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皓网站_宏皓博客

宏皓 认证讲师
总裁班、EMBA开班第一节课王牌主讲人、民间金融转型升级第一人、银行金融创新国内
http://honghao.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宏皓:宏皓:“地王”加速实体经济的萎靡

关键词:[投融资] 浏览:1904 发布日期:2016-06-14 网页收藏

  • 进入6月,“地王潮”在各地继续上演,首周仅3天时间就在北京、深圳等地涌现出12宗地王,楼面价普遍高于周边区域房价。6月13日下午,杭州土地市场风云再起,滨江集团联手平安不动产,以48.3亿元在杭州拿地,折后楼面价高达3.95万元/平方米,溢价率37.34%,成为杭州上城区新晋地王。实际上,“地王潮”正在成为当下楼市的关键词。今年以来,一、二线城市土地市场,接连出现高溢价、高总价、高单价的“三高”地块。

    6月首日,信达地产以58.05亿元拍下了上海外环外宝山新城顾村公园地块,溢价303%,刷新上海北郊的单价纪录,成为宝山单价地王。信达地产隶属于财政部的金融国资,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至少买下了总价达350亿元的土地。这一数值等同于2015年排在第20位的房企一年的销售额。

    土地市场持续火爆成为一、二线城市的常态。而目前市场的地王制造者基本都是“上市公司+国企”,这个群体资金实力更强,对未来市场波动的抗压抵御能力也更强。在过去一年,房地产政策宽松,上市企业融资资金成本大幅下调,也助长了很多企业“赌性”,国企在土地市场表现得更加激进。

    信达激进拿地并非央企孤例。事实上,今年以来全国各地涌现出的所谓“地王”,超过半数由地方国企、央企制造。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前5月,全国土地市场总价超过15亿元的105宗高价地块,成交总价为3288.2亿元,其中有52宗被国企获得,合计成交金额达1785.8亿元,占比为54%。除了国企们背靠国资系统及资本市场而资金充沛之外,央企今年接连大手笔拿地,或许也与央企整合有关。

    在房地产火热的同时,民间投资增速已连续多月下滑,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5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11638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3.9%,增速比1-4月份回落1.3个百分点。分地区看,东部地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55933亿元,同比增长8.0%,增速比1-4月份加快0.3个百分点;中部地区34175亿元,增长5.7%,增速回落1.1个百分点;西部地区21401亿元,增长2.0%,增速回落0.9个百分点;东北地区4876亿元,下降29.3%,降幅扩大6.2个百分点。东部民间投资增速之所以较快,与今年以来楼市火热有关。尤其是,目前楼市火热的城市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的一二线城市,大量的资金流向了房产投资领域。

    以经济第一大省广东为例,1-4月,广东房地产开发企业共完成开发投资2473.32亿元,同比增长16.2%,增幅比一季度提高3.4个百分点,比固定资产投资高出5个百分点。而近年来,广东民间投资近半集中在房地产。一方面是实体经济利润日益微薄,另一方面是去年底以来,一线城市和南京、苏州、厦门、合肥等二线核心城市房价快速上涨,这样的局面也促使了更多民间资金流向了房地产领域。

    好多企业家都去买房子了。部分企业家表示,做实业那么辛苦,但买套房子放在那里啥都不干,半年就升值好多,还会有几个人会努力做实业?像东部,虽然民间投资表面看挺活跃,但是投资的领域和动力发生很大变化,资金进一步“脱实就虚”,存在很大隐患。

    从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全国固定资产投增速两条曲线看,去年12月之前,两条线基本吻合,但之后两条线开始了大分化,民间投资增速迅速下滑。到今年5月,民间投资增速比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低了5.7个百分点。而这半年来,恰好是一线城市和二线核心城市房价迅速上升的时期。楼市的快速上涨,表面上支撑了经济发展,但房价的过快上涨反过来也可能削弱了其他方面的增长动力。比如房价过高,反过来增加了工商业运行的成本,有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民间投资的积极性。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实体经济的疲软。实体经济疲软的同时,一二线城市地价暴涨,数量庞大的三四线城市则空城遍布。而这样的狂欢也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因为“狼来了”喊了太多。疑问同时产生,推高地价后带来房价的螺旋式上涨,实体经济也就随之将会萎靡不振。

    那么,实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也是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主战场。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是未来十年我国实施制造强国的战略纲领性文件。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交汇,以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深度融合为特征的智能制造模式,正在引发整个制造业的深刻变革。国内外纷纷抓紧布局和大力推进制造业提档升级战略,抢占制造业新一轮竞争制高点。

    我国有4000多万家中小企业,企业的生存发展面临诸多困难。企业发展模式落后、人工成本增加、原材料涨价、融资难等,造成中小企业不同程度存在小、散、乱、差等问题。

    宏皓教授表示,“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其实无论是经济模式的转型、产业政策的转型,还是企业发展战略的转型,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变”字。然而如果不考虑客观情况,在经济发展中盲目求变,往往欲速则不达。所谓的产业转型和升级,关键是企业家自身的转型和升级,是企业家心态和价值观的全面改造。对于中国企业来讲,他们未来在市场面对的将是质量、品牌、人才等全方位的竞争;对于中国制造而言,未来在世界上面对的是对其政策、制度、环境等综合实力的考验。无论政府还是企业,中国的转型升级,已刻不容缓,已经成为中国实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相协调的必由之路。

    宏皓教授是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融资专家、财富管理专家,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研究员,北京交通大学客座教授、政府、上市公司金融顾问,中经产业基金理事会秘书长,央视网财经评论员。25年从事金融投资理论的研究和实践,是中国目前首位指导各地政府产业投资基金的建立及运作,帮助地方政府用金融创新搭建多元化的投融资平台实现转型升级的金融实战专家。

    宏皓教授提出,中国企业家需要从套利转变为创新。企业家的两个基本功能是发现不均衡和创造不均衡。均衡是一个经济学概念,指的是所有的资源和要素都得到了最有效的利用,因此也就没有盈利的空间,发现不均衡可以理解为发现机会;创造不均衡是指创造出机会。发现不均衡是一种套利行为,比如利用不同地区的价格差异,倒买倒卖。创造不均衡的例子,比如评估公司的IPhone,它出现后相当于创造了一个新市场。过去30年,中国的企业家主要是发现不均衡,利用不均衡套利,以及模仿,但是现在什么都不好卖,套利空间越来越小,模仿的空间也越来越小。所以中国下一步的关键是什么?就是中国企业家能不能从套利行为转向真正的创新。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