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心:当师道尊严遇到年少狷狂

关键词:[亲子教育] 浏览:1632 发布日期:2016-01-20 网页收藏

  • 例子:今年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孙家洲发表公开信,宣布与今年新招的硕士生郝相赫断绝师生关系,原因是郝在微信上对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步克与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韩树峰“无端嘲讽”,违背了师生之交的首道重义。而郝相赫称自己的言论是发表在“朋友圈”中,是一个内部的空间、私人空间,说话自然随便一些,如果是分开领域,绝不会说两位学者不好,随后该生按照孙家洲公开信的要求解除了与其的师生关系,但同时也说明:他将不惜一切去维护他作为研究生的合法权利。

       第二天,事情有了反转,当事学生在微博上发布了“道歉信”,表示“感受到了压力,希望老师继续容留”

       有网友认为:从法律上看、就没有断绝师生关系这一条,没有断绝师生关系这一门规;学生没有学生的样子,恰恰是需要老师去教育或是帮助的,只想着解除关系,那不是合格的教师,同样对于父母也莫不是如此;钱钟书说“二十风不狂是没有志气”,三十岁犹狂是没有头脑;学生猖狂不是原罪,老师不该因言治罪。

       有网友认为:在长期的被学生尊崇的环境里,许多的大学教授形成了唯我独尊的心态,把学生当成自己的私产,不是以导师的身份指导学生,而是将学生当成手下、免费人力、为其做实验、写论文;有些研究生因为不能毕业而跳楼,其实有些的确条件不够,而有许多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放弃这些免费的劳动力。

       有网友认为:这不是开除学籍,只是老师不愿意教这个学生了,这是正常的双向选择;有人认为:不是每个被逐出师门的都是令狐冲,也不是每个老师都是岳不群。

       还有网友认为:有些学生因为老师的批评就诅咒老师,最后学校也只是换了老师而己。

企业会员在线交易流程