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代莲网站_彭代莲博客

彭代莲 2016年度500强讲师
六西格玛黑带大师,最受欢迎讲师
http://pdl6666.jiangshi.org收藏讲师购买讲师服务

彭代莲:2016会爆发国际性的金融危机吗?

关键词:[经济学家] 浏览:620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2015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多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根据该组织的最新预测,今年全球经济继续低迷,增速约为3.1%。具体而言,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在2015年、2016年将分别为2.0%和2.2%,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增长2015年、2016年将分别为4.0%和4.5%。随着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分化,2016年国际金融风险已提前浮出水面。



    1

    2015年西方主要经济体仍低位运行复苏缓慢



    一、 美日欧2015年经济运行情况


    2015年美日欧经济增速仍然低迷,除自身恢复无力之外,还受到如下六个方面的负面因素影响,第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第二,国际贸易量减少;第三,储蓄率提高;第四,各主要货币汇率波动增强、资产价格和资本流动性上升;第五,投资和生产率增长停滞、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活动脱节;第六,地缘政治风险增加等。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首席经济学家认为,西方国家正陷入令人不安的缓慢增长期,美国前财长萨默斯更认为,发达经济体已陷入长期停滞,长期停滞是未来20年工业社会面临的巨大挑战。


    (一)美国经济:尽管2015年表现平稳,但仍具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2015年美国经济整体表现比较平稳,各主要经济指标尚未出现明显恶化,预计增长率仍将维持在2.5%上下。


    与2014年相同,美国经济增长依然依靠国内消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正接近高位,这得益于美国劳动市场的持续改善,及失业率的不断下降。随着个人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高,企业和个人信心逐步上升,及储蓄率有所下降,美国经济增长的内生性有所增强。


    尽管如此,2015年美国跨国公司全球赢利水平仍大大高于国内利润率的增加。然而,受制于持续不景气的世界经济环境及美国金融市场上各类资产价格的不断升高,美国经济增长依然具有比较大的不确定性。IMF对美国2016年和2020年的预测为2.8%和2%,远低于1997年至2006年平均3.3%的增长水平。


    (二)日本经济:仍然无法摆脱萎缩,并将长期维持低速运行


    日本经济自2008年以来已经五次陷入衰退,GDP增速一直徘徊在零附近。最新公布数据显示,日本三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初值为-0.8%,不及预期的-0.2%,IMF预测日本2015年的经济增长率为0.6%。


    虽然2015年日本政府加大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力度,但从政策传导效果看,其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仍然没有显现,也没有实现通胀目标,债务却不断增长,目前日本公共债务及私人债务与GDP之比已达到517%,创历史新高,居世界第一位。在财政盈余目标和巨额债务的压力之下,2015年日本政府出台了新的财政健全化措施,但其效果还有待观察。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日本海外净资产去年却以两位数速度增长,达13%,至366.9万亿日元,这也是日本连续24年成为全球最大债权国的资产来源。IMF对日本经济2016年及2020年的预计分别为1.0%和0.7%。


    (三)欧元区经济:复苏速度低于预期,德国也在逐年下滑


    经济增长率低、通货膨胀率低,及失业率高并存的影响,欧洲及欧元区经济复苏依然较为缓慢,经济增长速度低于预期水平,预计2015年欧元区19国的经济增长率约为1.5%,远不及国际金融危机前3%的增长速度。


    2015年以来,欧元区经济也出现了如下一些积极因素,一是国际油价下降促进了欧元区居民的可支配收入提高;二是欧元区仍然推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及逐渐转向中性的财政政策;三是继续推进经济结构改革等。这些因素在促进欧元区经济恢复方面正在发挥积极作用。但是,德国的经济情况并不及预期,德国是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其GDP约占欧元区的30%,但由于欧元区其它国家经济增速下滑,区内贸易低迷、地缘政治风险增加、金融市场波动加剧,以及希腊再次陷入危机等负面效应影响,预计2015年德国经济增长率将为2.0%左右。


    2

    2016年国际金融风险正提前浮出水面



    一、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分化新一轮金融危机风险陡然上升


    统计显示,2015年全球储蓄远超过全球投资,这使得世界经济长期性停滞风险加剧。加之高失业率、上涨的薪资、下滑的利润率以及处于高位的资产价格及股票价格预示经济弱复苏接近尾声。为刺激经济全球,今年以来各主要经济体仍坚持推行宽松的货币政策,然而,美联储加息周期却不期而至。


    美国 由于最近公布一系列经济及就业数据好于预期,及股票和资产价格过度膨胀,美联储将不得不结束长达七年近似于零利率的货币政策。


    日本 尽管已经推出了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的量化宽松措施,但日本经济仍已重新滑入六年来的第五次衰退。


