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皓网站_宏皓博客

宏皓 认证讲师
总裁班、EMBA开班第一节课王牌主讲人、民间金融转型升级第一人、银行金融创新国内
http://honghao.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宏皓:地方政府转型升级专家宏皓:中国的债务危机会到来吗

关键词:[地产] 浏览:2023 发布日期:2016-06-16 网页收藏

  •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债务总额为168.48万亿元,全社会杠杆率为249%。其中,非金融企业部门的债务问题比较突出,债务率高达156%。我国居民部门的债务率在40%左右,金融部门债务率约为21%,政府部门债务率约为40%,如果考虑到一些融资平台债务及或有债务,政府部门债务率会有较大幅度上升,达到57%。在金融部门中,债务又主要集中在国有企业。

    截至2015年末,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10.66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16万亿元,合计政府债务26.66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9.4%。以更宽口径估算,政府债务水平达到56.8%,仍低于欧盟60%的预警线,也低于当前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2015年,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9.2%,也低于国际通行警戒值。一般而言,地方政府的收入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财政收入,二是出卖土地收入,但今年这两项都不容乐观,导致债务增加。

    随着宏观经济的疲软,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正面临下滑局面。以经济相对发达的杭州市和广东省为例。上半年,杭州财政收入几乎所有的口径指标全线下降,公共财政预算收入下降2.7%。而即使稍有增长的指标也都在1%以下全市财政总收入同比增长0.8%,若要完成全年863亿元的目标,下半年杭州财政增速要达29%。

    外贸大省广东,今年上半年指标完成竟然没有过半。今年上半年广东省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2994.34亿元,增长8.64%,仅高于2009年金融危机时的同期水平,仅完成年初预算的49.37%。有媒体将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前6个月的财政收入数据进行统计,并对比年初设定的财政收入目标,结果显示,全国近四成地方政府在时间过半的情况下,并未完成一半的财政收入任务。

    土地出让收入更是呈现断崖式下跌。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300个城市土地出让金总额6525.98亿元,同比下降38%,缩水超过4000亿元。以北京为例,上半年北京共计成交72块土地,总出让金额为144.8亿元,同比下降55.7%,仅为去年全年的13.7%。同时,今年上半年北京土地买卖成交量创4年新低,土地均价创3年来最低,土地平均溢价率创5年来最低。上海是往年土地收入最多的省市之一,也下调了今年的土地收入预算,为1250亿元。土地收入缩水的同时,土地收入中的支出却在增加。按照有关政策规定,目前土地出让净收益中已有45%被明确指定用途:10%用于保障房建设,10%用于教育投入,10%用于水利建设,15%用于农业土地开发。

    近30年来,全球发生了很多次经济、金融危机,而这些危机几乎都与债务有关。以前的危机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原因是发展中国家大量举债发展民族经济,由于投资巨大而效益低下,造成无力还本付息,最终演变成债务危机。而最近几年的债务危机则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展开。这些国家在次贷危机发生后,实施了扩张的财政政策和积极的货币政策,加之高福利遭遇人口老龄化问题的障碍,最终演变成棘手的债务危机。

    在中国出口、投资和消费三驾马车中,政府主导的投资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以前,地方政府可以通过卖地、税收等方式,筹集投资所需的资金。现在卖地的收入由于高房价的常年透支,空间已越来越小,有些地方的卖地收入与往年相比,已出现明显下降趋势。在这种情况下,放行地方债就不得已而为之。

    对此,政府积极采取措施规范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目前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一是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提请全国人大审议批准了2015年和2016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印发了《关于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的实施意见》(财预〔2015〕225号)等制度办法,建立了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控制的长效机制。

    二是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2015年,政部下达了三批置换债券额度共3.2万亿元,有效降低了地方利息负担,缓解了部分地区偿债压力,也为地方腾出资金用于重点项目建设创造了条件。

    三是发行新增地方政府债券。2015年,全国人大批准新增地方政府债券6000亿元。2016年,全国人大批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11800亿元,比上年增加5800亿元,落实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阶段性提高财政赤字率”的要求。新增债券资金为地方“稳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持。

