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名:王一名:性感的酒,与不性感的饭

关键词:[战略管理] 浏览:74177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文|王一名

    讲了两天酣客酒,以及酣客的粉丝圈酣客公社。

    对酒这个东西,一直有两种极端的评价。有人喜欢它,有人不屌它。但无论如何,你得承认,它性感。

    在中国,无酒不成席,性别有男女,性格有粗细,职业有文武,唯有酒这个东西,文武男女通吃。

    文人好酒。

    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武人也好酒。

    古龙笔下的英雄人物,几乎全是酣客:楚留香、陆小凤、李寻欢、叶开、萧十一郎,都是天生海量。他们喝酒的本事,和他们出神入化的身手一样令人陶醉。其他人物,金庸笔下的萧峰,亮剑里的李云龙,离开酒,就会黯然失色。名哥当年自己一个人深夜看亮剑,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到楼下小卖部买瓶二锅头,两袋花生米,自斟自饮的痛快。

    商人好酒的更多。

    俞敏洪好酒。虽然开始办培训班的时候差点没喝死,但酒性不改,上次一起去山东做企业领袖全国行的论坛,台上就跟人家约酒,全不想想台下可都是山东好汉。

    不光男人喝酒,女人也不逊色。当年吴士宏《逆风飞扬》离开微软,离职时同事送行:一口干尽,人间万丈红尘,看天下英雄豪杰,能饮几盏春秋?

    推杯换盏之间,豪气毕现。

    名人好酒,屌丝也不逊色。看一娇小女网友的微博,写到在野外与众驴友露营,二两高粱烧下肚,醉的花枝乱颤,虽是小女子,却端的风情万种。

    《警世通言》里夸酒:善助英雄壮胆,能添锦绣诗肠。神仙造下解愁方,雪月风花玩赏。

    也贬酒:平常丧身因酒毒,江边李白损其驱。劝君休饮无情水,醉后教人心意迷。

    酒是烧身硝焰,色为割肉钢刀。无数人纵情酒色,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只因酒色皆性感。

    古龙一生酷爱美酒,小说里的英雄就是自身的情怀的放纵。古龙已不是喝酒,是嗜酒如命,是真正的酒徒。他喝酒的时候,绝不绕舌,只是专注于大口大口喝。他的哲学里似乎没有浅斟细品这一套,他是要纵酒狂歌才会过瘾的人。

    由于常年酗酒,过量的杯中物损害了他的肝脏。步入中年后,健康日益不佳,导致肝硬化晚期发作。他住进医院后,在朋友的劝导下,戒了半年酒。但身体稍稍好转,便又恢复了过去的神勇,终因肝昏迷再次入院。

    一个人如果沉溺于酒,必定有他伤心的事,而伤心的人必定是多情的人。

    这是古龙自己的说法。

    自古多情空遗恨。

    古龙去世时,年仅48岁。葬礼上,好友倪匡送一幅挽联:小李飞刀成绝响 人间不见楚留香。为留住些香气,48个朋友每人给他买一瓶上等XO陪葬。因担心被掘墓偷盗,所有XO一律打开。于是,整个墓室,美酒飘香。

    其实比起酒来,饭对人类更重要。不喝酒不会死,不吃饭却会死。

    但就是有那么多人,死也要喝酒;就是有那么多人,死也要减肥。

    皆因酒比饭性感。

    饭是糟糠老妻,酒是青楼女子。

    古往今来的诗文,赞老妻的少极,只一句“糟糠之妻不下堂”,似乎也算不上赞美。

    赞青女的却多极。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柳永一句“我不求人富贵,人需求我文章”惹恼了皇帝,敕命“花前柳下,且去填词”。一道皇命断了柳公子的功名,却成全了天下青楼女子。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柳永离世,众妓都为他戴孝守丧。出殡之时,东京满城妓女出动。半城缟素,一片哀声,成就"群妓合金葬柳七"的佳话,一切的根源,皆因柳永对妓者的深情。

    所以,互联网时代,性感的酒越来越成为热酒,不性感的饭越来越变成冷饭。(说这话,饭岛爱老师估计会不爱听,发张图吧!)

    2014年7月1日,餐饮企业湘鄂情发布公告:公司名变更为“中科云网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云网”)。中科云网将联手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未来的发展方向和定位与大数据生存环境相关。

    从餐饮企业跨界到互联网产业,虽然不看好者众多,但湘鄂情却是情非得已。

    前面名哥文章中曾写过,湘鄂情上市,厨师身价也超过500万。名哥还费劲心思的为人家设计股权激励方式。现在看来,却是用不到了。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湘鄂情董事长孟凯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这盘棋已经没法再继续往前走了,高端餐饮没了,低端餐饮我也提前一年做了,也没成。我有什么本事说在本行业内崛起?已经无路可走。”

    自从其高端餐饮业务下滑后,湘鄂情为应对危机,曾先后介入过大众快餐、环保、影视等业务,但均收效甚微。2012年,它曾分两次共花费2亿多元,收购团膳及快餐业务。但到现在为止,它进军大众餐饮的业务已被证明失败。因为“当初在高端酒楼上投入的资产、固定费用、人工房租等,说心里话,都是无法快速用快餐、团餐顶上去的……这些大额的费用,想要靠发展快餐来完善,对于湘鄂情根本扛不住。”孟凯说。

    根据湘鄂情公布的年报显示,2013年湘鄂情亏损5.64亿,利润同比减少788.86%。

    (雕爷牛腩的服务员,是不是够性感?)

    虽然餐饮行业的雕爷牛腩,黄太吉煎饼被炒得沸沸扬扬,但对体量大的多的湘鄂情来说,继续做餐饮显然并不容易。

    这家90年代从深圳蛇口四张餐桌起家的企业,曾经的辉煌,其实比雕爷牛腩,黄太吉都要丰盛的多。但高端餐饮的由盛转衰,来得太过迅速。就像中央的反腐一样,在所有人都不相信能搞定的情况下,两位副国级的官员已经被搞定了。

    孟凯说:“一路走来湘鄂情的发展思路就是,市场有需求,公司做到极致,自然蓬勃发展。现在政府控制消费了,我就急流勇退不干了。”

    曾经的湘鄂情,今天的中科云网主营业务已经变成新媒体、大数据、环保。两年时间里如此跨界的转变,让外界一头雾水,股价从2009年上市之初的40元左右,暴跌到5-6元之间。

    现在探讨湘鄂情的对错,还为时尚早。毕竟,在互联网行业,包括BAT在内的公司,本身都创造过神话。谁知道,孟凯不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未来呢?

    转可能会死,不转肯定会死。

    然而转型互联网,容易吗?

    互联网成功的概率是千分之一,每个领域只有三个活下来的人。互联网的失败率甚至比传统行业还要高。所以,如何实现传统企业的华丽转身,还需要我们一起,走着瞧。

    管理文章原创微信号。

    ID:wangyiming365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