长期的。面对互联网转型,所有的企业家都应该深入去思考下,转不转?向哪转?怎么转?这是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而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靠零敲碎打、靠东拼西凑是无法找到本质性答案的。这要求我们既要集中时间专门去思考这些问题,还要养成每隔一段时间就能静心思考的习惯。做企业家,大家都知道要用好“武将”,道理很简单,你得有人实实在在帮你把活干好。但在用好武将的基础上,能否用好“文臣”却是区分企业家高下的关键。如果说“武将”是帮企业家干活的,那么“文臣”则是帮企业家思考的。前者是务实,后者是务虚,虚实结合,方能大成。

    其实今天对我来说,也是这样一个重大决策的时刻。往左,就是坚决做一名更具影响力的企业管理专家,继续朝讲课、写作、做顾问的方向奋力前进。往右,就是坚决去成为一名创业者,去完善创业的构想,去组建团队,去做好融资。但对我而言,答案早就非常明确了,坚决去创业(当然,因为高端讲课能对创业产生很大的助力,因此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面我会继续保留讲师的身份)。

    为何要去创业?真不是唱高调,做事业的情怀咱一直都有。但与此同时也不用讳言,如果未来十年继续做讲师,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把那5182万给赚回来。但如果创业呢?那就拥有了赚回来十个甚至百个5182万的机会。

    在未来的日子里,一方面我们要坚决避免做出最坏的决策;另一方面,我们更要坚决追求做出最好的决策。而这都要我们学会深度思考、习惯于深度思考。因此,无论你是企业家还是投资人,无论你是创业者还是想加盟创业团队,如果你意识到需要做出一个最好的决策,让自己未来十年努力的价值放大十倍甚至百倍,你可以花十分钟时间给我发个邮件,13812516078@163.com ,我们一起来探讨。


    作者何万斌,著名互联网转型专家,清华、北大等总裁班核心讲师。死磕互联网思维,决战互联网+,共建伟大公司。被誉为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转型讲师】和【互联网转型顾问】。

    2015年3月28日起,互联网转型第一课《何万斌解读互联网思维》全新升级为《决战互联网+》(互联网思维之后,互联网转型怎么干?)

    邮箱:13812516078@163.com

    短信&微信:13812516078

    微信公众号:hwbjdhlwsw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

打造精品图书,提供持久推广

选择中华讲师网三大理由

多:6000+讲师任意选择

好:讲师严格审核保证品质

省:直接联系讲师没有中间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