    四是将地方政府债务纳入预算管理。财政部印发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预算管理办法,调整政府收支分类科目,在2016年全国预算草案中全面反映地方政府债务情况,指导地方分别在2016年预算草案和预算调整方案中反映政府债务情况,主动接受各级人大监督。

    当前中国总体而言,仍是具有防范债务危机爆发的有利条件的,具体体现在如下几点:

    第一,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仍然巨大,服务业与消费是中国经济的新增长点。可以看到,当前面临债务危机的主要是国有企业以及传统产业,但中国已经出现转型迹象,去年服务业占GDP比重达到50.5%,首次过半,消费对GDP贡献率更高达66.4%。在此背景下,如果未来中国新供给改革持续推进,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深入,中国经济转型将有助于支持经济增长,并在增长中缓解债务矛盾。

    第二,中国杠杆率较高局面与特定背景因素有关,可以通过加速改革缓解中国债务率较高的历史性原因包括,如中国国民的储蓄率高,股本市场发育比较晚以及民间的财富比较少等独特因素。同时,不难发现,当前中国债务问题主要集中在企业债务与地方政府债务。针对企业债务过高,通过债转股、发展资本市场等方式有助于缓解,而对于地方政府债务一方面可以通过中央政府债务进行置换以及加快财税改革应对。

    第三,中国政府有化解危机的成功经验。中国本世纪初面临的债务危机严重程度远远高于当下,而且帮助中国度过难关的主要执行者仍在岗位,相信凭借他们处理危机的经验,中国债务危机不会出现。此外,与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不同,中国政府往往能在危机出现之时,迅速动用国家资源,如释放流动性,降低了因流动性不足引发债务风险爆发的可能。

    宏皓教授认为,当前中国债务问题并非危机前兆,中国经济增长潜力,中国处理危机的成功经验都将为避免一次更深层次的债务危机打下基础。但对待当前企业债务增长过快的局面,过度自信的态度并不可取,甚至有可能贻误时机。因此,更为理性的方式是直面问题,增加危机意识,并加大化解债务风险的改革措施,未雨绸缪,将危机化解在摇篮之中。

    中国是高储蓄率国家,这种状况导致两个结果:一方面,我们每年要有相当于GDP50%的储蓄需要转化为投资,中国又是个金融市场欠发达的国家,储蓄向投资转换大多会形成债务;另一方面,高储蓄也为中国解决债务问题带来巨大缓冲。其次,与大多数国家不同,在中国各级政府的借债,主要是为了投资。因此与巨额债务相对应的,我国地方政府掌握着大量优质资产,这些资产形成了未来偿债的可靠保障,从而也大大降低了中国发生债务危机的可能性。

    地方政府在发展的过程中也需要进行转型升级,适应新形态的经济发展状况,减少债务危机发生的可能性,宏皓教授宏皓教授是中国目前首位指导各地政府产业投资基金的建立及运作,帮助地方政府用金融创新搭建多元化的投融资平台实现转型升级的金融实战专家。是中国目前首位指导各地政府产业投资基金的建立及运作,帮助地方政府用金融创新搭建多元化的投融资平台实现转型升级的金融实战专家。授课经验丰富,如2015年10月12日金融学家宏皓给沈阳市金融办讲授《互联网金融现状与发展趋势》、2015年11月23日金融学家宏皓为贵州黔西南州政府讲授《用金融创新推进精准扶贫》、2016年5月10日金融学家宏皓给宁夏太阳山开发区讲授《经济转型之路:大数据产业时代》。

    2014年中国主权资产总计227.3万亿元,主权负债124万亿元,资产净值为103.3万亿元。按窄口径匡算,即扣除土地等流动性低的资产,留下可以立刻偿还债务的高流动性资产,中国主权资产净值为28.5万亿元。由此可以说明中国拥有足够的资财来应对债务风险,发生债务危机应该为小概率事件。进一步说,即便出现大规模的债务违约,中国也有足够的资财,在不对国民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冲击的条件下,予以妥善处理。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