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靖笙,张靖笙讲师,张靖笙联系方式,张靖笙培训师-【中华讲师网】
张靖笙 2019年度中国50强讲师
数字化转型、大数据、工业4.0、人工智能、智能制造、区块链
79
鲜花排名
0
鲜花数量
扫一扫加我微信
张靖笙:全民数据学习时代的组织与个人
2020-07-11 1955

     数字经济现在已经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都需要数字化转型,虽然业界对数字化转型有一些共识的路径,可始终千人千面,我不相信有任何两个组织或者个人可以走出一模一样的脚印,今天我不想讨论路径问题,可是如我前面的分析,数据学习是任何一个组织或者个人必备的功课。

     既然是人人必备之功课,这是一个全民数据学习的时代,就像刚刚过去的高考,人生无法实现真正的公平,但是考试面前,人人平等。话说回来,对于广大消费者而言,我们被广大商家当上帝一样捧着,商家的产品设计都恨不得让消费者退化成一头猪,用嘴拱一下就能发指令,所以这个数据学习的紧迫性在消费侧很难体现,我也不能风水先生一样做预言,你再不学就out了,但对于生产者,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再不学就真的要被时代所淘汰了。

     我认为,论证今天是全民数据学习时代不用再啰嗦,重要的事情不用说三次,老天也会让不听的人交学费,今天话题的重点是全民数据学习中的组织与个人,如前所述,我这个话题主要是针对供给侧的,当然有些道理对需求侧也是相通的,只是消费者都不喜欢被教训,我也不想得罪这些“上帝”。

      可能有人说,数字时代数据为王,组织与个人都成为配角。可我不这么认为,我之前有一篇文章批判过数据主义,我始终坚持,人类社会的任何时代,人始终是主体,当我听到一些所谓“什么东西比天大”的论调的时候,我总想冒昧地反问一句:“那么请问这个东西和人比到底哪个大?”如果对方还是一个有理性的人,就能听出我的言外之意。如果对方回答这个东西大,那么失去人了,这个什么东西还有价值吗?如果对方回答人大,那人还能大于天?

       既然人还是主体,那么讨论数据学习时代的组织和个人的关系就非常有必要了。马克思关于人的定义我认为没有过时,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社会关系可以简单划分为有组织的关系和无组织的关系,我们说组织和人的关系,所讨论的就是有组织的社会关系。

      对于数据学习而言,到底是以组织为主角,还是以个人为主角,这个问题表面好像无所谓,其实非常重要,这将决定了许多组织形态的生死存亡。这样说吧,如果大家都认为,在数字时代,个人是数据学习的主角,那么很多企业就可以被彻底解构了,因为在数据的角度几乎找不到其再存在的理由,华为们就不要再招聘多少万牛人搞研发了,把企业组织改造成猪八戒网站好了。

      此时此刻,我先表明我的态度,我提出的数据学习是以数字化转型为依据的,所以我们谈数据学习不能离开组织环境,我们把数字化转型看成数字经济时代的新长征,那么没有队伍的个人无法走完这条艰苦的长征路。

      于是可能很多朋友困惑我今天在站队一条完全和自己个人事业所背离的路线,你张靖笙不就是个个体户吗?怎么好给我们大谈组织的重要性?我要郑重声明的是,我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所选择的事业方式虽然以独立工作者的形态面市,但是我的工作都始终在各种协同关系下才能完成的,这背后都是各种合作组织的力量,否则我也一事无成,所以我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独来独往的知识网红。

     恰恰是我这样的个体户,或者说独立工作者吧,能非常清醒认识到在数字经济时代,个人的力量不是更强大了,而是更渺小了。数字经济虽然创造了很多人在类似《头号玩家》电影的虚拟空间中张扬个性和高强本领的可能,可今天我们也可以在最近的现实中看到,小小病毒面前个人命运是如此无助和脆弱,而在时代性的经济大潮面前,个人就能翻过来拥有挑战和打败组织的力量了?凭常识想想就能明白这是小概率事件,这些表面上被个人挑战所打败的组织,并不是败了给挑战他们的个人,而是败给组织自身存在的不合时宜的短板和弱项,恰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打败堤岸的不是蚂蚁,而是其自身的漏洞。

      回到学习,我们每个人求学经历之中,如果没有同学,没有班集体,没有学校组织,我们真能自学成才?这明显又是一个违反常识的小概率事件。虽然,今天我们都可以完全在家开展工作和学习,但不代表我们脱离组织了,我们只是把大量的组织活动搬到了线上,通过线上的方式更高效地组织起来。

      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当然也离不开数据学习,而这种创新2.0或者说去中心化的创新方式,恰恰是组织数字化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我们今天打开组织边界,表面上解构组织,其实质是让有形的封闭组织转型成为无形的生态社群,这样形成的利益共同体是一种更加强大的数字化价值网络组织形态,我们每个人如果想在新时代功成创新创业,首先要解决的不是知识和能力方面的问题,而是你和这个未来的数字化生产组织形态的关系问题,更进一步是你在这个数字化组织中处于一个什么样位置的问题。

      任何一个成功的头号玩家,其实就是一个庞大的利益组织冰山中露出水面的那个尖角,而很多宣传却往往把镁光灯聚焦在这种令人羡慕的成功明星之中,不想或者不敢揭开这个明星光环下面更多没被大家所看到的门道或者内幕。

       数据今天能成为一项关键的生产力要素,完全就是因为数据成为组织推动生产分工和工作协同的核心资源,没有组织的生产关系既不合逻辑,也不符合事实。所以数据学习归根到底也包括了要解决的组织生产关系问题,即使以后人工智能也加入到生产关系中来了,我们接受AI成为我们的同事甚至是领导了,人类始终还是主体,主席说过,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失始终还是取决于人心,AI即使比天大也离不开人,何况数据学习乎?

       因此,我一直在数字经济未来的组织形态中寻找和调整自己的位置,这当然也是我个人数据学习不可缺位的内容。

(本稿完成于2020年7月10日,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部评论 (0)

Copyright©2008-2022 版权所有 浙ICP备0602625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509号 杭州讲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讲师网 www.jiangshi.org 直接对接10000多名优秀讲师-省时省力省钱
讲师网常年法律顾问:浙江麦迪律师事务所 梁俊景律师 李小平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