    欧元区 :较低水平的通胀率,及复苏缓慢的经济,迫使欧洲央行只能进一步推行量化宽松措施。


    中国:随着美国加息日期临近,人民币汇率下跌之势再起,目前已跌至四年半以来的新低。尽管如此,由于中国经济情况并不及预期,降息和降准仍然是下一阶段中国人民银行只能做出的货币政策选择。


    全球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背离正在日益加深,从而导致全球经济金融秩序失衡和混乱,进而带来了美元上涨的极大可能,而美元上涨则会触发下一场全球金融危机。


    二、美联储升息给全球经济金融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国际上普遍注意到美国经济体形势向好,但却未能带动全球复苏,各国对美联储一旦加息可能产生的“溢出”效应忧心忡忡。有文章认为,美国的复苏是“吸入性”的,以欧洲和新兴市场衰退和资本抽逃为成本,事实上会削弱全球复苏的潜力。显而易见的是,美元加息尚未到来,全球却已开启压力测试“加息时期”。


    1. 全球资产价格难抵重压。自发达国家推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全球资产价格及股价房价均不断攀升,以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为例,目前全球股市市值已达74万亿美元,高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前的64万亿美元。美国的房地产价格指数也攀升至最近10年以来的历史新高。根据美国建筑商协会最新公布的数据,美国房地产指数已达64。从历史经验看,升息将使美元指数强劲,而在过去的30多年里,美元指数上升将迫使全球资产价格下跌。


    2.加息将使新兴市场面临大考。美国加息预期使新兴市场资本大量外流,汇率波动加剧。此外,新兴市场经济脆弱性未减,如巴西和俄罗斯等国经济目前已陷入严重萧条。以巴西为例,该国经济去年为零增长,2015年将进一步恶化至-2%。与此同时,巴西还出现了高达6%通货膨胀率。就巴西雷亚尔的汇率而言,目前已较两年前贬值23%。


    除巴西之外,“金砖国家”的整体偿债比率已经攀升至危险的水平。美元任何一点升息都将考验新兴市场企业的偿债能力,这些企业近年来美元借贷严重,依赖低息贷款的新兴市场家庭和企业均将面临信贷紧缩,目前已引发市场恐慌。


    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统计,目前美国以外市场上美元计价债务的总额为9.7万亿美元以上,远高于截至2008年底的5.6万亿美元,而以美元计价债务增长速度最快的则是新兴市场。但随着美元汇率上涨,这些企业和政府偿还美元债务的成本将会上升,从而导致其负债进一步扩大。


    3.美元走强将终结大宗商品牛市周期。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对工业原材料等大宗商品的需求不断增加,引发了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上涨。进入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中国等一批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放缓使大宗商品价格出现下跌。


    美国升息将使国际资本加速汇聚美元,大宗商品也因此进一步处于下行趋势,从联合国刚刚公布的数据看,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比2014年已下降超过20%,油价已下跌接近60%,大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回到十年前中国加速启动城市化进程之前,部分先行指标甚至跌至2001年的水平。


    三、超常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加2016年的国际金融风险


    1. 不仅会延长通缩,还会引发通胀。长期超常规的量化宽松政策使发达市场的利率处于历史低位,但低利率政策并没有使各个经济体的经济条件得到明显改善,全球通货膨胀依然疲软,反而延长了通缩周期,长达数年超常规量化宽松与经济低速无效并行,其原因及现实表现是:由于长期的货币供给过度,造成全球产能过剩,带来的是货币过剩与投资过剩相并行,低效和无效经济活动越来越多,它使得众多传统产业的经济周期陷入恶性循环:越过剩就越加大投资,越加大投资,效率就越低,甚至亏损、破产。另外,长期维持低利率政策的后遗症是利率低于潜在生产率,经济增速一旦高于潜在增长率,还会引致突然爆发通货膨胀。


    2.提高爆发全球债务危机的风险。超低利率导致全球债务爆炸式增长,流向新兴市场的美元借贷增速惊人。根据麦肯锡全球公司最新发表的报告,截至目前全球债务累计已超过200万亿美元,而2015年全球GDP仍不足80万亿美元,全球债务与GDP比重达到历史从未达到的水平。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自2008年以来,全球债务净增近60万亿美元,而美元计价的债务增长速度最快的则是新兴市场:自2009年至今,流向新兴市场的美元借贷翻了一倍,目前包括美元借贷在内的新兴市场金融企业债务总额已达23.5万亿美元。国际清算银行因此多次发出警告,“难以想象”的低利率催生了信贷泡沫,对全球金融市场稳定造成巨大压力


    3.低利率导致全球市场资产价格暴涨。低利率催生了全球股市价格,金融危机爆发前,全球股市的市值最高为64万亿美元,目前这一数字已达到75万亿美元。全球房地产价格目前也已处于高位,以美国为例,根据美国建筑商协会最近公布的数据,美国房地产市场指数本月为64,这是最近10年来的历史最高点。美国股票市场的三大股指也早已超过,或达到危机前的最高水平。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