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代莲网站_彭代莲博客

彭代莲 认证讲师
六西格玛黑带大师,最受欢迎讲师
http://pdl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彭代莲:巴黎,巴黎|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献给巴黎恐怖袭击中的逝者)

关键词:[军事专家] 浏览:1559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法国当地时间11月13日晚,巴黎多处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一百多人遇难。

    在这世界,我们再也看不到他们的笑脸,再也听不到他们灿烂的笑声。

    谨以聂鲁达的诗歌《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献给这些逝者:

    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作者/巴勃罗·聂鲁达

    翻译/黄灿然


    今晚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写出,例如,“夜里星繁,

    星星在远方很湛蓝,打着寒颤。”

    夜风在天空里回旋和歌唱。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我爱她,而有时她也爱我。

    在许多像这样的夜里我曾把她搂在怀里。

    我在无底的天空下一遍又一遍地吻她。

    她爱我,有时我也爱她。

    谁又能不爱她那硕大而宁静的眼睛。

    今夜我可以写出最悲哀的诗。

    想到我不再拥有她。感到我已经失去她。

    听到辽阔的夜,因为没有她而更加辽阔。

    诗句跌向灵魂有如露珠跌向牧场。

    那有什么关系既然我的爱不能挽留她。

    夜里星繁而她不在我身边。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在远方。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我的视线努力寻找她,仿佛要把她拉得更近。

    我的心寻找她,而她不在我身边。

    相同的夜刷白了相同的树。

    那时的我们,如今已不再一样。

    我不再爱她,确实如此,但我曾多么爱她。

    我的努力寻找风,以图接近她的听觉。

    另一个人的。她将是另一个人的。就像她曾经接受我的亲吻。

    她的声音,她那明亮的身体。她那深不可测的眼睛。

    我不再爱她,确实如此。但也许我爱她。

    相爱是那么短暂,相忘是那么长久。

    因为在许多像这样的夜里我曾把她搂在怀中

    我的灵魂不甘于就此失去她。

    虽然这是她让我遭受的最后的痛苦

    而这些是我写给她的最后的诗行。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